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180章 暗线调查——赵记者的故事

第180章 暗线调查——赵记者的故事

        两天之前,就在真正的“恶火”李森道和他的协助者司徒亮,说了自己要离开伤城几天之后,司徒亮便已经开始了独狼模式。

        从学校门口咖啡店买来的一杯仿制※巴克咖啡,从不远处便利店里买来的一盒忘仔牛奶。

        将这两份回忆带回家之后,自己便可以品尝到不输于真正美味咖啡的味道,也许这就是人生?

        如此感叹着的司徒亮,再次喝了一口杯子中的加奶咖啡之后,马上开始了每天的“工作”——用电脑从网络信息之中找到罪恶的线索。

        “嗯?”

        忽然一条不太一样的网友留言,引起了司徒亮的注意。

        『这几天的伤城郊区工厂似乎并不那么太平——』

        “郊区工厂?这么说来,上一次‘恶火’的确袭击了几个王家的工厂,然后我又在晚上袭击了工厂负责人的金库,难道是这个?”

        网页上的新闻标题引起了司徒亮的注意,他第一时间以为是有人在追查恶火的踪迹。

        于是他点入了网页标题链接,结果发现是一个记者写下的报道。

        一开始记者的确是在诉说着“恶火”这个人物的情况,观点比较中立。

        既有对“恶火”极度暴力的逼问手段,以及对于部分法律进行无视的“个人主义”态度进行批判。

        又有对“恶火”向伤城黑恶势力进行极其有效且快速的“打击”手段,进行了一番表扬,并且列举好几个“恶火”救人的事件,这让司徒亮嘴角微微上扬。

        然后重点来了,前面那些对于“恶火”的描述,其实是这个记者吸引流量的手段,仅仅只用了大概四分之一的篇幅。

        而后面四分之三的内容,则是在叙述最近几天一些废弃的工厂,居然又一次开始投入使用。

        这个记者走访发现,这些工厂并没有在白天进行工作,相反却是在晚上进行工作,而且还是后半夜。

        有几个工厂外围是有老居民楼并且有人居住的,因此部分居民进行了报警。

        一开始的时候警察来协调是有用的,工厂也停止了工作两天,但两天之后工厂仍然在晚上进行了工作。

        然后便是警察再次找上工厂,但白天工厂没人,晚上去寻找工厂负责人的时候,却发现负责人根本不在工厂。

        再加上警察并不完全具有责令其停工的条件,他们只能和居民说寻找工商有关部门解决。

        结果就是一个月下来什么都没解决,工厂依然在后半夜运作。

        这名记者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他想到了工商相关部门里也许是准备钓大鱼,又或许是被人收买了。

        总而言之,这些工厂运作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巨大的黑手!

        于是记者在某间工厂蹲点了,一蹲就是一个星期左右。

        晚上守在“朋友”的出租车上,有东西拉出就让“朋友”开车远远地跟踪。

        前三天风平浪静....不,应该说因为运货车都是往高速市外开的,所以记者最多只能跟到下一个出口。

        之后在第四天,记者的蹲点才有了突破,两张面包车出现在了工厂卸货区,并且拉上了几箱工厂工人抬出来的货物。

        虽然知道可能是套牌,但记者依然照下了车牌,随后跟上了其中一辆面包车。

        最终面包车的地点是一座大楼的地下停车场,记者很聪明,没有马上兴奋地直接进去查看,而是记住地点之后回去休息了。

        第五天的时候,记者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找到了套牌面包车的登记人信息,结果发现登记人已经死了。

        不过这车并没有被偷,而是过户给了登记人的弟弟,似乎是因为登记人才死所以过户手续还没有上传到系统里。

        于是记者蹲点跟踪了现在用车的主人,发现对方晚上并没有使用面包车,使用面包车的是和他一起打工的另一个人。

        第六天,记者跟踪真正晚上使用面包车的人,并找到了看起来非常像流氓组织的一伙人,还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的人。

        “步建议?!步市长的儿子?不会吧...等等,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司徒亮忽然想起步建议不是政治人物,而是一个商人,并且城外的高档消费场所葡萄酒庄园也是他的名下。

        “难道说步市长很有问题?而且就在王家群龙无首的这几天,步建议就这么被挖出了‘黑料’?”

        司徒亮觉得有必要去仔细查一查,不仅仅是因为这名记者在网络发表的文章就到这里,还因为他觉得这事情不对劲。

        毕竟即使是所谓的“暗网”也是存在大数据分析的,虽说这是一个初步开始大数据的时代,但网络本来就有搜索功能。

        因此这篇文章在有了“步建议”这个关键词,还是在一搜索就能出现的网站上发表,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对劲。

        司徒亮第一反应是这个记者也是一个诱饵,也是为了让步市长下台的计划之一。

        作出决定的司徒亮从椅子上站起身子,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一般来说,除了那些直接证据以及亲眼见到的犯罪之外,其它的恶性事件司徒亮都会先亲自调查,然后再决定是否使用“恶火”的身份去处理。

        如果每一次调查都利用“恶火”的话,那么司徒亮的身份非常容易暴露。

        “诶?哥哥?你要出去吗?”

        听到司徒亮房间门打开的声音,小玉从沙发上探出一个头来,疑惑地看着对方。

        “又要去做检查吗?”

        “啊,是的,医生打电话来说,上一次照的ct并不是很好,需要我再去照一次。”

        “哦...那晚饭....”

        “小玉自己吃吧,冰箱里还有剩菜,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好了。”

        “哦....”

        听到司徒亮的回答,小玉不免有些失望,原本在家的时候司徒亮就经常躲在自己的屋子里,也不会轻易放自己进去。

        能够长时间和司徒亮说话交流的时间,就只有做饭和吃饭的时间,还有洗澡....

        “对了!哥哥!晚上回来帮我洗澡吧!”

        “呃.....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学会...”

        “我不嘛~我就要哥哥帮我洗!”

        “....我叫安利勇来帮你洗。”

        “不要!!”

        听到自己的好哥哥居然想要让“陌生人”来帮自己洗澡,小玉果断地拒绝了,虽然从户口上来说这个“陌生人”其实也算是自己的哥哥来着...

        “我和安利勇不熟!我不能...而且...我不管!我就要哥哥帮我洗澡!”

        “什么叫不熟啊?他也是你哥哥啊....”

        “哼!我没有这种几个月才回家一次的哥哥!”

        “那是因为得有人在学校的宿舍住,才能申请贫困补助,他也是为了我们。”

        “我不听!我不听!总之我要哥哥帮我洗澡!要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唉,好吧,晚上我回来帮你洗。”

        “太好了!拉勾勾!”

        小玉看到司徒亮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开心地抬起手伸出小拇指。

        这让司徒亮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同样伸出了小拇指,然后钩住了小玉的小拇指。

        『拉钩上下,一百年,不许变!』

        “那么,那个会让我有可能错过和小玉约定的记者,在哪里呢?”

        脑中再度想起小玉那天真灿烂的笑容,戴着口罩的司徒亮,看着原本要寻找的记者的空办公桌,思考着要不要趁着对方没在的时候翻一翻桌子。

        “你好,请问你要找谁?”

        忽然,司徒亮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打断了司徒亮的思绪。

        他转身朝着来人看去,发现居然正好是自己要找的那个记者....

        司徒亮已经提前通过网络搜查,找到了文章发表记者的信息。

        一般来说,记者登载的报道都会进行实名认证,所以司徒亮想要知道对方的信息并不麻烦。

        “哦!赵记者!你好你好!我要找的人就是你,你现在有时间吗?”

        “得看是什么事情了,你是?”

        “之前关于步建议经理的事情,你不是联系过我吗?我今天正好有时间,于是就想着亲自来一趟。”

        “咦?你改主意了?太好了!”

        司徒亮肯定不是赵记者的之前联系过的人,他只是猜到了对方一定靠自己的关系,联系了一些葡萄酒庄园的工作人员或者相关人士,想要套取情报。

        所以司徒亮便诈了对方一下,没想到赵记者似乎真的把自己当作了知情者。

        “嗯,我的确有些事情想要....发表,你看我们去哪里谈谈比较好,毕竟这里...”

        “走!去我的车上!”

        “车上?我们要去哪里吗?”

        “不不不,只是我的车上安装了干扰器,可以防备有人窃听。”

        “哦!那真好!不愧是记者!”

        “害!就是为了保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司徒亮笑着点了点头赞同了对方的提议,即使对方看不到口罩下自己的笑容。

        而看到司徒亮点头,赵记者马上转身带着他朝外面走去,虽然自己原本是回来上班来着,但自己可是记者,有新闻爆点的时候当然是要外出咯!

        几分钟之后,两人坐在了赵记者的汽车里,并且赵记者启动了干扰器。

        “好了,干扰器启动了,我们可以谈一谈了。”

        “好,让我看一看手机....嗯,没信号,的确开启了干扰。”

        “害!肯定开了啊!你以为我会胡说啊?”

        “嗯,现在我相信你了,但在此之前我有一个好心的建议给你。”

        “什么建议?”

        “下一次和线人会谈,一定要选在公开场合并且不是酒吧的地方。”

        “嗯?什么意思?”

        赵记者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疑惑地看向身旁的司徒亮,然后他发现了让他害怕的地方。

        只见司徒亮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赵记者。

        “把这当作一个教训吧,赵记者。”

        “等等!”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