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犬夜叉]蜘蛛之丝在线阅读 - 番外肆

番外肆

        纱织睡得不□□稳。

        背后黏着什么东西,沉甸甸地压在身上,那个东西张开獠牙般的四肢,将她捆得紧紧的。

        她在睡梦里想要翻身却做不到,仿佛遇到诡异的鬼压床一般,只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动弹不得。

        ……

        鬼压床?

        纱织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昏暗的烛光映出横斜的和室,窗外的世界陷在黎明前的沉寂里,黑暗的夜色浑如一体,见不到半分星光或月色。

        身体很热,体内好像揣着火炉,血液的温度奇高无比,细细密密的汗水打湿了鬓发,黏糊糊的感觉浸透皱巴巴的寝衣,她不太舒服地动了动,这才感受到颈侧传来的压迫。

        纱织停下动作。

        从背后拥着她,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的妖怪,像野兽一样舔着她的颈侧,轻轻吮去柔软湿热的皮肤上滚落的汗珠。

        妖怪的体温比人类低,和人类发烧时的体温相比,恍如阴凉微寒的玉石。

        “……醒了?”

        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一直关注着她的情况的妖怪停下动作,任她在微微松开禁锢的怀抱里翻过身来,将脸颊贴入他的颈窝。

        纱织困得不得了,乌发如瀑的阴影笼罩下来,寝衣松垮的肩膀肌理紧实,枕上去却并不会让人觉得难受,她将奈落当成遮光的帘子,缩到他怀里再次闭上眼睛。

        “现在不要和我说话。”

        和一夜未睡依然清醒无比的妖怪不同,她现在只想休息,滚烫的意识如同一团浆糊,除了睡觉根本无法思考其他。

        “我还在和你生气。”

        但算账这件事,要等她睡饱了再说。

        被短暂打断的睡意再次涌上来,她隐约感觉奈落托住她的后颈,将她往怀里搂得更深了些。

        好像她是被蛛丝缠起来,即将当做饵食吃掉的猎物。

        虽然人模人样的……

        被缠在奈落怀里的纱织睡意朦胧地想。

        原型是蜘蛛的妖怪还是改不了本性。

        ……

        每日都有仆从仔细打扫的城池里很少见到昆虫,花点的蜘蛛不知何时在窗檐下安了家,勤勤恳恳地编织出纤细的蛛网。

        细如银丝的蛛丝捕捉到太阳的光辉,闪烁出危险而美丽的光辉。

        纱织阻止了想要除掉蛛网的仆役。

        “多余而无用的慈悲。”旁观这一切的奈落做出评价。

        “真是冷酷啊。”纱织收回视线,“你不也是蜘蛛吗?”

        支膝坐在窗边的妖怪,闻言瞥了她一眼。

        “人类对自己的同族又何尝不是如此。”

        奈落的眼神似讥讽似凉薄。

        “杀害人类最多的,可不是妖怪。”

        纱织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战国时代,人类在妖怪、□□、和同族掀起的祸乱之间夹缝求生,论罪大恶极,妖怪说不定还真的排不上号。

        熟悉的天井在视线里清晰起来,意识落回现实,纱织从梦中醒来,看见了白衣绯绔的身影。

        “你还好吗?”那个温和善良的声音问她,“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纱织觉得自己一定是睡糊涂了,要不然她怎么会看见戈薇出现在奈落的城中。

        额头上敷着什么东西,她坐起来抬手一摸,摸到了白色的退热贴。

        毫无疑问,这个退热贴是她从现代带回来的东西,这个城里——不,放眼整个战国时代,知道怎么使用退热贴的也只有同样来自现代的日暮戈薇。

        “……等等。”纱织捂住额头,“我是不是还没清醒?”

        “你不是还没清醒,是睡得太久了。”

        戈薇拿着温度计,示意她张口。

        “啊——”

        纱织含住温度计,压在舌根底下。

        “你退烧药之前吃太多了,这种药会让人特别想睡觉。”

        戈薇一边絮絮叨叨地这么说着,一边揭下她额头上效果发挥得差不多了的退热贴,敷上一块新的。

        “不过,战国时代的妖怪好像并不知道这一点。”

        纱织愣了一下。

        戈薇取出她口中的体温计,动作熟练地甩了两下,端到眼前一看。

        “三十七度五。”她松了口气,“你的烧退得差不多了。”

        旁边的托盘上放着清水和鸡蛋粥,粥里撒着葱花,一看就是现代人生病标配的病号餐。

        纱织已经很久没有量过体温,也很久都没有吃过这种粥了。

        软绵绵的鸡蛋粥十分好入口,暖意从喉咙下去一直扩散到胸膛和腹腔,连遥远而模糊的回忆都温暖起来。

        她慢慢地喝着粥,看戈薇将她零零碎碎从现代带回来的药品都分门别类地整理好。

        “你这里的东西还真齐全。”

        不管是温度计还是退烧贴,都不是戈薇带过来的,而是原本就放在城里的东西。

        “毕竟人类和妖怪不一样。”纱织舀着碗里的粥。

        “总得为以后做准备。”

        纱织顿了顿,十分认真地补充:“人的身体据说会在三十岁之后开始慢慢走下坡路,我可不想以后在打架的途中闪到腰。”

        打架就必须要赢——她的表情里写满了这句话。

        戈薇:“……”

        她低头看向手里的那瓶鱼肝油。

        纱织:“不止是鱼肝油哦,我还有很多存货,你要不要带些回去?”

        戈薇:“……不,真的不用了。”

        纱织露出有些遗憾的神色。

        “好吧。”

        她换了个话题。

        “话说回来,你是怎么被奈落绑到这个城里的?”

        戈薇:“……”

        纱织:“犬夜叉知道吗?”

        戈薇:“……糟糕。”

        ……

        轰然巨响打破了平静的城池,警钟鸣起,全副武装的武侍将主殿四周包围得密不透风,锋利的刀枪齐刷刷对准了中间的不速之客。

        “奈落!”犬夜叉刀尖指向站在主殿前的身影,“你把戈薇怎么样了?!”

        对紧张的气氛视若无睹,英俊的人类城主平静地开口:

        “你是谁?”

        被众人拱卫在中心,披着藤紫色外衣,姿容清丽隽秀的妖怪戴着温和疏离的面具,浅褐色的眼瞳里闪过讥讽的笑意。

        “拥有擅闯他人城池的勇气,却不敢报上自己的姓名吗。”奈落不紧不慢道,“犬妖。”

        “你……!!”

        见到犬夜叉怒气冲冲的模样,披着人类面皮的妖怪仿佛难得找到了一点乐趣,一连几日的阴沉消散少许。

        “怎么了?为什么不挥刀?”

        奈落弯了弯嘴角,声音依然温和,只有犬夜叉听得出他声音里的挑衅之意。

        用风之伤、金刚枪破、或者冥道残月破将在场的人类都送往三途川。

        招式大开大合的犬夜叉,在人类的城池里束手束脚,根本就无法展开攻击。

        “奈落……你这个混蛋!!”

        一声惊呼,犬夜叉越过武侍的包围圈,骤然落到主殿的台阶前。

        “请退下,殿下!”忠心耿耿的护卫拦到奈落身前。

        犬夜叉避过迎面砍来的刀锋,转身一挥铁碎牙,沉重的妖刀掀起狂风,轻易便掀飞了冲上来的护卫。

        “都给我滚开!!”

        “这可真是,十分可怕。”

        奈落抬起手,垂下的长袖掩去了嘴角恶劣的笑意。

        “危险!”“危险,殿下!”

        惊叫声接连响起,奈落往后轻轻一退,仿佛忽然间平地后移,无比巧妙地避开了犬夜叉挥来的一击。

        铁碎牙的刀锋贴着墨黑的长发削过,犬夜叉不爽地啧了一声,再次挥动铁碎牙,这次比之前用上更大的力量,一击就将周围的人用余波撞飞出去,不省人事。

        刀枪散落一地,主殿只剩下他们两个半妖。

        奈落哼笑一声,猩红的色泽覆盖瞳仁的浅褐,温润清雅的面容变得妖异阴森起来。

        “你想砍了我吗?”

        他放下手,游刃有余的模样让犬夜叉无比火大。

        “戏弄人类就这么让你感到愉快吗,奈落?!”

        “戏弄?”奈落的神情似笑非笑,“我可没有戏弄这座城池里的人类。”

        “和你想的相反,犬夜叉,”他弯起唇角,微微压低嗓音,“我给了这些人他们想要的一切,复兴没落的家族,重振所谓的荣耀,将这片领土变得比之前繁荣数倍。”

        奈落侧了侧头:“上一代的领主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如果没有我,这个国家早就陷入分崩离析的战火。”

        “在这乱世之中,没有性命之虞,还能侍奉仁慈的主公,我给了这些人类他们想要的一切,所以他们才愿意为我鞠躬尽瘁,甚至是献上性命。”

        犬夜叉愣了一下。

        奈落没有趁着这个空隙发起攻击,他欣赏着犬夜叉愕然的神情,居高临下地再次开口:

        “养狗的方式,需要我教你吗,犬夜叉?”

        犬夜叉终于勃然色变。

        “奈落——!!!”

        妖气的涡流发出刺耳的摩擦,瘴气汹涌而出的那个瞬间,戈薇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等一下,犬夜叉——!!”

        挥刀挥到一半的犬夜叉生生停住动作。

        奈落转过头,纱织朝这边跑来,因为来得急了一些,她连额头上的退热贴都还没有撕下来,穿着单薄的寝衣赤脚踩在回廊上。

        黑暗的瘴气回到体内,奈落收起涌动的妖气。

        纱织跑过去,人类模样的城主没有露出触手,她揪住一小撮垂到奈落腰际的黑色长发,凶巴巴地问他:

        “你干什么了?”

        “……”奈落移开视线,似乎冷哼了一声,“我什么都没干。”

        抱住戈薇的犬夜叉闻言怒瞪奈落。

        但奈落没有理会犬夜叉,连眼神都不再施舍一分。

        他抬手碰向纱织的额头。

        “这是什么?”

        纱织:“……退热贴。”

        奈落将那个东西撕了下来扔在地上。

        纱织:“???”

        她还来不及问些什么,奈落将外衣披到她肩膀上,随手一抄将她打横抱起,转身就朝内室走去。

        “等等!”

        犬夜叉还想追上去,戈薇扯住他的手臂。

        “算了,犬夜叉。”

        “……为什么?”

        “我在这个城里待了一天。”戈薇没有直接回答。

        她顿了顿,问道:“你来的时候,有见到这里的城下町吗?”

        夕阳西下,绚烂的晚霞染红了苍穹。

        厚重的城门嘎吱开启,守在两侧的武侍一脸不情愿,戈薇和犬夜叉穿过整齐的街道,不远处的水田映出日光的余晖,风中传来稻花的香气,景色一片平和。

        水车慢慢转动,道路旁边有几个小孩子停了下来,好奇地盯着犬夜叉的耳朵。

        不用担心夜晚遭到妖怪袭击,不用担心带着火把出现的盗贼或士兵,错身而过的人们偶尔会笑着打一声招呼,见到第一次出现在这片领地的陌生人也会投以善意的视线。

        “……真是令人感到一股恶寒。”犬夜叉嘁了一声。

        “没想到奈落那家伙也能伪装成好人的模样。”

        戈薇应了一声,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他居然做得非常好。”

        她转过头,犬夜叉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语气别扭地开口:“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不。”戈薇笑着摇摇头。

        她收回视线,看向晚霞绵延的天边。

        “我只是在想,几十年后这个地方也会像现在一样吗。”

        夕阳的余晖笼罩庭院,清澈的池水映出如火燃烧的天空。

        纱织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奈落将她放了下来。

        回廊的木地板光滑平整,染着白昼微烫的余温。

        纱织赤着脚走在木地板上,她很喜欢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拂过庭院的微风轻柔舒缓,下过雨后的空气带着泥土湿润的气息,混杂着庭院里的花香。

        她从眼角的余光中瞥到什么,轻微的震动声一闪而逝。

        忽然停住的小小声音,被奈落拢入手中。

        他似乎原本并没有想这么做,手指收拢,回过神来时已经做出莫名其妙的举动。

        阴红的眼目微敛,他的表情有些不快,近乎嫌恶。

        “你手里的是什么?”

        在他碾碎手中之物的前一刻,纱织好奇地凑了过去。

        “……”

        在她的注视下,许久,奈落慢慢摊开手。

        一只红蜻蜓,畏畏缩缩地停在苍白的掌心里,被奈落身上的妖气压制着,动弹不得。

        ……

        纱织忽然抬起头。

        她并没有告诉过奈落那首歌的含义是什么。

        因为思念家乡,她曾唱给他听的那首歌,奈落不可能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他并不知道。

        他明明并不明白……

        纱织扑进奈落怀里,几乎是撞到他的心口上,凝聚的妖气一散,红蜻蜓忽然振翅而起,飞向晚霞满天的苍穹。

        她抱住冷冰冰的大妖怪,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苍白的手指微动,奈落抬起手,似乎想要搂住她的腰。

        但他僵在原地。

        贴着胸口的衣襟传来不寻常的温度,比这世间的任何事物都要滚烫,仿佛能烧穿他的皮肤,直接触碰到肮脏而污秽的灵魂。

        “……我喜欢你。”

        纱织抱着名字即为地狱的半妖,诞生自丑陋欲念的集合体。

        她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和他生气,哪怕他做的事情再怎么可恶,再怎么变态疯狂。

        “奈落。”纱织贴着他的心脏,抬起脸来朝他笑: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