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80章 新一代的希望

第80章 新一代的希望

        「王家...没有想到来到伤城之后,马上就遇到了no.1要我小心的对象...」

        岩仓出久,是樱花省人,他因为已经被当作未来要成为“英雄”的人,所以被很多“英雄”照顾并严格训练着。

        这一次来到伤城,就是给岩仓出久一个外出锻炼的机会,让他积累一些英雄的经验....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带岩仓出久来伤城,并不是真的有任务给他,安文谨原本打算就是让他在伤城巡逻,并且协助预备队做一些“鸡飞狗跳”的事情。

        但现在安文谨和岩仓出久以及另一个被林毅叫来的英雄,都没有想到这次的事件那么复杂和危险,所以....岩仓出久被赶出了会议室。

        『警察和守望预备队已经开始调查商场爆炸案,你现在去用自己的方式帮助他们!』

        被安文谨下了死命令的岩仓出久,有些无奈地走在去往预备队分站点的路上。

        他并没有对于这个命令的不满,也没有急切于立下大功劳的想法,只是有点无奈于安文谨太过于把自己当作“温室下的花朵”。

        「no.64安文谨没有说错,爆炸案的事情也需要英雄的帮忙,所以我....」

        “等等,也需要英雄的帮忙?那岂不是说我也能被叫做英雄了?!”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过去帮忙调查爆炸案件的话,那么就要代表着站在英雄的立场上帮忙,也就是说自己其实能够被当作英雄来看待!

        这让岩仓出久立刻高兴地跳了起来....然后错过了这一趟前往预备队分部的公交车。

        顺带一提,英雄是没有报销出差交通工具费用的。

        虽然这些英雄在享受着优先治疗等特权,但毕竟是顶着“英雄”的名号,所以通常能够报销公费的地方是很少的。

        当然一些英雄也有意识地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些基金会或者是慈善机构,用以帮助其他经济上需要帮助的英雄,但很可惜岩仓出久并不是正式英雄。

        所以他只能等待下一趟公交车的到来,这么一想的话,岩仓出久不禁有些郁闷。

        自己出门之前母亲已经给了他一些零花钱,再加上他的师傅也给了自己一些钱,岩仓出久原本是不存在资金紧张的情况的。

        而在遇到安文谨之后,他的所有钱就被收走了!美名其曰帮资金看管财务,不让自己乱花钱,可像现在这种紧急情况,对方却并没有想起把钱还给自己。

        「总觉得....自己被骗了...」

        嘟噜噜噜~嘟噜噜噜~

        “嗨!我是岩仓出久!”

        伴随着奇怪且引入注目的铃声响起,岩仓出久的手机突然想了起来,这让他吓了一跳,立刻摆出立正的姿势,也不知道这心虚的样子是给谁看。

        “请问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出久,我帮你询问了一下,现场最了解那个爆炸事情经过的人,是预备队的‘准成员’之一。”

        “诶?是守望预备队的人?”

        “是的,和你一样都是‘准’级别的人物,我想你们一定有很多共同话题。”

        “呃...呵呵,我希望是这样吧。”

        听着电话那头自己刚在心里说“坏话”对象安文谨的叙述,岩仓出久不禁有些害怕,害怕对方听出自己的不自然。

        “那个安前辈,请问为什么特意要强调这个问题呢?”

        “因为那个人现在并不在预备队的分部里,而是在医院。”

        “诶?他受伤了吗?!”

        “不,他现在还活蹦乱跳着,而且应该比你有精神,毕竟他可是拒绝配合所有相关部门的调查,并且没有被请去喝茶的小帅哥呢~”

        “喝茶?为什么要特意请他去喝茶?”

        “.....差点忘记你们樱花省有些习俗和我们不一样了。”

        “呃....”

        “总之你去和那个叫做李森道的预备队成员谈一谈,一定要从他嘴里套出那个炸弹能力者袭击的线索,还有....让他说出关于王家的线索。”

        “诶?王家的线索?他和王家有关系吗?”

        “他的母亲曾经是王家的人,但他的母亲已经死了,所以你就在询问炸弹案件的事情时,顺便问一问王家的底细。”

        “嗨,我知道了。”

        对于这样非常巧合的事情,岩仓出久在意外的同时,也马上准备执行这个“命令”,但问题是....

        “诶?李森道先生不在吗?”

        他得找到李森道本人才能进行交流,然而李森道此时并不在医院病房里,岩仓出久来到这里见到的是一直要李森道修好手机的宇文邺绮。

        “请问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

        “麻烦了啊,原本是想要了解爆炸事件经过的,可现在....”

        “那么如果我告诉给你事情经过的话,你能够给我钱吗?”

        “诶?钱?我....”

        “那么请回吧,这里还有病人需要照顾。”

        “有这样认知的话,就请你也一起离开吧,不愿透露姓名的可疑人士大妈。”还没有等岩仓出久对宇文邺绮的话有所回应,在病房另一头的杨子艺就先开口讥讽起宇文邺绮来。

        “你根本不是相关人士,也不是这小女孩的家人,你应该离开了。”

        “这不是你来决定的,我身为那个人的‘女朋友’,有义务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义务?你说义务?!你这不要脸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小碧~~~(自动消音中)!你连他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还说义务?!”

        “他是个男人,我是个女人。”

        对于杨子艺的蛮横不讲理地逼迫式赶人,宇文邺绮仅仅只是淡然地说出了自己是个“女人”这一句话,就直接让杨子艺脸色立刻变红。

        “你...你...你...”

        “你叫什么名字?”

        “诶?我叫做岩仓出久!”发现这个病房里的情况似乎(划掉)非常复杂,而且对方看起来也并不了解爆炸案的具体情况。

        所以犹豫着是不是要“暂避锋芒”的岩仓出久,正考虑怎么退出去才好,结果没想到马上就被宇文邺绮点名了。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你是‘英雄’?”

        “不,我并不是‘英雄’,只是被‘英雄’安排来进行....”

        “总之你拥有一定的执法权,对吧?”

        “呃...嗨!我的确有一些执法权,请问是出现了什么情况吗?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会尽我所能帮忙的!”

        “那么请你把这个帮不上忙,而且行为举止非常可疑的女士带走可以吗?”

        “.....嗨?”

        原本以为宇文邺绮是有什么特别的问题,需要自己帮忙解决,而自己也可以借此机会拉近关系。

        只是岩仓出久没有想到宇文邺绮居然是要他把杨子艺“带走”,这让他马上有些后悔没有立刻离开,以至于陷入这种....闹剧般的争吵之中了。

        但一码归一码,“英雄”的定义并不是因为官方授予了排名之后,那个人才成为“英雄”的,而是因为那个人做了英雄该做的事情,才会拥有“排名”!

        “那个...请容我拒绝这个要求。”

        “嗯?”

        “我并不是正式的‘英雄’,也不是如同警察那样有调节纠纷经验的人,更加不是你们的朋友,所以我没办法判断出究竟谁对谁错...”

        “那么你应该听我的,将她赶出去或者....把我抓起来才对。”

        “不!并不是这样的!我们真正应该做的事情,难道不应该是照看还没有苏醒的病人,就如同那个看书的姐姐那样,不是吗!”

        “。。。。。。。。”

        看着刻意压低声音但却异常坚定说出这句话的岩仓出久,宇文邺绮原本毫无表情的面容不禁有了一丝动容。

        她知道自己在这里非常不合适,也知道李森道叫来的朋友的确有权利赶自己走,只是宇文邺绮有一个不得不留在这里的理由.....直到现在。

        “我知道了,岩仓君的意识我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你的确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小孩,希望你以后能够成为‘英雄’。”

        一边对说动了自己的岩仓出久表示赞赏,宇文邺绮一边转身向着病房门口走去,这让岩仓出久有些疑惑。

        “那个...请问你要去哪?”

        “我该回去了,既然你无法做出选择的话,那么就由当事人的我选择一个最佳‘方案’吧。”

        “诶?呃,但是....”

        “再见....或者再也不见了。”

        没有等岩仓出久开口再说什么,宇文邺绮便走出病房,并且关闭了身后的房门。

        「不知不觉间,我开始误以为即使想要这么下去也是理所当然的....吗?」

        从裤包里掏出了一张纸条,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和地址,宇文邺绮不禁有些发愣。

        这是李森道离开之前交给自己的纸条,不同的电话号码和地址信息,分别是李森道和修手机地方的联络方式。

        所以原本宇文邺绮是没有理由继续在病房呆下去了,只是....

        “为什么你能够这么果断地直接出手救人呢,李森道?明明你没有任何责任,也不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