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在线阅读 - 第228章 帝都,花园圣地所有人都应该去一次的地方

第228章 帝都,花园圣地所有人都应该去一次的地方

        「防火女,侍奉主人,驱散黑暗,这是哪来来的后宫主角剧本?而且还正好是我头疼对抗赛的时候就送上门了...」

        李森道为自称为防火女的女孩补了一张火车票,让对方在隔壁车厢等待。

        他可不想带着那个女孩回来,然后再被会长骂一边,接着被宇文邺绮又坑一次。

        防火女也没有反对,点了点头说“随时可以出现在身边”之后,就听话地一个人呆在了那里。

        李森道觉得麻烦,而且如果对方说的是事实,那么直接称呼女孩为“防火女”可能会被“黑暗”察觉。

        所以他和女孩商量,给她取了一个假名——伊彩。

        因为李森道看着女孩虽然富有感情,但她却非常抑制克制甚至是不得不排除自身的感情。

        取这个假名便是喜欢对方展现自我,他希望“伊彩”能够明白这一点。

        而真正让李森道认为那个男子和伊彩所说的话,全都是真话的证据。

        便是在那个“银骑士”,将一个所谓的“螺旋剑”碎片交给自己之后,“银骑士”的身躯居然瞬间化作了骨灰!

        伊彩说那是“不死者”最终的下场,所有不死者在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都会化为被燃尽之后的柴灰。

        也就是说....

        只要不完成任务,自己就是无敌的?!

        当然,这只是李森道开玩笑地说法,他可不认为伊彩口中“死亡后复活并且时间回溯”的能力,会没有其他任何代价。

        不过单单化成灰的确是代价巨大,听伊彩说似乎灵魂都燃烧了。

        「又一个灵魂有关的能力,而且这麻烦程度....」

        李森道现在思考的并不是这个能力对自己多有用,而是在思考伊彩如果背叛,那自己该怎么应对。

        不过,伊彩自己说了,她只是会拥有“火主”复活回溯时间前的记忆,并不会真的“复活”。

        这么考虑的话那么伊彩还是有办法应对的,但是李森道看出了对方小小的身体里,拥有着巨大力量。

        不仅仅是内在力量,女孩的肉身力量,恐怕也不能忽视。

        “所以为什么怪物那么多?”

        “嗯?什么怪物?你喝多了?”

        “谁喝白开水能够喝多了能说胡话的啊?”

        听到杨子艺反问自己的自言自语,李森道反过来吐槽了对方一句。

        然后李森道就后悔了,他被杨子艺持续“辱骂”了近乎四十分钟,其中还有一旁的宇文邺绮的“组合对打”。

        突然冒出来的所谓要消灭“黑暗”的防火女可以不管,那一套盔甲也可以暂时先放置。

        虽说李森道有信心可以从盔甲上找出一些证据,来证明一些实际的事情,而不仅仅只是从防火女口中听到那些故事。

        李森道不着急,着急的应该是防火女。

        不过对方似乎也并不着急,在李森道答应成为“火主”并且带走那个“螺旋剑”碎片之后,便化身成为了“安静之美少女”。

        李森道非常想要用工具测试和检验一下螺旋剑碎片,他可不敢直接亲自测试,上一次这么做的时候,可是被梅林坑了...

        虽说那是自己好奇心旺盛,但梅林绝对有看自己丢脸的想法。

        火车行驶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所幸接下来的路程上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李森道对于那些机遇其实是抗拒的,非常抗拒。

        所谓的机遇,不仅仅是让你得到好处,变有钱甚至变强大。

        机遇还会让你成为靶子,树大招风就是这个意思。

        李森道想要苟住,起码在解决伤城问题之前苟住,不出现在大人物视线里。

        结果能力对抗赛上,第一场比赛自己就因为忍不住中二病,而“被迫”成为了魔王。

        下火车之前,李森道动用了魔术,将伊彩变化为了一只小鸟。

        伊彩很诧异,不过她没有开口询问,而是依照李森道要求用飞行悄悄跟着他们。

        李森道看到公孙拓似乎察觉到了伊彩,不过他没有多做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伊彩鸟”之后,便收回了目光。

        “啧!你这家伙就是欺负了阿库娅的人猹吗?”

        就在李森道准备走过验票出口的时候,他身后传来了厌恶自己的声音。

        来者是名为神乐麻衣的女孩“mea”。

        李森道特意去查了一下对方的身份,非常轻松就找到了名为神乐麻衣的樱花省女孩信息。

        “mea”的称谓似乎只在于亲近熟悉的人,以及这个女孩直播的时候使用。

        简而言之....先验票出门吧!

        “喂!为什么无视我啊!!”

        看到李森道居然头都不回一下,直接将票给了检察员之后就走了出去,神乐麻衣立刻将行李往后一丢,想要冲出去。

        但,没票是会被拦下来的。

        这么想来,这几个女孩来的时候是偷偷来的,并没有行李。

        「而现在她们每人一个行李,就代表了这些都是才从伤城买的东西,真是有钱人啊...」

        李森道内心默默吐槽了一句后,便径直走向了已经在外面站着的带队老师王欣怡。

        不过,李森道还是被一个人拦住了。

        “那个!你好!请等一下!”

        “....我不用推销,谢谢。”

        “不是的!我是想要表达一下感谢!”

        “感谢?”

        看着忽然拦住自己,穿着打扮看起来像是社会人士的女士,李森道非常疑惑。

        “我们认识吗?”

        “不,这应该是我们第一场见面,我叫做海苔子,是那几个女学生的老师!”

        “老师...哦!是阿库娅她们的老师吗?”

        “对!没错!这一次事情我已经从欧路迈特老师那里听说了,所以多谢....”

        “不用如此感谢我,我只是做了我应尽之事。”

        看到这个看起来非常知性的女子,李森道总算对英雄学院的看法,稍微有了一点改观。

        也就是这个时候,之前被拦住的神乐麻衣,已经从阿库娅那里拿回了自己的车票,然后离开了车站出口。

        她没有仔细去看李森道谈话的对象,只是发现李森道背影的瞬间,就立刻冲了上来。

        “李森道!你居然敢无视我!”

        神乐麻衣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老师海苔子,此刻正用危险的眼神看着她。

        “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知道....”

        “知道什么呀?mea‘桑’?”

        “诶?”

        原本还在气冲冲想要上前揪住李森道衣领的神乐麻衣,听到这个十分耳熟的声音后,如同机器人一般缓缓地转头看向海苔子老师。

        “怎怎怎...老老老...”

        “哦呀?mea‘桑’看起来还会害怕啊?我还以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才逃学的呢~”

        “我我我...不是....”

        “就是如此,之前的事情对不起了,李森道同学,之后一定要来我们学校,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的!”

        在最后,海苔子老师将目光再度看向李森道,并且邀请他一定要去英雄学院。

        对此李森道只是默默点头表示了解,他可真不打算近期去拜访。

        看看海苔子老师那隐藏在笑容底下的危险,李森道就明白自己去的话,一定会被这几个逃学的女孩堵住...

        十多分钟之后,原本之前就想要离开的李森道,现在才和海苔子老师和几个逃学学生分别。

        多花的这十多分钟,是因为海苔子老师和王欣怡相谈甚欢,似乎都是偶像的“无聊”话题...

        这期间有一件让李森道有些奇怪的事情,那就是那个叫做有栖川绫濑的女孩,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似乎对方是在说“你完蛋了,你有把柄在我手上了”。

        这样的解读让李森道莫名其妙,他明明不认识对方来着。

        不过李森道不打算追问,他现在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没想到你真的上我的车呀~”

        “。。。。。。。。。”

        结果就是自己居然脑抽真的答应了王欣怡,和其他参赛选手分开,单独坐上了王欣怡驾驶的汽车。

        别问哪来的车,有钱就是任性。

        “那么,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不是要讨论战术吗?”

        听到王欣怡的话语,李森道诧异对方居然不是要讨论帝都对抗赛上的策略。

        那也就是说,之前所谓的“小队队长和带队老师单独讨论”这种理由,居然完全是对方编造的。

        “停车,我下车。”

        “喂~~不要那么冷漠啊~~”

        看到李森道居然真的一副要下车的模样,王欣怡不禁马上用撒娇的语气劝阻起来。

        不过李森道不吃这一套,要是他吃这一套的话,天知道杨子艺是不是已经成了伊万公司的董事长夫人~

        “你想要做什么,王欣怡?”

        “.....真没情趣,我以为你有了女朋友就应该情商高一些。”

        看到李森道不为所动,王欣怡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她不再用撒娇的模样向李森道说话,而是转头看向车流越来越多的道路。

        “陪我...说说话吧,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