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犬夜叉]蜘蛛之丝在线阅读 - 贰贰

贰贰

        建在陡峭山崖上的悬寺仿佛是凭空从雾里冒出来的一样,没有石阶,没有栈道,一脚跨出去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除非人长了翅膀,否则根本就逃不出去。

        纱织攀着悬寺的栏杆往下看了很久,光秃秃的山壁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就连最灵巧的飞鸟也不会在上面驻足。

        ……行吧。

        尽管她能穿过任何结界,不受妖气或邪气的影响,作为一个从高处落下就会摔死的人类,她被最为简单的物理限制困住了。

        看着其他妖怪每天飞进飞出,轻轻松松地实现人类直到近代才实现的梦想,纱织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感到有点丢脸。

        但是她一点都不。

        ——“地板太硬了。”

        ——“再不吃饭我就要饿死了。”

        ——“有热水澡吗?”

        ——“天气降温的时候我怎么办?”

        ——“你们这里就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吗?每天都在加班?”

        和妖怪不同,脆弱的人类有各种各样的需求,在医疗条件十分简陋的战国时代,着个凉都可能会随时归西。

        于是硬得硌人的木地板多铺了一层榻榻米,她在面积不大的悬寺里找了个最暖和的角落,角落里没多久就多出了屏风、烛台、香炉。

        剧毒的最猛胜每天都在来回忙碌,勤劳如采蜜的蜜蜂,她第一次发现最猛胜原来还有这种用法,不止家政服务全包,外卖也是送得飞起。

        纱织在蜂群里发现了小黄的身影,她一开始有些不太确定,在对方朝她飞过来时试探性地伸出手,在那一圈紫色的毛毛上轻轻抓了抓。

        吧唧一声,那只最猛胜掉到她的掌心上,舒服得蜷起六足,紧紧贴着腹部。

        “小黄?你居然还没死?”

        这么说可能会有点奇怪,但在奈落手下工作是一份高危的职业,这家伙仇人太多,每天在外面飞的最猛胜可能只会有小半部分回到巢穴里。

        除了奈落他自己,在他看来,估计所有人都是工具妖,用完就扔的那种。

        悟心鬼和兽郎丸当初离开人见城都没有再回来,奈落在白灵山的时候又创造出了新的分丨身,一部分成了那一天她见到的白童子,另一部分则成了被神无抱在手上的赤子。

        应该说妖怪就是比较早熟吗,不仅落地成型,而且张口就会说话——虽然说的话一点也不动听就是了。

        婴儿模样的赤子一点也不讨喜,脸长得可爱但性格糟糕极了,连神乐都被他呛过,搞得她每次见到赤子都是一副不爽的表情。

        奈落目前有四个分丨身,只有神无和神乐感情良好,剩下的两个家伙性格一个比一个恶劣,全部都是问题儿童。

        纱织试着哄赤子午睡,他一点都不领情。

        “女人,我不是脆弱的人类。”

        听听,这是他这个年纪的妖怪应该说的话吗?

        小小年纪居然已经如此油腻,纱织痛心疾首。

        她捏住赤子的脸,婴儿的脸肉乎乎的,哪怕他表情摆得再冷淡也是如此。

        “……放手。”

        “奈落没教过你基础的礼仪吗?”纱织低头看他,“你再喊我一声女人,我就天天捏你的脸,直到你改正这个坏毛病为止。”

        赤子气坏了,虽然他缺乏表情波动所以没怎么表现出来,但小小的一只妖怪已经学会了散发杀气。

        纱织无动于衷地捏了捏他的脸颊,然后又伸手捏了捏,发现手感不错。

        “神无。”

        旁边的神无移开视线。

        “……”

        赤子沉默许久,终于冷冰冰地抬起眼帘。

        “我知道了,放手。”

        窗外传来最猛胜振翅的嗡嗡声,那是纱织第一次见到珊瑚的弟弟琥珀,姐弟两人长得很像,再加上那身除妖师的装扮,哪怕她从来没见过对方,也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见到她时,琥珀好像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里会出现其他人类。

        两个人类面面相觑,对方的表情惊讶而困惑,好像对于她抱着赤子这件事感到格外奇怪。见对方一直盯着她怀里的赤子,纱织开口问道:“你要抱抱看吗?”

        她还没伸出手,对方露出接近悚然的表情,往后快速退了几步。

        一直默不作声的神无从她手里接过赤子。

        “走吧。”她对愣在原地的琥珀说。

        半透明的紫红色结界出现在两人周围,纱织站起身。

        “你们要去哪里?”

        抱着赤子的神无微微侧身,看了她一眼。

        “人类的城池。”

        ……

        山里最近似乎是梅雨季。

        寺外阴雨连绵,纱织在床畔点起灯,本来只是想小憩一会儿,不知不觉间却枕着雨声睡着了。

        她梦见自己早上上班迟到了,翻身抓起西装外套就夺门而出,奔到车站时才发现今天是双休日,车站旁边的面包店在发试吃品,她正要伸手拿一份,画面一转,变成了她坐在考场里考试,卷面上的字迹模糊不清,她的大脑像是丧失了理解文字的能力,不管怎么努力都看不懂试卷上的题目。

        梦里的画面如浮光掠影,纷杂而毫无逻辑。

        她最后记得自己背着箭囊,穿行在碧绿的竹林里,山坡上的木屋若隐若现,窗边新摘的野花在风中摇曳,她拉开那道木门,看见了烛光中微暗的天花板。

        寺外还在下雨,天色变得比之前暗了不少,摇曳的烛光映在屏风上,屏风上的阴影不是她的。

        纱织略一侧头,以为自己在那一瞬间看见了人见城的少主。

        烛光勾勒出苍白英俊的脸,墨黑如藻的长卷发披散下来,对方穿着人类的衣着,墨蓝的直垂外罩藤紫的肩衣,微垂的眼睑遮住了红色的眼眸。

        目光忽然相对,外界的雨声诡异地安静了一瞬,纱织眨了一下眼睛,在那一刻清醒过来。

        啪的一声,她挥开奈落的手。

        覆着青鳞的触手和坚硬的骨刺都不见了,但那股压抑阴森的妖气绝对不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人类。

        奈落脸色阴沉地看着她。

        “你不知道这道屏风意味着什么吗?”纱织坐起来,伸手画了一条线,她在里,对方在外。

        “屏风后面是我的个人空间。”

        “……你的警惕心就只有这么一点吗。”奈落慢慢收回手,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哼笑,“就以你刚才的状态,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你。”

        收回去的那只手,看起来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可能是想掐住她的脖子。

        纱织想起自己的刀就放在床榻的另一侧。

        要打架的话她绝对奉陪。

        “你以为这是哪里?”

        烛火在奈落身后的屏风上投下深重的阴影,晃动时如蜘蛛张开的触肢。

        他盯着她的脸。

        “你现在可是在我奈落的手心里。”

        纱织:“……”

        “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你要不要更关心一下四魂之玉的碎片?”

        奈落一直都是待在幕后把握全局的个性,但最近他几乎窝在寺里没怎么外出过,今天好不容易出去了一趟,纱织以为他至少要走个几天,谁知道人天黑前就回来了。

        以前嫌弃对方沉迷四魂之玉是她的不对,她现在巴不得奈落的注意力只放在四魂之玉上——如今四魂之玉即将收集完全,他留着她其实并没有任何用处。

        “你以为我奈落不知道吗,你还妄想着回到那个时代。”

        对方就像猫戏弄老鼠一样,总是想从她身上引出点反应,哪怕是愤怒的反应,也能让对方那颗黑漆漆的心脏愉快起来。

        “食骨之井的能力来自于御神木,御神木的生命力虽然顽强,但并非没有破坏的办法。”

        “你回不去了。”

        如果她现在生气的话,就着了对方的道了。

        纱织知道奈落在观察她的反应,她撇开脸。

        “……你就这么讨厌我?”这句话忽然涌了上来。

        纱织没有看到奈落脸上的表情,背后一时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嘲弄她的声音好像忽然按下了暂停键,她在寂静中看向天井,天井太高,烛火昏暗,只有长长的影子爬了上去,匍匐在房梁上。

        “我过得舒心这件事,就这么让你不快吗?”

        纱织顿了顿。

        “就算你没有良心这种东西,也应该知道我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虽然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瞬,但她刚刚醒来时,将手停在她脸颊旁边、俯身看着她的妖怪,看起来似乎并不想掐住她的脖子。

        纱织没有让这个念头久留。

        她回过头。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早就应该结束了。

        ……

        白童子的工作似乎到了收尾的阶段。

        神无捧着镜子,镜面里浮现出鲜血汇成的河流,她看到犬夜叉一行人追着白童子和炎蹄的身影顺流而下,镜面忽然被茫茫雾气笼罩,再次清晰起来时,画面里出现的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巨大骸骨耸立在群山间,骷髅鸟在空中盘旋。

        路过的纱织不由得停下脚步,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犬夜叉一行人来到那巨大的骸骨前面,骸骨胸口的铠甲上覆盖着一片奇怪的结晶石,在一行人接近时忽然动了起来,伸出长着鹿角般的奇怪骷髅。

        双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交涉不成功后直接动手开打。

        白童子在途中显出身形,原来最后一片四魂之玉就在那个鹿角骷髅的妖怪身上。

        从巢穴里涌出的最猛胜封住了弥勒的风穴,犬夜叉的爆流破被白童子的结界反弹了回来,犬夜叉一行人陷入困境时,一道流光忽然从天边飞速而至。

        银白色的长发,弯月般的额纹,那个神情冷酷的妖怪一刀挥过去,白童子不敢直掠其锋芒,骑着炎蹄飞快地往旁边闪躲了一下。

        纱织的注意力立刻就集中到了对方的毛茸茸上。

        “杀生丸吗。”白童子的表情看起来不太愉快,“这可真是出乎意料的发展。”

        纱织觉得他估计正在心里大骂奈落,工作难度为什么忽然翻了一倍,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他杀生丸可能会来搅局。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犬夜叉好像有一个全妖的哥哥就叫这个名字?

        也就是说……对方裹在身上的是狗毛吗。

        心中一凛,她正要看得更仔细点,镜面忽然一暗,什么都看不到了。

        纱织抬头看向神无。神无面无表情地抱着镜子,似乎看了一眼旁边的奈落,随即又很快将目光收了回来。

        因为忽如其来的打断,镜面再次出现画面时,战局已经出现了翻转。

        犬夜叉的铁碎牙似乎获得了新的能力,挥出去的妖气刹那化作无数结晶石,打碎紫红色的妖气结界,将骑在炎蹄上的白童子扎个了对穿。

        巨大的骸骨胸口闪现灵力的光芒,追着白童子打算撤退的身影,陡然破空而来。

        ——那不是戈薇的破魔之箭。

        虽然将箭射出去的是戈薇,但裹在箭上的灵力却并非如此。

        ……

        桔梗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