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134章 也许大人才能看的审问

第134章 也许大人才能看的审问

        “doc,热成像仪还是有缺点,假如温度突然剧烈升高,那么热成像会失灵。”

        『我只是负责给你装备协助,并不是来帮你调节器材的。』

        “那基拉的身躯不是你调节的吗?”

        在确定了长发女孩“文”已经彻底晕过去之后,恶火向着耳机那头的另一个同伙“doc”,说着热像仪的缺点。

        找到“文”并不难,或者说即使是用笨办法去寻找也并非难事,因为这周围的楼宇早就疏散空了。

        也许是因为城市被袭击的问题,又或许是“秦大人”的手笔,总之这几栋建筑内是没有人的,想找到“文”并不难。

        但恶火选择使用热成像仪,并且选择了来追“文”而不是那个狙击手,因为他有件事情需要确认。

        “虽然想说希望不是,但....”

        『什么不是?恶火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会暂时断掉通讯,预计1分钟后离开这里。”

        恶火没有等无线电那边回话,便直接挂掉了通讯,同时他将手伸向了“文”脸上的面具...

        滋啦!

        “果然有防御机制吗...”

        想要强行脱下面具的恶火被电了一下,不过他早有预料并且没有松开手,而是再度加大手上的力量。

        咔!

        伴随着碎裂声音响起,“文”脸上的面具被恶火捏碎了一部分,然后取了下来。

        “真的是你....不知道该说你和我有缘?还是阴魂不散呢,宇文邺绮?”

        一个小时之后,伤城下城区某个已经关门的破旧工厂地下室之内。

        “你的躯体我交给‘doc’了,你自己去找她要吧。”

        “喂喂喂,不就是没有告诉你,我和‘doc’有密切合作吗?至于这么报复我吗?”

        基拉,也就是司徒亮,有些无语地看着恶火将宇文邺绮绑在铁链上。

        “我也没有和她多说什么,也就是....”

        “我只是省去了你的一些时间,我不会计较这种事情的...大概。”

        “喂!这么不严谨的回答让我怎么安心啊?”

        “随你怎么想,现在这里交给我,你可以回去了。”

        “今天不再‘见义勇为’了?”

        “足够了,这两天事情很多,今天顺手救人已经很压缩时间了。”

        将被铁链绑着的宇文邺绮高高吊起,恶火仿佛无所谓司徒亮在暗地里偷偷联系“doc”的事情。

        “这段时间你一直在以恶火的名义处理一些‘小事’,辛苦你了。”

        “那不是小事!那是我们这样的人真正该做的事情!”

        “.....我不否认‘见义勇为’,但蛇头不除,始终有被咬的一天。”

        “那也不能无视身边的事情啊!”

        “我没有否认你的努力,也没有说不该那么做,不是吗?”

        听到司徒亮有些偏执地诉说,恶火没有动摇,他早就渡过了对方那还在拥有“天真”的阶段了。

        “我支持你这么做,只是我想要告诉你,在你思考着火车该向人多的那边开,还是人少那边开的时候,我已经想办法举起了火车。”

        “....那是狡辩!”

        “我不否认这一点,但那是未来,出去吧,我需要点隐私空间。”

        “什么时候我们伟大的恶火需要隐私了?”

        “从我成为恶火的那天开始,还有,恶火并不伟大。”

        “啧!说不过你!”

        放弃了继续和恶火辩论的想法,司徒亮转身离开了仓库,但在要走出去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

        “你知道吗?你撒谎的时候其实很容易分辨。”

        “。。。。。。。。。。”

        “你其实也很希望做这些见义勇为的‘小事’,否则就不会一个小时后才回来了,不是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司徒亮也没有等恶火的回话,便直接离开了地下室。

        恶火也没有对此进行回应,因为正如司徒亮所说,他的确很喜欢做这些“小事”,但有些事情却让他不得不放弃做这些小事。

        嘀嗒....嗡!

        摆弄了一下手腕上的装置之后,恶火手腕上在轻微的“嘀嗒”声之后,发出了一道淡蓝色的光芒。

        “能听到我说话吗......嗯,emp很成功。”

        耳机里没有传来回话让恶火知道他释放的emp很成功,这样一来地下室应该失去了所有的电子监控。

        恶火并不相信司徒亮,或者说他不会完全相信司徒亮。

        昏迷的宇文邺绮做了一个梦,那是她才加入雇佣兵时的梦。

        『不,我想不会的,你应该比你想象之中有用。』

        正如同正常流程那样,不管是加入一个普通组织还是非正常组织,都会迎来不少反对意见。

        宇文邺绮才加入雇佣兵的时候,迎接她的依然是冷漠。

        不过这至少比厌恶好多了,只要自己足够努力,那么自然会受到重视,然后就能获得自己最想要的事物了。

        “醒了吗,宇文邺绮?”

        “唔....”

        梦总是那么的模糊不清,有时候你觉得自己知道在做什么,但更多的时候你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吗?我们的时间可没有那么多。”

        “谁....噗!咳咳咳!”

        突如其来的冷水让宇文邺绮剧烈地咳嗽起来,这也让她意识到现在并没有在做梦。

        “咳咳...唔...”

        “明白自己在哪了吗?”

        “呼....你想要什么?”

        “很好,没有大喊大叫救命,起码你还有点....”

        “救命啊!!!来人啊!!!杀人放火了!!!”

        “。。。。。。。。。。”

        还没有等恶火说完接下来的话,宇文邺绮突然挣扎了起来,并且大声呼救起来,折让恶火一脸黑线。

        “你认为这样有用?”

        “只要能够恶心到你,怎么做都不过分!救命....啊啊啊!”

        “我已经提醒过你,让你明白自己所在的地方了,你居然还来这么一出。”

        宇文邺绮想要继续再度大声呼救的时候,恶火在宇文邺绮腿部关节处一用力,直接使得宇文邺绮的脚脱臼了。

        “呼...呼...咳咳咳!”

        “实际上我并不需要你口中的任何情报,因为我觉得你交代的东西也许还没有我知道的多。”

        “呼...那...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你问错了,应该是你能够给我提供什么才对。”

        “我不会告诉你雇佣的任何事情。”

        “呵,你这幅模样简直就像我是反派,你才是正义人士一样。”

        “难道你不是吗?”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所以让我们先从简单的开始吧。”

        看着一点都没有配合意思的宇文邺绮,恶火暂时放弃了继续直接审问的想法。

        他转身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把小刀,朝着宇文邺绮走去,这让宇文邺绮发出了嘲笑。

        “别折腾了,疼苦是不可能让我屈服的!放弃吧!”

        “痛苦?像你这样不知道又或者已经忘记了失去珍贵之物感受的人,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痛苦,而且...”

        随着恶火还没有说完的话语,他手上的小刀在宇文邺绮注视下闪过一抹白光。

        嘶啦!

        宇文邺绮身上的衣服,被这一刀一分为二。

        “你永远可以相信一个老中医的手法~”

        “你...你无耻!”

        “如果你真的习惯了痛苦,那么你不应该会有这种反应才对,真不知道你们队长为什么要派你这样的人出来送死。”

        恶火如此说着的时候,抬起手伸向了宇文邺绮那完全暴露的身体,在他手触碰到对方皮肤的瞬间,宇文邺绮整个人一颤。

        “我不会....啊!!”

        “我现在不需要你说话,也不需要从你嘴里得到任何情报。”

        在宇文邺绮挣扎的时候,恶火伸出食指按在了对方胯骨的位置,然后猛然一按!

        宇文邺绮被剧烈的疼痛感瞬间席卷,她立刻想要蜷缩成一团,但她没办法做到,她早已经是任人宰割的败者了。

        “看来是很久没有接触过的类型,而不是一点都没有接触过痛苦啊。”

        “呼...呃...不...”

        “我曾经听说过一个战地手术,一个女孩身体里被埋下了炸弹,医生成功刨腹取出了炸弹。”

        “你这个...恒态...”

        “但事情没有结束,其实女孩身体里还有一个炸弹,但她的肚子已经缝合了,再次打开只会加大女孩死亡的机率...你猜这样的情况下要怎么相对安全地取出炸弹?”

        恶火如此说着的同时,拿起手术专用的手套,在宇文邺绮慌乱的眼神中,他戴好了手套。

        “是从生孩子的地方伸入手臂,然后将炸弹掏了出来。”

        “不...不要!”

        听到恶火说出的这个答案,宇文邺绮再也没有了刚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未知的“审讯手段”让宇文邺绮产生了更大的恐惧,她再次不停地晃动起身子,想要挣脱铁链。

        然而恶火来到她的面前,一只抱紧了她的双腿,另一只手准备开始行动,这让宇文邺绮又一次大声呼救了起来。

        “不!救...救命!!”

        “哦,顺便一说,我没准备这么做。”

        “不要!我....什么?”

        “我只是要给你打一针而已,不要怕,乖~”

        噗呲!

        随着恶火如同哄孩子一般说完,他手里变魔术一般出现了一根针管,插入了宇文邺绮的大腿位置。

        “所以说嘛,你要永远相信一个‘老中医’....的针法~不要乱动嘛,宇文邺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