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94章 连结吧,心愿!

第94章 连结吧,心愿!

        就在李森道选择主动“神隐”一段时间的几个小时之后,还在市人民医院呆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杨子艺,被某个气急败坏的人给堵住了。

        “你一定是李森道那个该死小鬼的同学吧?”

        “诶?你是?”

        “我是他的队长!也就是他的上司!孙晓楠!他人在哪呢?!”

        拦在杨子艺面前的人,正是才刚刚被人从警局里“捞”出来的孙晓楠,她现在已经快要气炸了,要不是正主李森道还没到的话,她早已经暴走了。

        “你把他叫出来!我发誓我绝对打死他!”

        “诶?什么情况?怎么回事?你是要找李森道吗?”

        “是的!”

        “可他不在这啊?”

        “你一定有办法联系到他!快点把他叫出来!”

        “你等一下,先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虽然有些疑惑李森道究竟做了什么才让孙晓楠那么生气,但杨子艺可不是真的笨蛋,所以她要求孙晓楠证明自己的身份。

        “麻烦请你出示一下你的证件。”

        “你!好,给你看!”

        “嗯.....预备队支队长?”

        “是的!现在你明白了吧?”

        “嗯,明白了,所以拘捕令呢?”

        “....嗯?”

        听到杨子艺居然开口提出拘捕令,孙晓楠的大脑宕机了几秒钟,然后她的脸色再度变得难看。

        “我不是来抓人的!我只是...要他出来澄清一些事情!”

        “哦.....所以拘捕令呢?”

        “啧!你听明白没有啊?这不是拘捕令的问题!这是他要出来给自己澄清的事情!”

        “嗯.....所以拘捕令呢?”

        “这里是医院!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就是因为这里是医院,所以你才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强行想要让我配合你?想多了吧?”

        杨子艺对于气冲冲拦住自己的孙晓楠,没有一点好感,所以她压根不想要配合对方,更何况这还是类似于“出卖”的行为。

        “请你让开,我还需要取照顾受重伤的病人。”

        “不行!你不能离开!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看着杨子艺想要离开,孙晓楠立刻再次拦住了对方,做出了一副绝对不让对方离开的模样,而这样的行为直接让杨子艺愤怒了。

        “你让开!”

        “不行!”

        “你没有任何理由拦着我!”

        “你不许走!”

        “你们在干什么?!”两人的争执成功引来了医院保安的介入,同时两人还将这附近大部分人的注意力给拉走了,以至于没人注意到有个脑袋包着纱布的可疑男子进入了宓颜所在的病房。

        “唔...是大姐姐吗?”

        “。。。。。。。。。。。”

        “大姐姐?医生?”

        躺在病床伤的宓颜还不能直接起身,所以当她听到有人开门进来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杨子艺或者春日亚美回来了,又或者是医生来了。

        但当她侧头看向来人时,一种恐惧感马上席上了心头,因为她不认识或者说认不出这个脑袋包着纱布的人究竟是谁。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要过来!我要报警了!”

        “是我,小宓颜,我来看你了。”

        “诶?大...哥哥?是你吗?”

        听到“小宓颜”这个称呼,宓颜马上想到唯一一个会这么叫自己的人,她惊疑不定地暂时放弃了按下护士铃的动作。

        “大哥哥?”

        “是我,对不起小宓颜,这两天我一直在调查商场爆炸的事情,一直没有时间来看你,对不起。”

        “大哥哥!”

        终于辨认出来人就是李森道的宓颜,激动地差点从床上蹦了起来,但很可惜她没有这种力量,只是随着她的激动这间房间的仪器闪烁了几下。

        “我好想你啊,大哥哥!”

        “我也想你,小宓颜。”

        没有拆下纱布,李森道在保持着遮住面孔的情况下,走到了宓颜的病床旁,坐在了她的身边,并牵住了她的小手。

        “还在疼吗?”

        “嗯...有时候会很疼,护士姐姐说不要让我太激动。”

        “....我一定会找到爆炸袭击的幕后黑手,我向你保证!”

        “大哥哥,我...我只是想要知道妈妈在哪?”

        “.....她们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

        “见鬼。”

        听到宓颜开口询问她妈妈的下落,并且还表示没人告诉她她妈妈的情况,李森道纱布下的脸色变得更惭愧了。

        “小宓颜,你的妈妈....”

        “大哥哥,不要骗我可以吗?”

        “。。。。。。。。。。。。。。。”

        听到许久不见的宓颜如此要求自己,李森道沉默了。

        他知道自己从炼狱岛上回来之后,虽然没有那么多次去欺骗小姨,但却隐瞒或者转移了许多次关于自己的话题,而现在....

        现在他不知道将真相告诉给小宓颜之后,对方能不能承受住来自于真相的冲击了。

        “小宓颜,我.....”

        “妈妈....她去天堂了吗?”

        “............没有。”

        “诶?”

        “她的遗体还在医院里躺着,等待关系人前去认领缴费,然后送往火葬场。”

        “。。。。。。。。。”

        她在颤抖,小宓颜的手在不断地颤抖!

        滴!滴!滴!滴!

        旁边的心电图机发出了急促的响声,不断地提醒着李森道,此刻小宓颜的心跳非常的不稳定,随时有可能会让她的伤情恶化!

        “小宓颜....”

        “........他们什么都没有说,每次看着我伤口的时候,没有人不皱眉的。”

        “。。。。。。。。。。。”

        “大哥哥...为什么呢?”

        “大概是他们非常担心小宓颜的身体吧....”

        “不,不是的,我是说....为什么大哥哥要向我保证呢?”

        “。。。。。。。。。。。。”

        “大哥哥....并不欠我什么....”

        “我欠你一条命,原本你妈妈是可以....”

        “那个可能不存在!妈妈已经死了!”

        滋啦!

        一道紫色的电光突然在李森道的手心处冒出,一种扭曲物体的感觉撕扯着他握着小宓颜的手,但他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握的更紧了。

        “小宓颜,我....”

        “大哥哥,你会要我吗?”

        “.....诶?”

        “失去了一切的我,你还会要我吗?”

        “。。。。。。。。。。。。”

        “所以你的保证都是空话,你和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的那些人没有区别。”

        “等等,小宓颜,我不是在犹豫这个问题。”

        “那为什么大哥哥你要沉默?”

        “我...只是不希望你在这种情绪失控的状态下,问出这种问题,我不想要因此钻空子而....占你的便宜。”

        “.....诶?”

        听到李森道的解释,小宓颜愣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李森道的沉默不是犹豫要不要答应或者说欺骗自己,而是...不想要占自己便宜?

        ....那是什么意思?她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占我的便宜...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想要利用你情绪不稳定的情况,借机接近你给你塑造一个良好形象,以此来达成一些原本你可能不会答应的事情。”

        “..........听不懂。”

        “.....就是...等你消化了你妈妈...去世的事情,并且不会随便因此大哭大闹之后,如果你还会问我这个问题的话,我一定答应你的意思!”

        想到对方虽然是一个假装早熟的小孩,但实际上能够明白的事情并不多的情况,李森道不得不换了一种说法。

        虽然这种说法听起来就像是在拖时间推卸责任,但李森道觉得起码有了之前那个听不懂的解释之后,小宓颜应该不会觉得自己在忽悠她了...应该...

        “大哥哥...拉钩...”

        “....好。”

        没有拒绝小宓颜拉钩的提议,李森道松开了已经因为太过于疼痛而没有知觉的右手,然后抬起左手并伸出小拇指拉住了小宓颜的小拇指。

        “拉钩上下...”

        “撒谎的人吞一百根针。”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种许诺?”

        “不行?”

        “倒不算...只是有点不押韵...”

        “那就这么定了!拉钩上下!”

        “撒谎的人吞一百根针。”

        看着情绪稳定了许多的小宓颜,李森道苦笑着接受了这个非常不押韵的拉勾勾保证。

        也就在这时,他听到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这让李森道立刻走到了窗口边上。

        “大哥哥我要走了,小宓颜乖乖地养伤,我还会再来的。”

        “大哥哥...”

        “不要告诉她们我来过,就当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对了,手镯是我送你的礼物,别轻易脱下来。”

        “手镯?”

        听到李森道最后的交代,小宓颜才发现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她的右手手腕上戴上了一个紫色的手镯,那是李森道很长时间都戴着的手镯之一。

        “大哥哥,为....诶?”

        当小宓颜想要询问李森道手镯的问题时,却发现刚刚还站在窗边的李森道已经不见,只留下被打开的窗户证明了他的离开。

        “大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