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182章 算命先生的身份

第182章 算命先生的身份

        “你....你不要乱来!我...我配合你!”

        “很好,只要你不乱来,我同样不会对你怎么样,大概几分钟之后,你便可以回到你主子那里去了。”

        看着害怕不已的跟踪者,司徒亮很满意自己利用能力控制尸体在前一个车站上车,然后在这个车站下车后“再次死亡”的作法。

        虽说有点浪费自己的备用尸体了,但因为和丽莎.斯考特(李森道用恶火身份合作的研究人员)的多次接触,他暂时有了一个稳定且不容易被查到的回收尸体渠道。

        「两张车上还各有一个木偶在待命,这样我暴露几率就更小了。」

        “先上公交车,前面那辆,我们在车上细谈一下....合作。”

        “嗯....”

        还没有缓过神来的跟踪者点了点头,脚步有些虚浮地向前一辆公交车走去...

        他不是不想要反抗,而是他根本没看出来他的跟踪目标是怎么出手杀人的!

        应该说他就没看到司徒亮动手!就听到对方仅仅只是倒计时之后,那个人就那么直挺挺地倒下了!

        所以不排除对方拥有诡异的即使在能力者本人死亡之后,依然可以发动的能力,这种能力也不是没有出现过。

        而且最让所有人了解的“死后发动”的能力,无外乎是“能力暴走”,也就是能力失控在杀死能力者本人后再杀死周围的人。

        比如空间能力失控。

        “你...想要知道什么,基拉?”

        被要求坐在倒数第二排左边单独靠窗的位置之后,跟踪者小声地对着背对着自己的基拉发问道。

        “别...别看我这么害怕,但我还是不会透露我的主人是谁的。”

        “那么怕死却还有自己的底线?黑道吗?”

        “。。。。。。。。。。”

        “明白了,那么直接进入主题,为什么跟踪我?”

        “....查清近期接触赵记者的所有人。”

        “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

        “你有点不老实啊,要不要体验一下心脏如同发动机一样的剧烈跳动?”

        噗呲!

        看着不老实交代的跟踪者,司徒亮没有给对面反应的机会,快速地掏出一个针筒,向对方的手臂位置注射了进去。

        “你!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安心,我要杀你的话不需要留下那么复杂的证据,这只是一种...吐真剂。”

        “我....”

        “你的姓名。”

        “我....钱利。”

        “嗯,药效挺快的。”

        “唔!”

        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真的听了司徒亮的话,跟踪者钱利马上后悔了起来,他想要现在马上反抗,但为时已晚,巨大的眩晕感将他的意志摧毁了。

        “我....不能....”

        “为什么要跟踪接触赵记者的人?”

        “上面来的...命令,我们有好几个人分开来跟踪不同的目标。”

        “为了什么?”

        “因为上面的命令....”

        “哦,抱歉,似乎我没有问清楚问题,那么这么问吧——你们在找什么人?”

        “.....恶火。”

        “!!!!!!”

        司徒亮猛地转头看向钱利,他压根没有想到钱利背后的势力居然是在找自己?!

        “是谁的命令?”

        “我.....我不知.....”

        “这些情况你要向谁汇报?”

        “步少爷和王家家主王伊人。”

        “步建议?”

        听到跟踪者说出步建议的名字,司徒亮将赵记者的事情捋清楚了一些。

        赵记者也许是真的想要调查违规开工工厂的情况,而调查之后发现步建议,他便以为钓到了大鱼。

        于是他开心地找上了自己的老板,想要直接刊登关于步建议的这个“丑闻”,但新闻社老板果断拒绝了。

        之前司徒亮和对方的交流便知道了这一点,而后赵记者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在网上的论坛上刊登了自己的调查。

        归功于大数据分析,这一则新闻应该是被步建议或者是步市长找到了,但他们没有选择封杀,而是任由其发酵。

        同样找到这一篇新闻的,还有工厂开工的真正黑手,对方也因为某种目的而没有进行干涉,而是反过来利用这个新闻来钓鱼,也就是钓自己。

        想来应该是一个广泛撒网的做法,不一定能够钓到自己,也许会钓到其他的义警,但那也是可以铲除的目标。

        再加上这条新闻里的负面信息,不仅仅是针对步市长一系的,还隐隐透露着王家的痕迹。

        因此这个鱼饵就是用来巩固王家地位的鱼饵!

        但有一点司徒亮想不太明白,王家的地位在伤城已经非常超然了,即使是王伊人还在住院,他们的地位也不会下降多少。

        「难道就真的只是顺便巩固地位吗?我忽略了什么?」

        “....之前被你们跟踪的人,有人被杀吗?”

        “我...不知道...”

        “有放掉的人吗?”

        “有....”

        “你们需要面对面汇报吗?地点在哪?”

        “面对面汇报的只有步建议,地点就在郊区石灯工厂,而我们并不需要亲自和王家汇报。”

        “不需要和王家汇报?为什么?”

        “因为我们也是鱼饵...”

        “?!!”

        司徒亮再度震惊了!

        他压根没有想到过这些跟踪者居然也是另一份鱼饵!而且听钱利的意思,他们并没有向王家直接汇报!

        「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如果....嗯?”

        忽然司徒亮发现钱利的衣服里洒出了一些颗粒,他凑近仔细看了一看,发现居然是一些沙子从衣服内侧里滑落了。

        巨大的不安席卷他的内心,司徒亮立刻转身朝着后门出口走去,按下扶手上的警示铃,在司机踩刹车停车的瞬间,他居然强行把门拉开然后跑了下去!

        “被注意到了吗?算了,没关系。”

        某个房间之中,一个有点肥胖的人影看着落荒而逃的司徒亮,有些冷漠地摸了摸食指上戴着的翡翠戒指。

        “种子已经种下了,他是什么身份,不用多长时间就知道了,在我亚当的力量面前,任何伤城的事情都逃不出我的双眼!哼哈哈哈哈!”

        在这个房间之中利用自己能力监视司徒亮之人,居然是“亚当”王三胖!

        他似乎就是将赵记者的新闻当作诱饵,在暗中将这件事情当作步建议的黑料,并使之扩散出去,准备引诱恶火上钩的幕后黑手!

        仔细看下来,亚当身前的桌子上,居然摆放着十多个对讲机以及数十份笔记,而垃圾桶里则是放着几份已经被打上红叉的本子。

        这么看来亚当这一份鱼饵,已经掉到了一些不受他待见的人,并且已经被他处理了好几个!

        另一边,司徒亮有些惊慌地躲藏到了一个公园卫生间之中。

        将身上的衣物脱掉然后丢入垃圾桶,并且换上了提前藏在马桶里包装好的衣物之后,司徒亮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在公园里绕了一圈,再在附近的街道上溜达了一会儿之后,司徒亮确定了没有人跟踪自己。

        他内心不禁松了一口气,司徒亮可不觉得之前那个沙子从衣服里流出的画面,是自己的错觉或者是自己多疑了。

        能力者崛起的世界里,什么千奇百怪的能力都有,司徒亮认为那些沙子就是某种能力的表现。

        「等等,沙子....吗?那么回去之前洗个澡吧!不,不对,洗澡不保险,要泡澡才安全。」

        于是大概两小时之后,“神清气爽”的司徒亮回到了自己家楼下,然后他发现了让他惊悚的事情!

        “老爷爷,你真的是算命先生吗?”

        “没错啊,老夫就是算命先生,而且也是一个....”

        “小玉!你怎么在这里?!”一个箭步冲到小玉面前,将她拉到自己身后的司徒亮,额头上正不断地冒着冷汗。

        “你...你在干什么?这是骗子!”

        “诶~小朋友!老夫可不是骗子!老夫是....”

        “走!我们....回家!”

        根本不想听这个“危险”的算命先生的话,司徒亮拉着小玉就往反方向走去。

        这让小玉十分疑惑,马上想要开口说什么,但马上司徒亮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小声)我带你出去玩,现在先别说话!”

        “哦....”

        听到司徒亮居然破天荒地说出要带自己出去玩,而且还是仿佛小偷一般地出去玩,不让她大声说话。

        这让小玉觉得很刺激,疑惑的内心马上被兴奋所替代,也就没有再继续开口,但是...

        “司马世家的后裔啊!”

        “什...么?”

        “你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前,你的选择将决定这此浩劫的灾难性,就如同你的祖先一般,你,已经被命运选中了。”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不要堕入黑暗了,还留有重要之物的小家伙,希望这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这名老者说完这句话之后,居然没有再继续纠缠司徒亮和小玉两人,而是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没过多久之后,一个普通的小吃店门口前。

        “师父,你又去骗小孩子钱了吗?”

        “哼!说什么话!我那是骗吗?我那是给年轻人指点迷津!”

        “所以呢?今天师父又赚了多少钱?”

        “你也太庸俗了!你师父我会是每一次都收钱的人吗?”

        “哦?”

        “今天只收了一个棒棒糖。”

        “嘶!我是不是该报警?”

        “你这不孝徒弟!居然想要举报我?!”

        算命老者听到前来迎接自己的“徒弟”这么说,一下子气愤地挥起自己手中用来“行骗”的拐杖,敲了对方的脑袋一下。

        “你们最后的单挑赛准备的比赛怎么样?李森道如何?”

        “....看不懂,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复杂的人。”

        “看不懂就对咯,你要是看懂了,就不会是预言之子了,而是救世主了,公孙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