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142章 得到老六真传的某人

第142章 得到老六真传的某人

        “所以说你们两人认识是因为商场爆炸?”

        陶子鱼捂着被安文谨刚才打到的下巴,看向李森道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无奈。

        “为什么不回自己家住或者去学校宿舍呢?”

        “我想要钓出想要偷袭我的人...哦,不是指能力者对抗赛的人,而是指袭击伤城的那些人。”

        “为什么那些蔚蓝人想要来袭击你?”

        “大概是因为我有幸偷走了他们要的东西,所以仇恨值应该在我身上,而不是你们职业英雄身上吧。”

        “你还偷了他们东西?!是什么东西!”有一会儿没有说话的安文谨,听到李森道偷了蔚蓝人的东西,仿佛又一次找到了爆发口。

        “我告诉你!不管你是偷什么人的东西,那都是偷!那是犯法的行为!把东西交给我们,那样我就考虑不告发你!”

        “....那什么,虽然我不是熟读法律的人,但罗老师曾经说过...大概说过,我偷的东西如果给你了,那你就是共犯,并且因为你是成年人我不是,你还可能构成诱导未成年人做错事的犯罪行为,是重罪。”

        (大宇宙意识:原本想写“教唆”、“未成”、“犯罪”,但好害怕因为这个被封,明明是正常通过吐槽来向各位观察者普法来着。)

        李森道完全不吃安文谨这一套,应该说他非常不喜欢一个女孩、女性、女人,用着愤怒的语气来逼迫自己。

        因为这种人要么是傲娇,非常麻烦且考验耐心...这个是最近补番知道的词,感谢自家老妹扩充自家的知识。

        要么这种人就如同外婆...王伊人那样的人,习惯性地以自我为中心,只要不符合自己的“利益”那么她就会生气并且威胁那个人...

        哦,这样的人不分男女,区别只是女孩这么威胁总是以自己的性子为主,那男人则是以“利益”为主。

        而听到李森道居然说自己是“共犯”,还说得有头有理,安文谨不禁愣住了几秒钟,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熊师傅和陶子鱼,也同样愣住了几秒钟。

        “给,喝吧。”

        “嗯,谢了,这种事原本该我来做的。”

        “我是你女朋友,别忘了。”

        把简单泡好的茶水分别倒入五个杯子后,宇文邺绮毫不在意地一屁股坐在了李森道身边...

        单人沙发,李森道表示有点挤。

        “哦,对了,刚才安文谨...前辈插嘴太快,我还没有说完,那个我从‘暴徒’不小心掉落在地上捡起的东西,我在路上早就丢掉了。”

        “什么?!你怎么能那么做!那...那可能就是整件袭击伤城的关键证据!”

        “关键证据...安文谨前辈,请你搞清楚了,那么多伤者和在场证人就已经足够石锤他们的袭击了,不需要单独的某个证据。”

        “我....那也不能就那么丢掉啊!”

        意识到自己再一次因为李森道所说的话语而生气,安文谨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但她再一次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那个东西肯定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否则他们也不会像你说的那样,想办法来袭击你了。”

        “那只是我的推测,实际上他们来袭击我的概率一定小于百分之五十。”

        “哈?!”

        “好了,我不是你们的犯人,也不太想要继续配合你们了,你们应该走了。”

        “李森道,你有义务...”

        “我也有权利,而且你们要我调查可以先向我的上司提出正式申请,然后再由我们预备队正式出面和你们职业英雄合作。”

        对于今天晚上过于热闹而非常头疼的李森道,还没有等安文谨继续开口,便直接拒绝了对方。

        而听到李森道这么说安文谨不禁再一次气结,不过她也明白自己等人的确没有正式文件,这么询问李森道....

        不,说起来监视李森道这一点原本就没有什么正式步骤,这都是他们职业英雄做出的判断,才做出的先斩后奏行为。

        冷静很多的安文谨想到这些,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用着想要感动对方的语气再次开口道:

        “李森道,我们并不是要追究你责任,而是想要你的帮助。”

        “威逼不成就想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了吗?”

        “不是那样,只是想要请你帮助我们!”

        “你搞清楚了,我是一名学生,一名守望预备队成员,还是未成年的孩子,你们需要的不该是我的帮助,你们可是职业英雄。”

        “....为什么那么反感我们,李森道?为什么那么不喜欢职业英雄?”

        “不,别弄错了,我并没有不喜欢职业英雄,至少现在并不是。”

        “你...你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意思就是今天很晚了,我想要睡觉了,请你们离开。”

        李森道根本不想要解释自己的话语,直接再一次发出了逐客令。

        听到李森道的逐客令,安文谨脸色有点难看,她没想到李森道居然那么排斥自己等人。

        不过坐在一旁的熊师傅倒是没有那么...不爽,他很理解李森道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其实非常在意个人隐私以及自由,即使是李森道这样的早熟孩子。

        “好了,文谨,我们不是在审问嫌疑人,只是要一个加入了预备队的少年帮助我们,而且他也帮助了我们,不是吗?”

        “但是...”

        “足够了,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靠别人的线索来完成,那么连我都要瞧不起职业英雄了。”

        用他那厚实的熊掌拍了拍安文谨的后背,熊师傅带头站起身示意其他两人该离开了。

        而听到熊师傅的话语,李森道皱着的眉头不禁松开了。

        他原本还在想要是三个职业英雄不离开的话,李森道就准备打电话报警....

        嗯,小孩子斗气的做法,但的确能够恶心他们。

        “熊师傅,你认为我厌恶你们职业英雄?”

        “难道不是吗?身为一个孤独的人,没有在危机的时候迎来英雄的拯救,你有理由有权利质疑厌恶我们!”

        “....真伟大,熊师傅,我对你们...对你刮目相看了。”

        没有想到熊师傅居然有这样的觉悟,李森道心中佩服不已,连一旁身为“反派”的宇文邺绮都不禁侧目。

        『所以少年哟,永远不要失去对英雄的期盼之心,因为英雄不是一个人,不是某个人,而是我们心中的那一团希望!』

        耳边仿佛还在回荡着熊师傅离开前说的话语,宇文邺绮用着有些动摇的目光看着李森道。

        “李森道,你心中有希望吗?”

        “希望?当然有,否则我就不会回到这一边了。”

        “这一边....你在孤岛上都发生了什么,能够告诉我吗?”

        “只是我为了生存,为了逃离那里,杀了很多人,包括我的家人和我喜爱的人,仅此而已罢了...”

        用着敷衍以及仿佛毫不在意的语气,说出了自己在岛上的流浪过程,李森道很明显不想要讨论这件事情,但宇文邺绮却并不想就此揭过这个话题。

        “这可不是仅此而已,即使你再怎么无所谓,再怎么敷衍,那终究是你的家人,你...”

        “你也这么做过的,你没资格和我说这件事情,而且你是堕落的那一边,我不是。”

        “你不是?!那恶火不就是你愤怒的代表?!”

        “那是我的其中一个身份,是让我能够解决‘李森道’不能解决问题时,能够亮出的身份。”

        “那也是‘恶’!你敢说你不会用恶火的身份去伤害别人?哦!等等,我就是那个被你伤害的人!”

        “别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只是单纯地在说,你是随波逐流的堕落,而我则...虽说出‘淤泥而不染’这句话,用来说我有些不合适,但我就是这样。”

        “呸!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家伙!”

        “....好了,说道这种程度都没人冲进来,看来是没有监听设备了。”

        “啊?!什么?!”

        听到李森道居然突然将话题引到窃听器上,宇文邺绮不禁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再看到李森道仔细地检查他自己的衣服裤子,宇文邺绮不禁有些崩溃。

        “你刚才是故意那么说的?”

        “你是指哪一句?”

        “全部啊!你这个家伙!”

        “....没有,我是真心的,不管是关于你还是关于我,我都实话实说了。”

        “你!”

        “走,带你去看一看什么叫做‘淤泥而不染’!”

        “哈?!”

        几分钟之后,李森道、宇文邺绮所在的公寓楼对面天台,熊师傅三人出现在了这里。

        三人并没有直接离开,在之前制止了孙伟袭击李森道......

        或者说李森道正当防卫成功,将孙伟和孙莉委托叫来的可信之人带走之后,他们早就商量好了继续监视李森道和宇文邺绮。

        “文谨,你怎么看?”

        “用眼睛看!”

        “....别闹性子了,你认为这个宇文邺绮是什么人?”

        “李森道的女朋友,这还用问吗?”

        “。。。。。。。。”

        看着明显不想要好好回答自己的安文谨,熊师傅一阵无语,随后他只能转头看向有些安静的陶子鱼。

        “陶子鱼,你怎么想?”

        “值得一查。”

        “.....没了?!”

        “在调查清楚之前,我不想要发表看法,省的被打....咳咳!总之,还要继续监视多久呢,熊师傅?”

        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依然在非常不爽的安文谨,陶子鱼将话题引到了监视时间上。

        而看出陶子鱼意思的熊师傅,内心不禁叹了一口气,很想说出“舔狗”这个超新鲜的词汇,但他忍住了。

        “看情况吧,监视一个小时,如果他们都睡了,那我们就留下一人,然后....”

        “哈哈哈哈!!上当了吧,熊师傅!!”

        就在熊师傅还想要继续说自己的安排时,突然在旁边的道路上,传来了李森道大声的嘲笑声音。

        “这就是我的逃跑路线哒!!你没有想到我会带着人直接跑路吧?!拜拜咯您嘞!”

        “李森道?!!”x3

        在三人惊愕不已的注视下,只见李森道蹬着一辆看起来有点小贵的越野单车,身后带着紧抱着他的宇文邺绮。

        以超越每小时四十公里的速度,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冲到了马路上,然后疾驰向了远方!

        “还有这种操作?!”

        “我....陶子鱼!你的汽车呢?!”

        “在...在下面...追不上的啊!”

        “可恶的小鬼头!下次见面我一定要你好看!!”

        「“淤泥而不染”...吗?」

        看着没有使用能力,仅仅只是依靠自身力量狂踩脚踏板的李森道,宇文邺绮感到荒唐的同时,又感到了似乎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某种感觉。

        「这样....好像也不错...」

        抱住他的双手力道不禁大了几分,并不是害怕掉下去什么的,只是想要抓住这绝对不会忘记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