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犬夜叉]蜘蛛之丝在线阅读 - 贰拾

贰拾

        奈落是从鬼蜘蛛的邪念中诞生的妖怪集合体。

        换句话说,奈落是因为「想要得到桔梗」这个愿望而来到世上的妖怪。

        那是他的原初:鬼蜘蛛对桔梗的渴望,妖怪对四魂之玉的贪婪,这两者都是他这个存在的基石。

        ——“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年轻人谈笑的声音将纱织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光线微暗的西餐厅内,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相对而坐,由美惠子促成的联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行到了游戏的环节。

        空气里弥漫着高雅浅淡的香气,纱织漫不经心地切开烤得五分熟的牛排,和她隔了一个座位的女性轻轻晃了晃手中的高脚玻璃杯,大大方方地笑道:

        “我选择真心话。”

        ——她不明白。

        ——「……桔梗死了。」

        犬夜叉和戈薇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动手的人是奈落。

        所以她不明白。一点都不。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乱了套,简直莫名其妙,不可理喻,好像一场荒唐的梦。

        她无法辨别在自己心底翻涌的情绪是什么,反应过来时,刀叉已经在瓷白的盘子上刺啦一声,划出尖锐的脆响。

        谈笑声骤然停顿,同桌的男男女女朝她看来。

        血水从切开的牛排里缓缓渗了出来,和馥郁扑鼻的酱汁融汇在一起。

        “……抱歉。”纱织镇定自若地放下刀叉。

        “请恕我失陪。”

        不愧是位于市中心的高档西餐厅,洗手间里喷了香水,漆黑的大理石地面洒着金箔,对着化妆镜的水池两边摆着花瓶,瓶中的花枝亭亭玉立,不知道的还要以为这是什么花道教室。

        纱织洗完手,背着包推门而出。

        “糸小姐。”一道声音叫住她。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好像刚才坐在她的斜对角,也是这次联谊的参与者之一。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年龄?工作?感情史?

        暂时想不起来了。

        纱织敷衍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离开餐厅的时候对方跟了上来,还是那副笑容温良彬彬有礼的模样。

        “请让我送你回去吧。”那个路人甲说,“这么晚了,让女性一个人回去可不是绅士的行为。”

        看在他脸长得不错的份上,纱织没有拒绝。

        两个人一路步行到车站,夜晚的市中心十分繁华,霓虹灯的灯光连绵成河,对方没有问她为什么不打出租车,耐心地和她边走边聊。

        轰隆隆的电车从上方驶过,两人穿过隧道。街道对面的绿灯亮了起来,加班到现在的公司社员提着公文包,热恋期的小情侣挽着手,夜不归宿的学生们嘻嘻笑着,形形色色的人群穿过交错纵横的人行道。

        冷白的光芒铺到车站前的地面上,路人甲君在入闸口前停了下来。

        “糸小姐的心好像不在这里。”

        对方微微叹了口气,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得体的礼仪。

        “那么,下次见。”

        末班车的站台上队伍很长。

        纱织随着人群挤入电车,成为沙丁鱼罐头中的一员,随着一声轻响,电车的门扉缓缓阖上,灯光明黄的车厢微微一晃,在城市的夜色中驶离站台。

        回到公寓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回荡在楼道里。

        她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屋内保持着她离开前的模样,洗衣机里的衣服她好像忘记拿出来了,皱巴巴地堆在一起,看起来像悲哀的咸菜。

        纱织干脆将整个屋子都整理了一遍。

        桌上看到一半写满笔记的参考书,茶几上还未拆封的信笺杂志,房间里的衣橱,厨房抽屉里的用具——但她还是觉得很火大。

        是的,那团憋在她胸口的情绪,非常令她火大。

        纱织将厨房擦得纤尘不染,又将客厅的地面拖了一遍。

        她将自己的所有衣物分门别类整理好。

        最后把床底下的收纳盒拿了出来。

        纱织抱起那个沉甸甸的收纳盒,打开房门下了楼。

        现代社会是法治社会,对刀具有严格的管制。她当时本来想将刀连着小袖一起当掉,到了最后一刻却不知怎的,将递出去的刀收了回来。

        纱织在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

        “去日暮神社。”

        目前她留在身边和战国时代有关的事物,也只有这把刀了。

        兢兢业业陪她战斗了这么多年,这把刀也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了,应该被放到神社好好保管起来。

        矗立在夜色中的鸟居映入眼帘,纱织抱着刀下了车,灯光随轰鸣声远去,安静的夜色像幕布一样重新围拢过来。

        她走上长长的青石台阶,正要穿过朱红的鸟居,一股莫名其妙的直觉忽然促使她停下了脚步。

        城市的灯火点缀着远处的地平线,神社的周围静悄悄的,听不见任何声息——是的,一点声音都不听见,安静得几乎有点诡异。

        啪嗒一声轻响,收纳盒掉落在地。

        纱织握住刀柄,抽刀出鞘。

        刀尖一扬,她正要有所动作,焦急的声音忽然划破了寂静的夜色。

        “等等!别砍!”

        这句话打破了某种禁忌,周围的空气忽然一变,仿佛有无数条看不见的丝线刹那绷紧了,化作铺天盖地的杀意汹涌袭来!

        “风之……”

        “不可以,犬夜叉!!!”

        刀挥到一半,犬夜叉硬生生改变姿势,一刀切开了朝他扫来的攻击。

        纱织好像听到了丝线崩裂的声音,戈薇匆匆忙忙从犬夜叉的背上跳下来,将什么东西抓入手中。

        “……这是什么?”

        躺在戈薇手心里的东西,看起来和人类的头发丝无异,但就是这个东西,刚才居然散发出了冰冷的杀意。

        “这是名为逆发结罗的妖怪的头发。”

        看清楚发起攻击的东西是什么后,一切就好解决多了。

        被犬夜叉斩断的头发丝重新连接在一起,借着月光,纱织这次看清楚了挂在结界上,一直铺到神社里面的发丝,密密麻麻,好像一张妖气织成的大网。

        纱织一刀砍断从四面八方扑来的头发,脚下一蹬便跃上了鸟居,将神社的布局揽入眼底。

        “你们听起来好像对这个叫逆发结罗的妖怪很熟悉。”

        风声袭来,她跳下鸟居,身后的鸟居咔嚓一声,被锋利的头发丝切成两段,布置在低处的头发仿佛有感应似的朝她狠狠扑了过来,她一挥刀,空气里银光一闪,被妖气操控的头发应声而落,但片刻后又蠕动着重新连接在一起,看起来简直没完没了。

        “逆发结罗原本应该已经死了才对。”戈薇神色凝重。

        犬夜叉将屋子里的人安全地背了出来,一路上砍断不少扑缠上来的头发。

        见她的家人都安全撤离了,戈薇总算松了一口气。

        “还不是奈落那家伙。”犬夜叉咬紧牙关。

        “奈落用四魂之玉的碎片复活了逆发结罗,这些头发是从食骨之井里出来的。”

        神祠的木门大敞,黑压压的头发如同活物一般,从里面不断相继涌出。

        “把这些砍断了不就行了吗?逆发结罗的本体在哪里?”

        破魔之箭呼啸离弦,一箭钉入神祠的门边,将缠绕在门上的头发净化得干干净净,但紧接着,从井口里不断爬出的头发就重新攀了上来,张牙舞爪地朝三人发起了攻击。

        “……这个做不到。”

        乌黑的妖气翻涌起来,犬夜叉拦到戈薇身前,手起刀落,将厚密的头发从中狠狠切断。

        “逆发结罗的本体是一把红色的梳子,原本只要把那个破坏掉就可以了,但是那把梳子现在被奈落的结界保护起来了。”

        在白灵山重组身体后,奈落的结界变得比以前坚固得多,就算是红色的铁碎牙也无法撼动分毫。

        从井口里涌出的头发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几乎将整个神祠都包裹在厚厚的茧房里。照这个趋势,这些头发没多久就会占领这个神社,甚至蔓延到外面的街道上去。

        “……”纱织沉默了一瞬,“逆发结罗的本体在食骨之井的另一边吗?”

        犬夜叉有些警惕地看了她一眼:“你想做什么?”

        “我切得开。”纱织说,“奈落的结界对我没用。”

        戈薇在那个瞬间好像反应了过来。

        就连犬夜叉都愣了一下。

        如钢丝般锋利的头发丝再次席卷而来,这次纱织不闪不避,任那些头发缠上她的手腕,眨眼间就将她整个人扯了进去。

        “……纱织!”

        神祠周围的头发倏然收束,就像猎人设下的陷阱终于抓到了猎物,捕兽夹咔嚓一声合上,挂满整个神社的头发在那个瞬间齐齐朝神祠疯狂涌去,砰的一声——

        神祠的门合上了。

        ……

        食骨之井的另一边,弥勒珊瑚等人陷入了苦战。

        锋利的头发丝在空中张开巨网,逆发结罗提着刀,轻轻巧巧立在细如钢丝的头发上。

        嵌着四魂之玉碎片的红梳子悬浮在她身后,被半透明的紫红色结界和一群最猛胜保护着,珊瑚几次想朝敌人扔出飞来骨,最后都因为神乐的搅局而无法成功,只能拔出腰间的佩刀勉力抵挡接连袭来的攻击。

        “你们是犬夜叉那个家伙的伙伴吧。”逆发结罗手指微动,锋利的刀锋从空中荡下,携着凛冽的罡风擦着弥勒的脑袋而过,“太弱了。这样的复仇一点都不有趣。”

        “奈落。”她唤出冷眼旁观者的名字。

        “我们当初可不是这么说好的。”

        美艳的妖怪叹了口气,冰凉的眼神满含残忍。

        “我想杀的,是那个半妖和他身边的小丫头片子。刚才他们跳进井里的时候,你不应该阻止我。”

        但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并没有给予她任何答复。

        眼眸阴红的妖怪目光沉沉地从空中俯视着战局,如同完全置身事外一般冷漠无情。

        神乐挥出扇子,扬起飓风将汹汹袭来的飞来骨毫不留情地打了回去。她冷冷地啧了一声,算是做出解释:“那两个人是诱饵。”

        但这少得可怜的信息完全无法解释目前的状况。

        “奈落!”鲜血不断从弥勒额际的伤口渗出,沿着他的脸颊淌下,“你的目的是什么?”

        逆发结罗动了动手指,布满林间空地的头发丝倏然被妖火点燃,火焰从点连成线,又从线连成密不透风的巨网,朝地面上的人类扑了过去。

        眼见同伴被逼入绝境,弥勒一咬牙,不顾珊瑚的惊呼,解开封印右手风穴的念珠。

        但就在那个刹那,奈落眼底的神色倏然一凝,盯住了食骨之井的井口。

        一声轰然巨响,黑压压的妖气骤然冲出井口,惨白的骷髅从黑色的头发之森里垂落下来,像巨木又似倒悬的瀑布,逆发结罗哼了一声,嘴角微扬,正要收起手指,黑漆漆的头发里忽然有什么东西银光一闪。

        心头一跳,脊背骤寒,她面色疾变,正要后撤,那锋利的光芒倏然擦着她的脸颊而过,快得她完全来不及反应,一刀贯穿了她身后的本体。

        咔嚓一声,红色的梳子应声而裂。

        她骇然抬眼,妖气轰然垮塌,纱织踩着崩塌的骷髅借力一蹬,错身而过时看都没看她一眼,将掷出去的长刀捞回手中,从空中翻身落地。

        妖气似沙尘消散,逆发结罗重新归为骸骨。

        纱织抬起眼帘,看向收起结界同样落到地上的身影。

        “那么,”她握着刀,语气平平地开口,“你找我究竟是有何贵干?”

        压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意,纱织极其冷淡地念出对方的名字:

        “奈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