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犬夜叉]蜘蛛之丝在线阅读 - 叁拾

叁拾

        枫之村的上空被巨大的邪气笼罩,翻涌的阴云遮蔽了太阳的光辉,落下的瘴气夺走了大地的生气,枯萎的空气里充满了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

        无数妖怪被邪气吸引着,从巢穴中疯狂涌出,密密麻麻地朝邪气的中心飞去。

        微光朦胧的死魂虫逆着那些妖怪而行,穿过漫天弥漫的瘴气,但有几只还未落到窗口,便被毒气腐蚀殆尽,无声地化作粉尘散去。

        “……桔梗姐姐。”

        躺在屋里的巫女微微睁开眼眸,光辉微弱的死魂虫在她周身盘旋不散,恍如某种无声的哀悼。

        枫婆婆坐在围炉边,当年跟在桔梗身边的小女孩不复青春年少,苍老的面容遍布岁月刻下的沟壑,被哀伤浸染的身影似乎比平时更加佝偻。

        五十年前就已经死去的巫女,用骨灰和陶土制作的身躯已经濒临极限。

        奈落夺走了琥珀身上的最后一枚四魂之玉碎片,本来应该随着她的死亡消失的四魂之玉再次以完整的形态诞生于世。

        比起净化消灭奈落,桔梗用自己仅剩的一点力量挽救了琥珀的性命。

        遥远的天际传来低沉的雷鸣,闪电如惨白的刀锋,短暂地劈开了天空的缝隙。

        桔梗闭了闭眼:“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没有选择消灭奈落?”

        “……不。”枫婆婆低声回道。

        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言语过于苍白,世间的词汇过于贫瘠。

        黑云翻涌的天空中,一只巨大的蜘蛛匍匐在邪气的漩涡中央,张开深渊般的巨口将犬夜叉一行人和杀生丸一起吞进腹中。

        “奈落使用了四魂之玉。”

        不论如何变化,他最后还是凝聚成了蜘蛛的形态。

        “纠缠不清的宿命,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刻。”

        冰冷的身躯出现裂痕,桔梗的表情却十分平静。

        “五十年前,杀死我的究竟是什么?”

        仿佛被病痛折磨已久的人即将从漫长的痛苦中得到释放,她抬起眼帘,目光穿过低矮的房梁,穿过覆盖厚厚灰尘的时光。

        “是仇恨吗?”

        身体被撕裂,鲜血喷涌而出,以为自己倾心爱慕的身影,将剧痛的心脏踩得粉碎。

        世界发出碎裂的声音,悲痛欲绝的愤怒涌上心头。但最后,缭乱的光影中,封印之箭刺穿呼啸的长风,砰的一声,将红色的身影钉在御神木上。

        桔梗的声音轻若某种呓语:

        “不。”

        五十年前,曾想追随爱人而去的巫女慢慢闭上眼睛。

        “能够杀死人的,并不是仇恨。”

        ……

        纱织出院的那一天,庭院里的樱花开了。

        云霞般的樱花簇拥在枝头,被柔和的清风一吹,纷纷扬扬地落了行人满头。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收起听诊器,笑呵呵地告诉她,她是他行医多年见过的身体素质最好的患者,恢复速度堪比医学奇迹。

        医院里的医护人员工作素养极高,没有人过问她背上的那些伤痕是怎么回事。

        虽然没有表现出好奇,出院时,照顾她多日的护士小姐拍拍她的肩膀,非常认真地告诉她:

        “一切都过去了,未来会好起来的。”

        医院里的护士,集体送了她一个花篮。

        纱织:“?”

        来的时候两手空空,她原本以为出院的时候也会如此。

        抱着那个花篮,纱织走出医院的大门。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才注意到外面的世界已经是春天了。

        樱花洋洋洒洒,金色的阳光在花隙间闪烁,柏油马路上铺着春天的河流,她愣愣地抱着怀里的花枝,行人道上响起的红绿灯时,穿着高中制服的少女说说笑笑地穿过马路,柔顺的发梢被风扬起,高远的天空碧蓝得一望无际。

        ——本来应该参加高中入学典礼的戈薇,现在还在战国时代。

        时隔几个月回到车站边上的公寓,金属的邮箱里塞满信笺。打开一看,基本上除了水电单就是各种商业广告。

        美惠子本来想推掉工作来医院接她,自从前男友锒铛入狱,社会舆论的风波渐渐平息,美惠子的事业重回正轨,人气甚至比之前还要更上一层楼。

        “在医院门口造成交通事故就不好了。”纱织当时胡诌了一个理由,美惠子觉得她说的十分有道理,拍摄大河剧的过程中也不好翘班,作为补偿,她委托家政公司将纱织的公寓打扫了一遍。

        纱织推开门,一室一厅的公寓干净整洁,重新打蜡的木地板在透过窗帘映进来的阳光中闪闪发亮。

        简直就好像她从未离开,或是从未住进过这个公寓一样,漂亮得如同招租广告里的样板房。

        她在书架上找到了写满自己笔记的资料参考书,在壁橱里看到了挂得整整齐齐,甚至被重新熨烫过的女士西装。

        唯一缺少的,只是曾被她放在床下收纳盒里的长刀。

        纱织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买了些蔬菜肉类放进空荡荡的冰箱,给自己做了一份简单的寿喜锅。

        随着夜幕降临,公寓里渐次亮起方格的灯光。她就着暖黄的灯光,一个人坐在厨房的桌边,一边等锅煮开,一边翻阅这几个月堆积下来的信笺。

        水电单、广告、广告、水电单、广告……

        手指微顿,她翻过雪白的信封。

        那封信来自她曾经咨询过的补习班,对方向她介绍了一所面对成年人的学塾,信封里附着更加详细的资料和电话号码。

        纱织扯过笨重的座机,电话线从墙头连到厨房的饭桌上。她按照号码拨过去,预约了一下明天面谈的时间。

        隔壁传来电视的声音,随着夏日临近,整个东京好像都在谈论即将在亚特兰大举办的奥运会。

        洗完澡吹完头,纱织倒进柔软的被窝,嗡嗡的电视声在安静的空气里震动。这并不是公寓墙壁的错,只是她的听力过于灵敏,能将杂音里轻微的电流声捕捉得一清二楚。

        她从被窝里伸出手,夜色笼罩的房间里,只有床头灯还亮着。

        ——「奈落获得了完整的四魂之玉。」

        临行前,戈薇凝重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啪的一声,灯光熄灭。

        纱织在落下的黑暗中闭上眼睛。

        第二天早晨,她是被远方电车轰鸣的声音吵醒的。

        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晨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漏进来。纱织起床后简单地洗漱了一番,吃完早饭后先去了一趟附近的图书馆。

        距离面谈还有时间,她找到图书馆的资料室,因为是工作日,资料室的人很少,笨重的电脑摆在桌上,面前的位置空无一人。

        纱织在搜索栏里敲下几所大学的关键字,慢吞吞的网页吐出搜索结果,她随手保存下来,点击下载——

        十分钟过去了,下载栏的进度依然停留在百分之一。

        她瞥了一眼下载所需的时间:

        36年52分48秒。

        纱织背着包离开了图书馆。

        她比面谈预约的时间早到不少,离开市中心的车站时,西装革履的人群迎面而来。

        世界的节奏改变了,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车来人往的街道热闹如涨潮的海水,无数的声音嗡嗡震动着,在空气里碰撞相遇,如海中的泡沫一样破碎开来。

        无数的身影分开重合,红绿灯闪烁的十字路口川流不息。

        纱织汇入人群,马路对岸等着相同的一批人,打着领带提着公文包,视线看向上方的红绿灯。

        西装革履的人群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整体,在绿灯亮起的刹那,同时迈开匆匆的步伐。

        鱼群在柏油马路的海洋中间汇合,分叉。

        也许她以后也会成为这些人的一员,纱织想。

        考上大学,拿到文凭,在一家公司入职,每天重复朝九晚五的工作。

        这就是现代社会最普遍的人类的生活。

        也许她会在同一家公司待下去,薪资待遇随着时间增长。也许她会在哪一天忽然跳槽,跑到乡下的哪个犄角旮旯去过悠闲的生活。

        也许她会再次遇到喜欢的人,也许她会和那个人成立家庭。

        她有可能会有孩子,也有可能会没有孩子。也许她会选择一直单身,或在人生的哪一个阶段中忽然选择婚姻。

        生活也许不会那么波澜壮阔,每天都平凡而普通,幸福如白开水的味道。

        这些无数的平凡会堆积起来,在岁月中逐渐积累,然后她会渐渐老去,像这世上所有的人类一样,像所有或伟大或平凡、在这个世上存在过的所有生物一样。

        她会平凡地活着,然后老去。

        一天又一天。

        然后一天又一天。

        一天又一天……

        纱织忽然在人流熙攘的马路中间停下脚步。

        西装革履的人群在她身侧分流,沿着各自生活的轨迹,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一天又一天。

        她会好好活着。

        就像她在战国时代的那十八年。

        ——但也只是好好活着而已。

        绿灯变为红灯,人群哗然加快步伐。

        纱织忽然转过身,逆着黑色的人流,在那个瞬间开始往回跑。

        刺耳的鸣笛声响起,交叉着刺穿了震动的空气。

        咒骂的声音,惊讶的呼声,急刹的轮胎在地面上留下焦灼的痕迹,但一切都及不上在胸腔里砰砰轰鸣的心跳声,模糊的世界化为倒影,被呼啸的风声撕扯着,飞快往后流逝。

        背包过于碍事,纱织一把扯住扔了下来。她跳过护栏,穿过熙攘的车流,以直线最近的距离,飞奔下车站长长的阶梯。

        无数的行人侧目望来,不断加速的电车轰鸣着驶离站台,她毫不犹豫跳上去时,隐约听见身后传来惊呼。

        “那家伙是哪个时代来的?”

        ……

        白色的骨骼织成巨网,从奈落的背后延伸而出,刺进周围蠕动的肉壁。

        浑浊的瘴气在巨型蜘蛛的体内四溢,作为本体的奈落垂着眼帘,面无表情地望着犬夜叉一行人排除万难,在命运的指引下再次聚集,如同趋光的蚊虫,扑火的飞蛾,来到终焉的宿命之地。

        剧烈的震动不断从远方传来,杀生丸从内部破坏着奈落借四魂之玉的力量构造出的躯体,血肉组织被刀气撕裂,剧毒的瘴气不断汹涌而出,仿佛要将所有人都葬送在充满瘴气的腹中。

        “奈落!”

        铁碎牙光芒一闪,冥道的入口骤然打开,固定在白骨织就的蛛网上的身影纹丝不动。

        “想要用冥道残月破葬送我奈落吗。”奈落的脸上爬着斑驳的裂痕,仿佛冰冷苍白的瓷器,随时都会在体内四魂之玉的力量的压迫下碎裂开来。

        “那就试试吧。”

        裂痕不断扩大,那张人类的脸逐渐覆上怪物般的硬壳。

        “是杀了我奈落,任瘴气落入下方的枫之村夺去桔梗的性命,还是放弃聚集在你身边的同伴,保护枫之村和其中的桔梗——犬夜叉,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都注定会牺牲其中一方。”

        犬夜叉顿时面色一变。

        “奈落!你这家伙……”

        奈落低声笑着,眼眸不止是瞳孔,其他地方也逐渐染上猩红的血色。

        “为什么?”戈薇忽然神色复杂地抬起头,“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上前一步:“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

        “……我说过了。”墨黑如藻的长发从发根开始变得雪白,奈落的声音阴冷幽深,“四魂之玉渴求你们的灵魂,以及你们对我的憎恨,因此要将你们困在我的体内一直战斗下去。”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阻止正在破坏你身体的杀生丸?”戈薇握紧长弓。

        “你明明知道四魂之玉在利用你,吸收四魂之玉的人身体和心灵都会变成怪物。”

        她一字一顿,声音清晰无比:

        “为什么,你明明知道这一切,却还是选择了吸收四魂之玉?”

        巨大的身躯在不断崩坏,邪气和瘴气相继疯狂涌出,肉壁和血管,经络和软骨,纷纷随着剧烈的震动砸落。

        “……”

        “你在等什么?”

        犬夜叉握着刀拦在戈薇身前,但她只是仰着头,注视着挂在巨大蛛网上的,即将被四魂之玉吞噬的身影。

        “我从你身上感受不到战意。”

        “奈落,你拖延时间到底想干什么?”

        骨骼断裂,心脏被撕碎重组的声音响起,半妖的外壳,人类的面皮,在那个瞬间如同溶化的蜡一般,从奈落的身躯剥离下去。

        “……晚了。”他笑了一声,怪物的形态头发雪白,双目猩红。

        瘴气的结晶从肉壁上疯狂暴涨,邪气的涡流扭曲了空气,奈落垂下眼睑,以仿佛要赋予他人绝望的声音说:

        “既然不做出选择,就一起去死吧。”

        时间静止了刹那,旋即,巨大的爆炸声连环响起。

        分不清那山呼海啸般的震动来自何方,锋利的刀气绞杀着奈落的身躯,破碎的肉块不断崩落,瘴气的结晶石和黑暗的邪气铺天盖地破空而来,但随即,来自外界的声音清晰起来。

        清晰的声音抵达的瞬间,仿佛有耀眼的刀光一闪,从坚硬的外壳直达内壁的肉膜,众人所在的空间忽然被人劈开。

        猛烈的风声灌了进来,外面的光线一同涌入。

        遮天蔽日的邪气破了个豁口,锐利的天光像刀一样射进来,穿透了厚重绝望的瘴气。

        “奈落!!!!”

        那道声音愤怒无比。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个身影从空中急坠,势若无阻地冲破重重阻碍,忽然将手里的长刀一扔,手握成拳,肩膀连着右臂遽然往后一扯。

        一声骨裂的闷响,巨大的蛛网应声破碎。

        旋转的刀锋从空中落下,嗡的一声,斜斜没入肉壁。

        “把四魂之玉吐出来!!!”

        纱织将奈落死死按在地上,愤怒得恨不能再给他几拳。

        “在哪里?!!你把四魂之玉藏到哪里去了?!!”

        戈薇回过神,倏然喊道:“四魂之玉在奈落的胸口!!”

        无数条触手忽然从肉壁中冒了出来,像嘶嘶吐着毒信的蝮蛇一般,缠向纱织的腰和四肢。

        纱织扯断最碍事的那几根触手,五指成爪,毫不犹豫地往奈落的胸膛挖去。反正他的再生能力足够变态,就算真的被挖开胸膛也能活下来,她丝毫不手软,手指倏然嵌入冰冷坚硬的胸膛,被湿润的血肉包覆。

        “……你来做什么。”

        四魂之玉漆黑污浊,和血肉之躯紧紧黏连在一起。

        仿佛正在被破开胸膛掏心的人不是自己一样,奈落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脸,猩红的眼眸死寂深处翻起汹涌晦暗的波澜。

        “……别吵我。”纱织头也不抬。

        四魂之玉不肯离开奈落的身体,像可恶的吸血虫一样,牢牢地吸附在血肉模糊的伤口里。

        “告诉我。”缠在她身上的触手紧了紧,在白皙的皮肤上勒出淤血的痕迹。

        “你为什么回来?”

        黑暗的光芒剧烈涌动起来,四魂之玉发出滚烫到可怕的温度,纱织觉得自己的手指好像要烧起来了,几乎能听见自己皮肤被烧焦的嗤嗤声。

        “为什么?”

        奈落偏执无比,仿佛是生是死,这世界是堕入地狱还是获得新生,全部都取决于这一个问题的答案。

        “告诉我,为什么?”

        纱织目不转睛。

        “……为了揍你。”

        她攥紧嵌在两人血肉里四魂之玉。

        被邪气和绝望所污染的玉珠,深处忽然浮现出微弱的碎光。

        纱织眼神一凛,在那个瞬间,毫不犹豫地用尽全力往外一扯。

        噗嗤一声,四魂之玉随着血沫碎肉飞溅而出,滚落到旁边的地面上。

        失去了四魂之玉侵蚀的力量,坚硬冰冷的外壳慢慢碎裂消散,不正常的猩红从眼底褪去,散乱的长发再次变回墨一般的漆黑。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四魂之玉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许愿,不要许愿,你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

        被她压在身下的半妖,沉默许久,抬起眼帘。

        “我没有许愿。”

        纱织忽然一顿。

        卷在她身上的触手一松,奈落抬起苍白冰冷的手,抚上她微微僵住的脸。

        周围的空间在溃散崩裂,轰鸣声震耳欲聋,世界却诡异地在那一刻安静下来。

        奈落托着她的脸,以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我已经不需要向四魂之玉许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