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225章 旅途上永远不会安全已经是常识啦~

第225章 旅途上永远不会安全已经是常识啦~

        “李森道、宇文邺绮、杨子艺、公孙拓、独孤雪、胡俊、张雨还有赵子立,这就是我们伤城的参赛名单了。”

        “....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所谓的‘带队老师’居然连老师都不是!!”

        “哦?你对我成为你们的‘带队老师’有什么疑问吗,弟弟~”

        带队老师的选择,出乎所有知情人意外的人的意料,伤城中学对抗赛主办方,居然让王欣怡来担当。

        而李森道这几个参赛选手,更是到了准备坐上火车之前才知道这件事情。

        说实话,如果王欣怡不是自来熟一般地坐到李森道身旁,他会完全无视“王家那边来的姐姐”这个非常麻烦的事情。

        “前几天电视上的实名举报,你认真的?”

        “警方不是说那些是有人冒充的吗?”

        “.....你不是冒充的,除非现在你也是假的。”

        “啊啦~你承认那些冒充者是你雇佣的啦?”

        “嗯,有一个是冒充的。”

        “你看吧,你都雇佣了...等等!你说只有一个?!”

        王欣怡惊讶地看向李森道,她完全没有想到李森道居然会承认只安排了“一个冒牌货”!

        “那...那...”

        “好了,王欣怡女士,我们可以检票了。”

        看着王欣怡现在才明白之前那些上电视的“实名举报”,其实就是新一代向上一代发起正式通告。

        李森道用和陌生人打交道的语气,向王欣怡道别之后,便头也不回地走向其他等车的参赛队员。

        「这么一想子艺居然没有跑过来凑热闹真是万幸。」

        看向正在和宇文邺绮“友好交流”的杨子艺,李森道莫名有一种老父亲看女儿长大的欣慰感。

        而就在他“欣慰”的这几秒钟,李森道身后的王欣怡追了上来,挡在了他身前。

        “喂!你不要忘记了!你答应了我要和我‘上台表演’,你不会说话算话吧?”

        “...你是说在这里?上月台表演?”

        “才不是啊!!”

        看着这个鬼知道到底情商多少分的李森道,居然用“你有毛病吧”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说在火车站这里举办演唱会,王欣怡差点没气死!

        虽然不是不可以,但这么做只会让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带队老师”身份失格吧?

        “是能力者对抗赛上的演出!比赛上的演出啊!”

        “是吗?还好,我以为你脑子不好使。”

        “李森道!!”

        “小姐,请小声一些,这里是公众场合。”就在王欣怡愤怒大声吼出李森道名字之后,一只修长的手臂拍了拍她肩膀。

        “周围人都看着的,会造成负面影响的,稍微冷静一点,你不是偶像吗?”

        “我....你是....樱花省的那几个学生里的?”

        “嗯,应该是第一次面对面见面吧,王欣怡小姐,我叫做霖星慧,立志想要成为和你一样的....”

        “你被逮捕啦!!”蓝头发女孩霖星慧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一个听起来可爱但却很明显是臭小鬼的声音响起。

        随后下一秒,李森道的双手被拷上了一副手铐。

        “很好!xing骚扰罪犯李森道确认逮捕!阿库娅前辈同志做得很好!”

        “不!葛拉警长!我还需要向您学习!”

        两个身穿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cosplay警服的小女孩,站在李森道面前自顾自地唱着双簧....

        话说,葛拉因为是还没有成长起来的身材,所以这一套警服还算勉强可以,至少模样上能够可以接受。

        但阿库娅.....

        感觉这女孩就是很傻很天真,是那种出门被骗子骗了穿上了服装,就会去拍“特效大片”的女孩。

        「原本只是正常的身材,在葛拉的对比下才觉得突出吗?」

        捂着脸看着葛拉和阿库娅在那里耍宝,霖星慧叹了一口气之后,走向了正准备“搜身”的两个女孩。

        咚!咚!

        “好疼!!”x2

        “抱歉,我家两个孩子给你造成困扰了,李森道。”

        对着李森道微微鞠躬,霖星慧觉得自己此刻一定脸色通红。

        “没关系,其实应该是我说对不起,因为差一点我就以为是杀手,然后出手干掉她们了。”

        “咕噜...”x2

        葛拉和阿库娅浑身发抖地和他来开了距离,冒着冷汗惊恐地看着李森道,完全一副对方是恶魔的表情。

        而不远处原本在等待李森道和王欣怡的其他伤城选手,迎来了剩下两个从樱花省逃学而来的学生。

        神乐mea和有栖川绫濑。

        “哟~不怕死的女孩,我们又见面了~”

        “你是...那个很菜的,被‘鸦’重伤之后倒地呼救的女孩!!”

        “哈?!你脑袋被门夹失意了吗(╬▔皿▔)?!”

        听到杨子艺居然那么“扭曲”当时的战斗,mea脑门上青筋都崩了出来。

        而看着似乎和mea关系“很友好”的杨子艺,有栖川绫濑眯起了眼睛。

        “你就是这一次袭击的主人公吗?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啊~”

        “谁啊?你是?这个阴阳眼女孩的仆人吗?”

        杨子艺现在是对所有自己认识以外的女孩,全都一副火力全开的模样。

        而她看着调侃着自己的有栖川绫濑.....

        瓜子脸,涂着颜色很浅的唇膏,身材是恰到好处的....

        不,是比自己更有优势的模样,杨子艺觉得非常不舒服。

        “身为仆人就应该有仆人的样子,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不知道为什么,杨子艺开口如此说出了非常具有攻击性的话语。

        而听到杨子艺说的话,原本“非常开朗”的mea此刻也是生气了。

        她上前想要抓住杨子艺的衣领,让杨子艺向有栖川绫濑道歉。

        不过她还没有动手,杨子艺的头就忽然垂下....

        “不好意思,我家的这不懂事的孩子来例假了,脑子抽经说了很多胡话,请见谅。”

        是宇文邺绮,她突然按住了杨子艺的脑袋,强行让杨子艺向着mea和有栖川绫濑鞠了一躬。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管开始他们各自是怎么认识的,不管他们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想法,现在他们成为了这一路上的“熟人”。

        欧路迈特下了“死命令”,不允许樱花省的几个女孩使用能力回去,并且必须和伤城对抗赛小队一起离开。

        李森道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毕竟欧路迈特来找过他,听公司的保安说差点没拦住欧路迈特,让他直接冲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原本属于小姨的办公室。

        看着这几个樱花省女孩,用各自的方法和小队成员认识,李森道紧绷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那个叫做有栖川绫濑的女孩,李森道似乎有一点印象。

        但是他想不起来,如果要仔细想的话,就需要翻遍自己脑海里的记忆,李森道极度厌恶这个行为。

        所以他无视了对方,背着自己的书包就准备....

        “喂!你到底在发什么呆啊?”

        “嗯?”

        耳边传来杨子艺突兀的声音,李森道诧异的转头看向对方。

        “子艺?你....等等!我们什么时候上的火车?!”

        猛然间发现自己完全不记得怎么上到了火车上,李森道浑身下出了一阵冷汗。

        他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子,不断转头观察周围的情况。

        “幻觉...不,拥有‘权杖’的我肯定有抗性...”

        “李森道,你怎么了?”

        原本无聊看着车窗外风景的宇文邺绮,皱着眉头看向李森道。

        她并不是和杨子艺那样奇怪于李森道的不对劲,而是认为李森道真的发现了什么问题。

        因为自身作战经验丰富,宇文邺绮不动声色地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根铁棍。

        对此杨子艺非常想要吐槽宇文邺绮是怎么过安检的,但她忍住了。

        她和宇文邺绮一样,也同样看着李森道。

        就在这时,李森道的头猛地疼了一下。

        随后一大段“属于自己”的记忆,突然开始浮现在李森道的脑海之中。

        “这....这是....”

        李森道“想”起了自己是怎么上的火车,这些画面非常真实...

        不,它就是“事实”。

        不过李森道一点都不开心,因为他想到了造成这种“失忆”和“回忆”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你们呆着!别出来!”

        “喂!你要去哪?!”

        “找人!!”

        李森道没有向身后的两女做更多的解释,只是嘱咐了一句之后,马上就跑出了这一节车厢。

        「因为能力的特殊性,我不可能出现“断片”的情况,除非其他能力者攻击,但我现在“再次想起”之前上火车的画面,说明这不是针对我的攻击。」

        一边思考着造成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李森道一边向前搜索着。

        「再将最最最不可能的自身能力“劣化/退化”排除,以及排除我自身出现失忆的情况,大概率是“范围性”攻击,但....为什么?」

        李森道推开面前挡路的路人,他疑惑于这种“能力攻击”的目的,但却对于自己能够找到能力者本人的想法缺坚定不移。

        路上他还碰到几个樱花省女孩的阻拦,没有时间浪费的他,直接将几个女孩用力气“丢”出去了...

        哦,不是丢出车外,是丢到了身后。

        十多秒钟后,在甩开好几个人的追踪,在晃过几个列车员之后,李森道走到了车头附近的车厢。

        虽然路上有很多人,但李森道只是看过一眼,就莫名地认为那些人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快速地看了一遍这一节车厢里的人,李森道没有看到想要找到的目标。

        他向着通往下一个车厢的车门走去,虽然李森道知道下一节车厢就是行李堆放的车厢,车门肯定锁着,门口也有列车员看着。

        但这个时候不是思考这些“规则”的时候了。

        他快步上前,准备开口和列车员说点什么。

        忽然,李森道脑袋再次出现剧痛,眼前又闪过几个“画面”。

        是“记忆”。

        『无名之人,请接受这一份礼物,这既是恩赐,亦是诅咒。』

        『无名者,虽然你已经忘了,但请记住,我会一直陪伴你走到最后。』

        『.....火,你要放弃吗?』

        一个有着空灵声音的小女孩,向着某个人开口说着什么。

        李森道恍惚之间只能听到两三句话,他还来不及仔细分析“记忆”之中的细节,这些“记忆”便消失了。

        “....你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吗?”

        身边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将李森道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因为“回忆”和头疼,居然无意识地将一个穿着棕色格子衣服,戴着奇怪侦探帽子的女孩给.....

        “座位咚”在了座位上。

        “对不起,我...突然头疼了,失礼了。”

        马上站起身子,李森道不好意思地向着这个女孩道歉,同时他还马上向其他看过来的人摇头,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女孩没有第一时间再次开口,而是眯着眼睛看着李森道看了好一会儿。

        这让李森道有些尴尬,他不想要再浪费时间,但问题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认为自己需要冷静地和这个女孩道歉说明情况...

        「等等!必须和她?我一没有出现“一见钟情”,二也没有绝对这个女孩眼熟,难道?」

        “你叫做什么?”

        “....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

        “不,这是在审问你的态度。”

        “嗯?”

        “为什么....要使用‘时间’来攻击这辆火车?”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女孩沉默了一秒钟之后,仿佛和自己无关一般从脖子上取下了一个怀表,静静地看着它。

        李森道没有着急,他将视线看向了那个怀表。

        「不论是哪一个人,一旦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事情,都会找寻“最安心”的事物。」

        那是一个金色的怀表,但它已经不再向前转动,玻璃也出些了一条裂缝。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破表”,这个奇怪的女孩却在拿起它的时候,马上就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不是怀念、喜欢、爱恋,而是“安心”。

        “外物形式的时间系!”

        “嗯?!”

        女孩猛然抬起头,惊愕地看向李森道。

        “为什么你知道时间能力的触发条件?你应该没有接触过这类型的...呜!”

        “果然是你吗?你做了什么?”

        看着因为诧异说出情报后,马上捂住自己嘴巴的女孩,李森道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别告诉我你是为了复活某个人!这趟列车会死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