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186章 异种力量的解放

第186章 异种力量的解放

        “你知道如同我这样的存在被叫做‘异种’吧,公孙拓?”

        “一上来又要用语言的力量来交锋吗?我无所谓,但是也许你应该考虑一下裁判和观众的感觉。”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要说明一个问题,你们武者最恐惧的存在,也就是‘异种’身上真正让你们恐惧的地方,已经...降临了。”

        李森道这么说着的同时,忽然单膝跪在地上,伸出右手按在了擂台上。

        “武者所恐惧的事物,不论你怎么形容,归根结底其实就是气的运用和能力的完美结合,类似于小说之中的‘魔武双修’。”

        “难道说,你想说你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了吗?”

        “我并不清楚以前的前辈是什么模样,又将这种状态叫做什么,但我愿意将其称为‘第一段解放’。”

        没有直接回答公孙拓的问题,李森道自顾自地继续说着,而在说完“解放”这两个字时,整个擂台忽然抖了一下。

        也就在这瞬间,公孙拓突然想起了一个关于李森道的情报,那是公开给绝大部分人的情报——

        在之前的伤城被蔚蓝人袭击的事件之中,李森道曾经举着一栋废弃大楼飞到了泥石流爆发地!

        “你难道是想!”

        “散落吧,千本樱。”

        (p.s.见末尾括号解释)

        咔擦!

        嘭!

        伴随着擂台地板碎裂的声音以及随后而来石头碎裂成为粉末的声音,李森道居然将整个擂台的表面上半部分,用能力完全给压碎成为了细沙!

        随后这些细沙并没有完全散开,而是由某种力量作为牵引,一团一团地在李森道周身不停旋转着。

        “我们的一切都来源于这颗星球,这一招并不如同樱花那般绚丽,但因为颜色和樱花相差甚远,所以我故意地这么说了,有意思吧?”

        “....这种引导着碎石沙砾的力量,是‘气’吗?”

        “切身体会一下不就知道了?”

        咻!

        李森道直接一挥手,瞬间黑灰色的细沙冲向公孙拓,这让所有裁判都皱了皱眉,但没有人马上站出来中断比赛。

        唰啦!

        在细沙冲击到公孙拓面前之时,李森道明显地察觉到了一部分细沙居然失去了控制,随后再次落回了地面。

        「公孙拓的那一个剑匣,果然不是单纯想要用来砸人的啊~」

        心中有了大体判断的李森道,再次操控着其它细沙,将公孙拓整个人完全围了起来,然而....

        嘭!

        “我理解了,这便是普通武者所害怕的异种攻击手段吗?”

        伴随着一股气体突然爆发,公孙拓周身的细沙被完全地吹散,整个人完好无损地再次出现在所有人视野之中。

        “的确是令人觉得麻烦和危险的招式,如果不是比赛的话,这种能力已经能够有屠城的力量了吧?”

        “可别太小看任何人了,即使是这样杀伤性巨大的招式,也肯定有人能够阻拦我的。”

        “我的意思是说....在不允许过度杀伤的情况下,你的这一个招式似乎并没有多大用处啊,李森道。”

        公孙拓直言说出了现在对于李森道来说,非常不利的一个事实,那就是李森道肯定没有办法在这个擂台上,使用致命性手段来解决对手。

        而对于这一点李森道也同样有些头疼,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李森道会说这比赛就是作秀的原因了。

        正式战斗之中,谁会给你机会完整准备(变身)的时间啊?

        “安心,你以为之前宣布的进行场地调整是为了什么?”

        “场地调整....有什么关系吗?”

        “仔细看一下,你看到周边观众席前,那些新安设的装置了吗?那是精密控制性能力抑制立场发射器,也就是说那是为了防止能力外泄出去的对策。”

        “....你还是没有说到点上。”

        公孙拓打断了李森道的话语,摇了摇头,将放在自己前方地板上的剑匣抬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李森道发现了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这个剑匣下方的地板,并没有被自己的能力给击碎,还是完好无损的地板!

        「我的能力应该完全地覆盖到了擂台上,绝对不会有漏洞才是,连公孙拓脚下都被我击碎了,那么....剑匣是能力抑制器?」

        李森道没有马上再次进攻,而是仔细地将之前公孙拓和其他选手的战斗画面,在自己脑中又过了一遍。

        然后他明白了自己之前为什么会在回想对方比赛画面时,有一种不协调的感觉了。

        “你的剑匣是能力抑制器类型的物体?”

        “...这一次又要说什么了吗?你似乎非常喜欢说教啊?”

        就在这时,观众席之上,西南联大附中所在的区域。

        “师傅!你怎么来了?!”

        “自己的徒弟比赛,作为师傅的来看一看,有什么问题吗?”

        一名老者忽然来到了这里,坐在了独孤雪身旁的空位上。

        从独孤雪的话来看,这名老者便是他们的师傅...之一。

        “话说回来,胡俊呢?这种时候他去做什么了?”

        “哼!他去做什么和我没关系!”

        “哦吼吼,看来某人很生气啊~”

        “师傅!你为什么现在来?之前我们让你一起来看比赛,你不都是没有同意吗?”

        “因为现在时间到了,而且另一边的事情算是办完了。”

        “另一边?”

        “雪儿,你知道你师兄的剑匣是什么情况吗?”

        没有再说关于“另一边”的问题,老者开口向独孤雪问起了公孙拓剑匣的事情。

        独孤雪听到这个提问之后,眼珠子转了几下,仔细地思考起来。

        “我记得师兄的剑匣是师傅托关系打造的,听说有改变周身气氛的作用,是一个非常合适用来‘镇邪’的‘神物’。”

        “‘神物’吗?很不错的称呼,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被传作‘镇邪’呢?”

        “那不是因为它可以.....诶?难道说师兄的剑....师傅!!为什么要让师兄缠上那么危险的东西!”

        “....额,虽然和答案不太一样,但你说的‘危险’的确存在。”

        没有想到独孤雪将封印在剑匣里的事物,当作了某种邪兵,老者额头上冒出一滴尴尬的汗水。

        “那不是邪物,只是过于强大的武器。”

        “是真的吗?师傅?你别随便乱说忽悠我哦!”

        “我还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忽悠你们。”

        “也就是说其它事情有咯?”

        “咳咳咳!重点是,那个剑匣能够阻挡大部分‘异常’,和伊万公司的能力抑制器大同小异,不过多了一点,那就是....”

        “绝对‘异常无效’,这就是我剑匣的力量,明白吗?”擂台场地上的公孙拓,开口说出了自己剑匣的特别之处。

        “你们能力者所有的能力,在这一副剑匣面前都毫无作用,用你喜欢的语气来说的话....我便是能力者的天敌,可以这么说。”

        “而且再加上你的剑匣可以用气来引导,能力控制的范围就变得更广了,对吧?”

        “嗯,没错,你注意到了啊。”

        点了点头同意了李森道的说法,公孙拓抬起了剑匣,将其对准了李森道。

        “所以说你口中那个所谓的‘解放’,仅仅只是扩大了杀伤力范围罢了,对于普通武者来说的确麻烦危险,但是对于‘真正的武者’来说,没有用。”

        “......我也这么认为。”

        “嗯?”

        公孙拓忽然一时间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李森道居然会承认自己的招式问题。

        而李森道则是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一时间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的师父曾经说过:‘与其考虑成为地上最强,不如先考虑怎么把菜炒好’,你应该体会过‘家’的感觉吧,公孙拓?”

        “当然。”

        “然后你也失去过家,对吧?”

        “...当然。”

        “真好啊,你又找到了自己的家,而我....还在一个人努力着。”

        这么说着的时候,李森道周身的细小沙砾,再一次漂浮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进行攻击,而是维持着沙砾漂浮的状态。

        “你刚才说了吧,我的‘解放’会造成很大危险,但对‘真正的武者’没用,对吧?”

        “...所以呢?”

        “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把现在的状态叫做‘第一段解放’吗?”

        “不是因为你那有些...中二的语法问题...吗?”

        「等等,如果真的是因为李森道有些生活上的习惯异于常人,那也没必要强调“第一”,用其它的叫法也可以,特意这么叫....」

        忽然,公孙拓明白了李森道话语里的意思,他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难道说你还有进一步解放?”

        “之前我的话没有说完,你知道为什么突然场地外围增加了‘精密控制性能力抑制立场发射器’吗?我告诉你答案吧。”

        这么说着的时候,李森道忽然漂浮到了半空之中,用着俯视的姿态看着公孙拓。

        “因为我们的能力肯定会造成巨大破坏啊~第二段解放——端坐于顶端....你以为我会这么说的话就错了。”

        忽然,李森道的模样在半空之中“消散”了...是之前和胡俊战斗时,李森道用出来类似于幻术的魔术!

        “原本不打算使用魔术的,但这一招的准备的确需要一点时间。”

        “...那就是魔术吗?欺骗他人的视觉,的确是无愧于‘魔术’的称呼。”

        看着似乎哪里都没变,但又有哪里不太一样的李森道,公孙拓觉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要掩盖自己...‘准备’的过程,这种事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隐藏的吧?”

        “你似乎误会了什么,似乎你认为我和你能够进行交流,那就代表着我们是‘认识的人’了?

        抱歉给你了这种错觉,我一直都将你们视为‘敌人’,在敌人面前掩盖自己的能力,不是战斗之中的常识吗?”

        李森道这么说着的时候,已经完成了他口中的“二阶段解放”,然后缓步走向了公孙拓。

        “这便是我的二阶段解放,也是你们传统武者恐惧的事物,别死了。”

        咚!咔擦!

        巨大的撞击声响彻整个体育场,随后而来的碎裂声,宣告了公孙拓剑匣已经在这个瞬间被破坏!

        (“散落吧,千本樱”这句话是《死神》之中,朽木白哉始解斩魄刀的解放语,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的....给我去补番!

        主角在这里这么说,并不是知道“死神”世界观的事情,虽说这里有沉船之后发生的影响,但更多地是他喜欢上了这种语气宣言。

        因此这句话并不是开启死神世界,也不是从其它地方知道了死神世界的故事,虽然这里面也有本大宇宙意识所在地球的一些动漫,但《死神》这个动漫是没有的。

        省流:这就是某大宇宙意识不想多想招式名称,所以才弄出来的!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