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139章 早已成长的预言之人

第139章 早已成长的预言之人

        坐落于蘑菇省的青城山,被称为十大洞天之一、五大仙山之一,更是四大道教名山之一,整座山树木茂盛、四季常青。

        据说轩辕黄帝时期有一宁封子,居住于青城山修道,曾向黄帝传授能御风云的“龙跻之术”。

        后黄帝便筑坛拜其为“五岳丈人”,因此后世又称青城山为丈人山。

        时至今日,那些过去的人物早已经不知在哪,也许他们成仙了,也许他们轮回转世了,又或许尘归尘土归土。

        但他们遗留下来的东西,早已经悄无声息地融入许许多多人的身体里。

        或许是一份知识的传承,或许是来自于血脉的共鸣,又或许是精神上的寄托,又或许是写在书本之间的文字。

        “徒儿,对于先人所做之事,你有何看法?”

        “徒儿认为仙人与凡人差别甚大,且不问世间冷暖,不想理会人间情感,远不及凡人脚踏实地成长来得真切。”

        “嘿!你这笨徒儿!老夫说的是‘先人有言曰:伐柯者,其则不远’里的‘先人’!不是修仙问道的‘仙人’!”

        “唔,是徒儿的错,徒儿误解了。”

        认识到自己听错了师父问题的青年,被他的师父打了一拳之后,将自己的身形再度放低了一些。

        “先人对于徒儿来说,就是照亮黑夜的路灯。”

        “...路灯?不是不是北极星那样的星星?”

        “不是,他们不是星星,他们就是在前行道路一旁的路灯,不会说一句话,不会指出我们该往哪里走。

        他们就是站在那里,告诉所有看到他们的人——‘我在这,我走过这。这里,有我的脚印,有我为你们探下的道路。’

        他们不会是星辰,永远也不会成为星辰,因为星辰太远,只有成为路灯,他们才能够拉着光芒,将希望介绍给我们。”

        青年款款而谈,将自己对于“先人”的感谢、感激以及敬佩之情,说了出来。

        “师父,我想要成为后人的路灯。”

        “嗯,不错,很不错!但老夫其实是想问你怎么看待龙门派对于‘预言’的看法。”

        “师父说的是千秋大劫?”

        “‘这一次’的千秋大劫。”

        “....师父,您知道的,相比于和其他师伯、师叔、师姑争执这些,我更倾向于直接带着人提前做好准备,拿捏在手中的,才是能够预防的。”

        “哈哈!不愧是我的徒儿!你想的和我一样!”

        青年的师父听到青年的回答,非常满意,他不禁高兴地拍了几下青年的肩膀。

        “怎么样?想不想当带着蘑菇省的那些个小家伙的‘闹事队长’?”

        “嗯?师父,队长那不是要凭借本事来争取的吗?”

        “嗨!那是流程上,但你想想那些小辈的能力者,有谁能在你手下走上两圈?”

        “叶家的那位,燕家的那位,还有几个....”

        “我是说参赛的那些!而且你说的这几个也没有你特别,我相信最后一定能够战胜他们。”

        “.....叶家的我没把握。”

        “你这家伙!”

        听到青年仿佛降低士气一般的话语,他的师父一时间有些气节。

        老者自然知道叶家那个小辈的情况,对方不仅仅是一个天才少年,还拥有着南方数一数二的教育背景。

        能够和叶家小辈相比的,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徒儿以及魔都的几个同龄人,还有就是帝都里的青年了。

        “那小鬼是千年一遇的帝王之相!你追求全方位战胜是不可能的!而且他在整合那些力量的同时,又不是一个想要搞坏事的人,自然有更多的‘气运’加成。”

        “...所以我会把和他的决战,放在最重要的时机。”

        “不,我认为你应该重视另一个人。”

        “嗯?师父指的是?”

        “李森道,那个和预言有关的男孩,他也会参加能力者对抗赛。”

        说出李森道的名字,老者特意将视线转向了青年,想要看一看对方的表情。

        果然如同老者所想的那样,青年的脸上出现了错愕,双眼之中更是出现了强烈的兴奋。

        “李森道...那个预言之中和千秋大劫脱不开关系的男孩?”

        “嗯,最近这段时间他在伤城很出名,据说能力非常强大也运用的非常好,有可能成为特级战力的人选之一。”

        “不应该啊,他就是和预言有关的人,按理来说应该早已经成为候选人了,是因为沉船事件的影响吗?”

        “没错,而且李森道那叫小家伙根本就没有施展几次自己的能力,要不是这一次伤城被袭击,他也许还能继续隐瞒。”

        “隐瞒....中隐隐于市吗?”

        听到师父的描述,青年眼中不禁出现了惊讶,他实在无法想通李森道这个年纪,为什么会那么老练隐忍。

        即使是已经修行多年的青年自己,在两年以前的心性也绝对不会那么沉稳。

        “李森道他在炼狱岛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曾经有这么一个传言——据说在思通古地脉矿洞之中,有让人敬而远之的存在,他们开辟了几个为数不多的洞穴,如果有缘之人踏入其中,便有可能获得强大的力量。”

        “也有可能获得巨大的痛苦,魔皇便是如此。”

        “是的,也许那个炼狱岛上也有类似的奥秘,而李森道则是获得了一份‘赐福’,所以才会有不同于正常孩子的心性。”

        “这样的赐福就一定要有巨大的代价吗?我不敢想象如果我和父母生活了13年,然后瞬间失去他们还要一个人活着,这种痛苦....”

        “所以需要你的协助,才能让他不走上歪路,公孙拓。”

        “师父的意思是....让我全力以赴?”

        听到师父言语之中的意思,公孙拓皱起了眉头,他并不想要对李森道用全力。

        “师父,徒儿认为李森道虽天赋异禀又有一点气运加成,但徒儿的全力....”

        “话以到此,是否去做由你决定,你长大了,不用什么事都来问我。”

        “可如果不问师父的话,徒儿担心会坏了大事。”

        “那就是命数已定,没有什么好说的。”

        “嗯....那师父的藏酒的地方我就告诉给师娘了,师父的身体为重,不能贪酒。”

        “草(指一种植物)!反了你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孽徒!居然在这里等着我!我还说为什么今天你来看我,原来是想拉着我去体检?!”

        “师父,仙人也有可能得癌症。”

        “放他喵的屁!”

        现在终于明白公孙拓今天来看我自己,是要带自己去医院体检,老者脸色瞬间变黑了。

        “别和我说那些乱七八糟怪力乱神的事情!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如果师父执意逃避,那我只能让师娘提前动手了,似乎这就是那些藏酒的命运呢。”

        “你这小兔仔字!”

        听到公孙拓又一次威胁自己,老者生气地一巴掌打在了对方弯下的脑袋上。

        “你们这是瞎担心!我自己的身体我还能不知道吗?!”

        “嗯,所以需要医生来证明我们都错了。”

        “你....唉,算了,走吧,真不知道学校老师要是知道你学来的东西,都用在了为师身上,他们会有什么感想?”

        “应该会很骄傲。”

        公孙拓这么说着的同时,取下了背后背着的一把沉甸甸的大剑,随手向前方一划,便出现了一道金色的传送门。

        “师父,您先请。”

        “啧!难道我还会跑了不成?”

        白了一眼公孙拓之后,老者如同想要快些逛完街的男人一般,疾步踏入了传送门之中。

        “....李森道,需要我全力一战的对手吗?真期待啊~”

        自言自语间,公孙拓也在老者之后,踏入了传送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