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犬夜叉]蜘蛛之丝在线阅读 - 拾叁

拾叁

        悟心鬼是奈落制造出来的第三个分丨身。

        头生双角、背覆白毛,嘴里遍布森森利齿,狰狞的外貌和恶劣的读心能力十分相得益彰,活脱脱就是「邪恶」一词的行走代言人……不,妖怪。

        从壶中诞生的妖怪形态不一,能力也不尽相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背上的蜘蛛烧痕。

        悟心鬼出生时,纱织并不在城内,以小黄为首的最猛胜紧紧地跟随在她身后,她往左转它们就跟着左转,她往右转它们也跟着右转,只要她一转头,它们总是不远不近地缀在她身后三步开外的地方,像一团甩不掉的黑云,乌压压地跟在她背后。

        后来纱织放弃了,她随便找了个山坡坐了下来。

        原野空旷,天空低垂,风声拂过时,细碎的野花在起伏的草浪中若隐若现,姿容清冷的巫女毫无预兆地从脑海里浮现,月光般沉静温柔的眼眸似乎带着怜悯之色。

        ——「……那种存在,是不可能会学会如何爱人的。」

        血肉被烧焦过的痕迹,蜘蛛形状的烙印,仿佛要破皮而出的心脏,在皮肤下虬结鼓动。

        她最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梦里每次都是奈落的背影,幽暗的和室里燃烧着火光,映出他手中雪亮的刀锋,随着鲜血四溅的嗤响,刀锋没入背部的皮肤,将烙着蜘蛛烧痕的血肉撕离身体,像一滩烂肉一般扔到地上。

        那实在称不上是愉快的梦境。

        比起鲜血淋漓的画面本身,更让她在意的是对方做起这件事来无比熟练的态度。

        奇怪的片段纠结缠绕在一起,仿佛毫不相干,但似乎又彼此紧密相连,由一根线头牵扯着,只要能找到那根线头轻轻一拉——

        归城的妖怪掠过上空,呼啸而来的阴风袭过平野,天色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晚了,乌云笼罩的苍穹露出夕阳的罅隙,泼了血一般鲜红。

        纱织告诉自己她是个成熟的大人,回到主殿后,她从门边探出半个身子,以两个人仿佛没吵过架似的平常语气,对着坐在窗边的身影说:

        “你明天有空吗?”

        神无收起镜子,纱织这才发现室内还有其他人存在,如水波泛起涟漪的镜面,其中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但待她再次定睛望去,冰冷的镜面已恢复如常,再普通不过地映出和室里昏暗的光影。

        她没有注意到神无的存在也就罢了,奈落偷偷摸摸背着她搞事情,居然也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她的靠近。

        抱着镜子站在旁边的神无,明明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不知怎的却看起来有些惴惴。

        奈落将手搭在支起的膝盖上,侧头朝她望来:“……为什么这么问?”

        “我在城里待腻了,明天陪我去……”纱织想起城下町已经不存在了的事实,话语涌到嘴边转了一圈,又被她收了回去,“陪我出去一趟吧。”

        “我没有那个闲暇。”阴影里传来奈落的声音。

        “那你的傀儡呢?”

        纱织在心底再次告诉自己,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不能和一只妖怪计较。

        奈落似乎沉默了片刻。

        “……我的傀儡有其他的用处。”他低沉地开口。

        意思就是他的傀儡也没空了。

        在纱织掀开御帘的前一刻,他说:“神乐。”

        在旁边偷听的风使身形微僵,有些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

        “干嘛?”口气满是不耐烦。

        “明天由你跟着。”

        “哈?为什么是我?”神乐打开扇子,神色不快地掩在身前。

        奈落瞥了她一眼,她勉强将抱怨的话咽下去,一转头,迎上了纱织扒在门边略带期待的目光。

        “不行吗?”纱织认真地问,“你明天没空就算了。”

        半晌,神乐别过脸,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真是麻烦的亲近感。”

        ……

        作为生活在战国时代的正儿八经的人类,纱织的代步工具包括马匹,包括自己的双腿,但至今未曾坐过能乘风而起的羽毛。

        在人类的城池里逛了一整天,满载而归的纱织抱着怀里的东西,呼啸的夜风从耳边拂过,她有些稀奇地看着天上的孤月和脚下的流云,神乐似乎担心她会掉下去,别扭地回首看了她好几次,确定她还稳稳地坐在自己身后,这才啧了一声回过头去。

        离地千尺的高空,时间显得特别安静。

        月光近在咫尺,耳边除了呼啸的风声别无其他,一时连心绪都似乎受到影响,跟着变得平静下来。

        “……谢谢你。”

        前面的身影顿了顿。

        纱织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往前递去。

        “……这是什么?”

        “给你的满月礼。”

        躺在纱织手中的,赫然是一对缀着翠石的耳饰。

        “神乐的耳朵很漂亮,戴上去的话一定很好看。”

        “……你是笨蛋吗。”

        拂面而来的夜风中,神乐的声音有些模糊。

        没有回头,她抓过纱织手里的耳坠,随手往衣襟里一塞。

        月华静幽,清冷的银辉洒在身上,纱织望着近在天边但同时又遥不可及的月亮,任夜风卷起长发。

        “是因为奈落吗?”神乐的声音忽然响起,纱织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和奈落有什么关系?”

        “……当我什么都没说。”神乐啧了一声,“说到底,奈落那种家伙有什么好的?”

        纱织:“是啊,没什么好的。”

        神乐差点就没有忍住回头了。

        纱织:“除了脸好看这一点以外。”

        “……会问你的我真是笨蛋。”

        纱织笑了一声。

        她许久都没有继续说话。

        呼啸的夜风和寂静的月光融为一色,久到神乐都以为她不会再开口时,纱织才很轻很轻地,开玩笑般地叹了一声。

        “哎,原本只打算走肾的来着……”

        ……

        陶土瓶里的花又凋谢了。

        瘴气弥漫的城内寸草不生,就算是她亲手摘回来的山花,不出一日也会很快枯萎成焦黑的碎屑。

        又是一日外出归来,笼罩在瘴气里的人见城从结界后显出轮廓,纱织穿过那一层无形的屏障,阴冷的妖气拂面而来,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掉了几度,弥漫起似有若无的寒意。

        跟在她身后的最猛胜完成了监视的任务,总算嗡嗡地震动着翅膀散去了。

        路过枯萎的庭院时,一辆鬼气森森的马车停在空地上,奈落的傀儡牵着一只野兽,手里的锁链随着对方挣扎的动作发出哗哗的金铁之音。

        “……你们在干什么?”

        待纱织走近了些,才发现趴在地面上的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一个「人」。

        那个人形的生物松松垮垮地套着不合身的衣裳,露出大片苍白的皮肤,银紫色的长发披散下来,「他」像野兽一样四肢着地,脸上戴着奇怪的面罩,尖利的指甲在碎石地上划出极深的凹痕,不断和束缚自己的铁链做着搏斗。

        ……

        奈落又生了?

        “小心点。”神乐出现在她身边,“「兽郎丸」这家伙敌我不分,连奈落都会攻击。”

        话音未落,仿佛要证实神乐的话,四肢着地的兽郎丸忽然挣脱锁链的束缚。

        锋利的银光一闪而过,裂风之声响起,披着狒狒皮的傀儡往后一躲,如果不是闪避及时,脑袋差点直接原地搬家。

        纱织弯腰捡起掉到地上的锁链。

        “……喂!”身后的神乐发出警告,手里的扇子微微张开。

        “你要不要换身衣服?”

        纱织抬手摸了摸兽郎丸的脑袋,银紫色的长毛手感意外顺滑,和对方刚才凶残的表现完全不同。

        “你的衣服都拖到地上去了。”

        滚了一圈泥。

        “……就算你这么说也没用的,”神乐捏着手中的扇子,保持着随时都能出手攻击的姿态,“这个家伙听不懂人话。”

        但同样听不懂人话的纱织已经牵起兽郎丸的锁链带他挑衣服去了。

        人见城被奈落移走时,城里的东西都留了下来,翻翻捡捡,各式各样的和服能找出好几箱,她按照颜色和花纹分门别类整理过,就是为了这种时候特意准备的。

        她拿出一件紫色的单衣捧到兽郎丸面前。

        套着锁链四足着地的青年,弓起背脊从喉咙深处发出渗着寒意的嘶嘶声。

        ……哈气了,看来不太喜欢。

        于是纱织又换了一套衣服,故技重施地捧到对方面前。

        毫不意外又是炸毛哈气的反应。

        纱织将收纳箱里的衣服都翻了出来,看起来是无口野兽系的家伙格外挑剔,直到她拿出一件青碧色的衣服,才总算收起了那副似乎随时都会暴起攻击人的模样。

        深支子色的里衣,外搭青碧色的直垂,最后再套上御召茶色的肩衣,外貌实际阴柔清秀的青年总算看起来不再像脏兮兮的野兽,只是四肢着地的习惯估计一时半会儿改不了,语言的学习也要尽早排上日程才行。

        人类有人类社会的规则,妖怪的世界也有妖怪的生存法则,无用就会被淘汰,不够强大就无法存活。

        纱织试过号召城里的妖怪学习认字,说这叫知识就是力量,知识改变命运,书籍是妖怪进步的阶梯,但响应号召的妖怪寥寥无几,最后坚持下来的只有神无一人而已。

        她不太清楚这个年代的孩子是怎么学习认字的,选了几本诸如《万叶集》的教材,从最基础的五十音开始教。

        但每次教着教着,小姑娘在她怀里乖乖巧巧坐得好好的,总会半路被奈落这个压榨童工的黑心资产家叫走。

        城里难得能和她说得上话的神乐,最近也忙得天天在外面飞,鲜少有落地回城的时候。

        “……你又做了多余的事。”

        鬼气森森的马车消失在弥漫的瘴气后,神乐来到纱织身边,不轻不重地啧了一声,扇子轻轻抵住唇角。

        “何必如此大费周章,不过都是奈落为了自己的野心制造出来的工具罢了。”

        “那家伙能不能活过今晚还是未知数。”神乐不冷不热地说着,“悟心鬼那家伙表现得那么嚣张,结果还不是被犬夜叉……”

        声音戛然而止,仿佛触碰了不能在她面前提及的话题,神乐表情微变,语气倏然一转:“总之,你别总是做这些无用的事。”

        她背后不觉沁出冷汗,捏着扇子的姿态都在不经意间变得僵硬起来,但纱织将她刚才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几乎是凭着一股直觉,她问道:

        ——“犬夜叉是谁?”

        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似冷非热,好像心尖被看不见的丝线揪着一扯,纱织隐约明白了什么,她看着神乐,慢慢开口:

        “奈落的傀儡……前段时间在跟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