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85章 再次现身的阿刀,不可避免的冲突

第85章 再次现身的阿刀,不可避免的冲突

        一年多以前,炼狱岛之上——

        铛!铛!铛!铛!

        伴随着不是《onlyyou》前奏的金属撞击声响起,一个略显矮小的雇佣兵握着手里的小刀,再次弹开了对面高大雇佣兵的砍刀。

        “呼...”

        “令人印象深刻,现在我明白为什么史密斯拉你入伙了,你很有天赋,小鬼。”

        “喝!”

        “但还不够!”

        当啷!

        身材高大的雇佣比突然加速,抓住了个子矮小雇佣兵的一个空挡,直接打掉对方的小刀!

        “呜!”

        伴随着原本紧握的小刀掉落,小个子雇佣兵没忍住声,不小心叫了出来,这让身材高大的雇佣兵皱起了眉头。

        “训练了这么久,你还不习惯痛苦吗?”

        “呼....不,我只是....因为小刀掉落,有些惊讶地叫了出来。”

        “狡辩也是你擅长的战术吗?”

        听到小个子雇佣兵——小森道这种听起来就很假的解释,这名被史密斯安排来训练小森道的雇佣兵,内心的不满再次加深了几分。

        “果然是温室下的花朵吗?你这样的小鬼在战场上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那么要来真刀真枪地来一次吗?”

        “呵!口气大也是你们花园圣地的优良传统吗?”

        “谢尔万,带着这小鬼和我来。”还没有等这名雇佣兵——谢尔万再次冲向小森道,两人的不远处就传来了史密斯的声音。

        这让谢尔万有些不爽地想要吐出一口吐沫,不过马上他反应过来自己这个面罩没有露出嘴巴,所以马上咽了回去。

        但也正是这个小小地让他能够冷静下来思考的举动,让谢尔万发现了一个之前他没发现的小细节——

        他手中的砍刀已经出现了一条难以忽视的裂痕!

        根据这个裂痕的情况来判断,这并不是偶然一次攻击造成的,而是无数次同一个位置的攻击造成的!

        「这个小鬼居然....难道说他的空间计算能力在我之上吗?」

        “长官,我们要带着这个小鬼去做什么?”

        “人类经过训练之后,会比一般的猛兽更难抓住,所以我需要让对方失去反抗的想法。”

        “....长官抓到人了?”

        “yes,我们抓到人了。”

        史密斯点头肯定了谢尔万的推测,同时他转头看向了眼神有些飘忽的小森道。

        “既然你已经是一个士兵了,那么就要执行命令,明白了吗?”

        “。。。。。。。。。。”

        “good,那么要让你杀死她应该很简单了,别忘记了我们的交易。”

        当真正面对自己做出决定所诞下的“恶果”之时,许多人都悔不该当初。

        然而已经出现的“恶果”是无法消失的,它只会伴随着每个人继续成长,直到那个人死去。

        所以当一年多以后的现在,李森道坐着车进入王家郊区宅院时,复杂的情绪似乎都没有消散于心头的想法。

        “你多久没来了?”

        “几个月了,怎么?怕了吗?”

        作为原本就是伤城王家编外成员的王三胖,本身就没有频繁进入这个宅院的机会,再加上他自己也对这里没有好感,所以来到这里次数可以说很少。

        而不同于王三胖这样没有“资格”的人来说,李森道是随时可以到这里来的。

        但他的母亲王怡燃早已经和李森道的外婆决裂,并且直言再也不会回到这里,因此李森道自小时候大概八岁左右起,就没有来到过这里。

        “不,我只是想说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俩对于王家的想法是相同的。”

        “.....你这是在套近乎还是在暗示什么?”

        “没暗示什么,有感而发罢了....看来今天是王家家族成员一起吃饭的日子,我们就是那个‘主菜’。”

        没有继续和王三胖对话的意思,能够这么“和谐”地坐对方的车来到这里,已经算是自己非常有客气礼貌了。

        因此在汽车停下之后的第一时间,李森道毫不犹豫地从汽车里钻出,然后走向了等在宅邸房屋门口的管家。

        “好久不见了,车爷,身体还好吗?”

        “森小少爷,很高兴见到你,如你所见我依然是一个老头子,并没有大的什么变化。”

        “...那就好,外婆呢?”

        “在书房里处理一些未完之事,她让我带你先去后花园。”

        “那个小亭子吗?”

        “是的,她一直以来都没有打算拆掉那个小亭子。”

        “只是过去和现在没有打算,未来就不好说了。”

        没有把这名自己小时候.....更小的时候,会经常见到的老管家“车爷”的煽情话放在心上,李森道自顾自轻车熟路地向着后花园走去。

        不过众所周知,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是涉及到“家族”的问题都不会简单,所以李森道很“荣幸”地触发了被人堵拦的剧情。

        “哟!这不是那个害死了自己父母的‘大明星’吗?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家了?”

        “....王欣怡,这是外婆家,不是你家。”

        “小鬼!我是你大姐!你该叫我大姐!而不是直呼我的名字!”

        “那么请你展露自己应有辈分的礼节,而不是在这里试图用嘲讽我的方式来激怒我,从而巩固自己的地位,那是无意义的。”

        “你这小鬼!”

        开口拦住李森道的女孩,是李森道的堂姐王欣怡。

        不得不说,即使是李森道原本就戴着有色眼观来看待如今的王家,王欣怡那张皱着眉头的漂亮面容,再加上她在商场上积累下来的气质,这依然让李森道有留步的想法...

        想要停下脚步“好好欺负”对方,让对方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是看脸办事的!

        不过李森道并没有这么做,在看到王欣怡气愤地转头和其他王家子弟小声说话,似乎在商量怎么收拾自己的时候,李森道已经发现了自己答应来王家宅邸的原因之一。

        “我似乎是第一次见到你,你是王家谁的手下呢?”

        走到了这个似乎和其他保镖没什么两样的西装男子面前,李森道向这个男子询问对方的身份,这让男子有些奇怪但还是开口道:

        “我只有偶尔有命令的时候才会到这里,平时并不在王家工作。”

        “是吗?那么这一次你来这里几天了?”

        “....有一段时间了。”

        “嗯....我知道了,希望之后你面对我时能够继续这么镇定自若,阿刀。”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被李森道追问的男子,是在前面章节里出现过的阿刀!

        他是已经逃跑的负责地下武器交易的杨大毛的手下,也是王家安排在杨大毛身边的眼线。

        现如今阿刀居然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了王家宅邸里,那么在李森道看来预备队的情报的确没错,王家的势力交接已经悄悄地开始了。

        没有回答阿刀提问的意思,李森道转身朝着后花园的小亭子走去,但一把木刀突然从他的身后飞出,狠狠地刺入了李森道面前的地面之中!

        “我要和你决斗!李森道!”

        “。。。。。。。。。。”

        “你这个根本不是王家的人,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所以和我决斗!”

        一个李森道怎么都想不起来名字,看起来比李森道大了几岁的王家子弟大吼着,对着李森道发出了决斗。

        “比会长的境界低多了,起码应该和人正常交流过后再提出决斗才是,像这样直接对着人喊决斗的人,不是已经死去的古代仙人,就是才刚入社会的脑残....或者中二病。”

        “你说什么?!”

        “我在说花园帝国的官方汉语,如果你听不懂的话请佩戴翻译器,王家应该出得起这笔钱。”

        虽然听起来李森道是在嘲讽对方,但苍天可鉴,他真的只是按照对方“字面”上的意思来回答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嘲讽的意思。

        然而这个王家子弟却不这么想,应该说正常人都不这么想,所以事态马上朝着不可平息的方向发展了。

        “看我不把你打到...啊!”

        “我是守望预备队的正式成员,现在正在执行预备队的任务,你们这样三番五次...两次的恶意阻拦,已经构成了妨碍执行公务的罪名,并且你还想要袭击我。”

        “你...啊!放开我!”

        “所以我以守望预备队的名义,现在就在这逮捕你!”

        根本没有给这个王家子弟冲到自己面前的机会,李森道在对方刚抬起脚步的瞬间,直接控制着对方衣服上的金属,把对方给捆了个结实。

        “你可以不保持沉默,但接下来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你...你这*&¥@#的王&#@!”

        “继续侮辱守望预备队的我,对于你没有任何帮助。”

        李森道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不过他也没有放开对方的意思,而被捆住的王家子弟也根本没有退一步认错的想法。

        再加上不远处“出谋划策”的王欣怡,脸色越来越难看,这让现场的火药味越来越严重,不过马上现场的火药味便渐渐地缩了回去,因为这里的主人来了。

        “小森道,你是不是过分了点?”

        “......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