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犬夜叉]蜘蛛之丝在线阅读 - 番外玖

番外玖

        空气里弥漫起铁锈和盐的味道——「奈落」很清楚这是什么。

        人类的身体软弱而无用,会被刀剑划伤,用触手便能轻易扯碎。

        鲜血沿着触手的尖刺滴落,不管是血液刚刚离开人体的温度,还是湿润黏稠的质地,甚至那一瞬间碾碎花瓣的触感,都证明眼前的一切并非虚假之物。

        如果是幻觉,他刚才不可能会失手,只需一击便能撕碎虚无的幻象。

        如果是梦境……他绝不会捏造这种无聊的梦。

        在场景转换发生之前,「奈落」记得自己重新吸收了鬼蜘蛛的心,将不断叫嚣着要见桔梗的强盗融回体内。

        穿过结界回到瘴气笼罩的人见城时,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但就在绕过走廊拐角的那一刻,黑暗的邪气涤荡一清,日光落下,陌生的庭院映入眼帘,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人类的城池中。

        “殿下。”走廊上的家臣弯腰俯伏,对于他的出现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

        人见城里的人类,早就在瘴气的腐蚀中化为了白骨。

        但这个城池里没有白骨,往来的侍女神色如常。瘴气弥漫的城池没有四季,这里的庭院却已然绽出初春的花蕾。

        「奈落」来到垂着御帘的宽敞和室。

        和室里残留的确实是他自身的气息。

        但除了他自身的气息,和室里还多出了另一种存在的痕迹。

        ……人类的味道。

        不论是地板,壁龛,御帘,还是屏风,都留着相同的气息。

        「奈落」无声地冷笑起来。

        这个幻境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至于另一种可能……如果这个地方并非幻境,占据了这个城池的「自己」,将人类的女性留在身边,图谋的究竟是什么,无非是完善人类的伪装。

        从那些家臣的反应可以看出,两人外貌一致,都使用了人见阴刀的皮囊。

        如果这个地方不是幻境,他现在又在哪里,两人交换的契机是什么。

        “奈落。”

        陌生的声音忽然自背后传来。

        ——不是“阴刀”。

        ……太愚蠢了。

        那个瞬间,「奈落」作出了冷酷的判断。

        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类不能留。

        他挥出触手,但他的触手没能如期割下那个人类的脑袋,只是在柔软脆弱的脸颊上划出了一道狭长的血痕。

        破碎的花瓣散落在地,殷红的血珠淅淅沥沥滴落下来。

        啪嗒一声。

        浅色的榻榻米上开出艳红的花。

        那个人类怔怔地站在原地。

        “你是谁?”这么问出声后,「奈落」看到对方的手指轻轻抽动了一下,仿佛想要拾起地上破碎的花。

        “这里不是人见城。”

        瘴气蛰伏在身侧,「奈落」暗下眼眸,决定问出有用的信息后就杀了对方。

        “……我是谁?”

        站在门边的纱织,忽然抬起头。

        “这个问题我以前好像听过。”

        ——“可恶的疯女人!!!”

        鬼蜘蛛在她手下疯狂挣扎,“你是谁啊?你到底是谁啊?!”

        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没想到她居然还记得如此清楚。

        将灵魂献给妖怪的强盗,被奈落放出来重见天日时,杀气腾腾地不断朝她叫嚣。

        ——“我要杀你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听到对方这么说,她当时其实挺难受的。

        好像心脏被人揪了一下,密密地疼。

        尽管后来明白了奈落并不等同于鬼蜘蛛,鬼蜘蛛毫不犹豫地想杀了她并不代表奈落心里真实的想法,现在忽然回想起这段并不愉快的记忆,纱织擦了一下脸上的鲜血,没有止住出血,反而抹了一手的血痕。

        “说实话,还是挺疼的。”

        一甩血珠,剧毒的瘴气在一下瞬间翻涌而来,纱织大喊一声:“白夜!!”

        空气泛起涟漪,「奈落」的眼神移动了一下,趁着那个空隙,纱织跳到抽来的触手上,冰冷坚硬的触手瞬间弓起,像毒蛇一样扭头张开獠牙,纱织落到榻榻米上就地一滚,捞起刀架上的武器,一刀劈开卷来的触手。

        锋利的银芒一闪,包围她的触手应声碎裂。

        置身于瘴气的中心,「奈落」的背后接连长出昆虫足肢般的触手,尖刺破皮而出的噼啪声不断响起,沾着毒液的触手闪电般朝她扑来。

        纱织往后一跃,脚下的地面被毒液腐蚀得凹陷下去,嗤嗤泛起诡异的泡沫。

        罡风再次袭来,她一侧头,拧身落到庭院里。

        “去死吧。”「奈落」的声音冰冷而残忍。

        她得把他引出去,离开城池,引到庭院的后山里。

        没时间去注意白夜是否已经转移了城池里的人类,纱织提着刀,接连往后跃去,坚硬的触手不断破空刺来,张开浸着毒汁的獠牙,像嘶嘶吐信的毒蛇一般,朝她蜂拥而来。

        刀光绽开的瞬间,触手残肢如血雨坠落。

        森林被瘴气侵蚀,植被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枯萎下去,黑压压的瘴气如海浪翻涌,纱织穿梭在高大的树木间,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往后望去。

        一声令人牙酸的闷响,栽倒的巨木扬起漫天烟尘,她往前一跃,扭转身体时,那条触手携着凄厉的罡风擦着她的腰侧扫过,翻身落地后,来不及调整呼吸,凌厉的刀锋忽然撕裂空气,以刁钻的角度朝她挥了过来。

        纱织骤然抬起手中的刀,金属火花爆鸣,长刀和薙刀在空中交击,刀具的震鸣在瘴气弥漫的林间回荡得极远。

        纱织收起刀,往后一退,白童子手中的薙刀紧追而来,她用手往地面上一撑,再次往后跃去,沉重的薙刀卷起呼啸的风声,一刀砍断了她身侧的杉树。

        “……动作快点。”

        纱织看到白童子奇差的脸色,忽然反应过来。

        这个忽然出现的敌人,也是「奈落」。

        既然是「奈落」,就能操控本体的分丨身。

        “你在干什么,神无。”阴冷的声音在林间响起,纱织扭身避开白童子僵硬的攻击,一转头,肤发雪白的小姑娘捧着镜子,一动不动地站在「奈落」身前。

        倾斜的镜面发出轻微的咔咔声,仿佛捆着生锈的链条,「奈落」红瞳森冷地注视着垂头不语的神无,许久,神无才缓缓地摆正了手中的镜子,极其不情愿地用镜面映照出她的身影。

        这一招自然是对纱织没用的。

        “为什么?”「奈落」眯起眼眸,回应他的是呼啸而来的薙刀。

        咔嚓一声,刀锋不偏不倚、笔直没入他身后的树干,削下几缕墨黑的长发。

        脸色阴沉的妖怪转过头,纱织夺了白童子的武器,瞬息间便已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

        “你这个……”

        奈落瞬间张开结界,束起屏障挡在身前。

        但不论是瘴气也好,还是他的结界也好—

        “你这个混蛋!!!”

        “什……?!”红瞳倏缩,纱织穿过那层紫红的结界,忽然拔出腰间的刀鞘,反手朝他抽了过去!

        骨裂的声音清脆响起,汹涌弥漫的瘴气似乎静止了一瞬。

        纱织扔开刀鞘,又给了惊愕的妖怪一拳,这次直接将他打到地上,摔进腐叶和松针之间。

        她砍断对方张开的触手,再生一条她就切断一条,手里刀锋向下,骤然往下一沉,穿过苍白的肩膀将触手不断再生的妖怪钉到了地上。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从喉咙深处吐出的声音阴森扭曲,完美掩盖了对方此刻的弱势。

        “为什么你能穿过我奈落的结界。”注视着她的眼眸,阴红得仿佛要渗出血来。

        “在回答你的这些问题之前,”纱织攥紧刀柄,不让阴险狡猾的妖怪逃脱,“你得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她伸出手,在「奈落」脸色微变的注视下,拿出了藏在他身上的四魂之玉。

        收集大半的四魂之玉,在她手中散发出污秽不祥的光芒。

        纱织垂下眼帘:“这个世界的四魂之玉已经消失了。”

        虽然只是极短暂的一瞬,但瞥到对方身上携带的四魂之玉的光芒时,她就知道对方并非来自这个世界。

        这个猜测十分荒谬,但除此以外,她暂时想不到别的解释:就像她来自别的时空,这个战国时代也有平行的时空,这个世界的奈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和平行世界的「奈落」进行了互换。

        现在被她用刀贯穿肩膀钉在地上的,是平行世界里还未抛下人见城的「奈落」。

        两个世界的时间流动不同,消灭四魂之玉的进度也因此不同。

        短短一句话隐含的信息量极大,蛰伏的触手果然停了下来。

        “我们谈谈吧。”纱织说。

        「奈落」沉默片刻,忽然哼笑一声,嘲弄道:“你刚才应该刺穿我的心脏,或者砍下我的头。”

        纱织愣了一下,瘴气突然从「奈落」肩部的伤口喷涌而出,他将体内的瘴气全部释放出来,掀起飓风摧毁了周围的林木。她不得不抬起手,「奈落」在那个瞬间毫不犹豫地自断臂膀,扔下残破的躯体,挣脱她的束缚化作一团瘴气逃了出去。

        “……等一下!!”

        纱织跑出几步,忽然注意到散落的瘴气朝着城池的方向蔓去。

        ……还是被他注意到了。

        只是犹豫的片刻,奈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天边。

        和室被先前的战斗摧毁,庭院一片狼藉,她生活了几年的地方,眼见着就要被瘴气腐蚀殆尽,狂风忽然呼啸而来,击散了浓厚的瘴气,她抬起头,神乐啪的一下收起扇子,身姿轻盈地从羽毛上跳下来。

        “要追吗?”

        她啧了一声,扇子抵住唇角。

        “为什么我每次都能赶上这种场面。”

        纱织扑上去抱了她一下,窈窕美艳的妖怪不太自在地僵了僵。

        “追。”纱织答得斩钉截铁。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奈落」是她现在唯一的线索。

        而对方可能并不清楚,这个世界现在的战力系统和他认知中的不太一样。

        「奈落」不是生来强大的妖怪,他没有得天独厚的妖力,也没有继承大妖怪的血脉,变强全靠自身的努力,这些年不知道吞了多少杂碎妖怪,后来获得了四魂之玉,力量才明显有了实质性的飞越。

        对方之前既然提到了人见城,就说明白灵山的剧情还没有发生。

        以「奈落」目前的实力,如果遇到了拥有爆碎牙的杀生丸,或者能使用冥道残月破的犬夜叉,不管遇到了哪一个仇家,手上既无人质也没有保命手段的「奈落」都会死得很快。

        就连获得完整的四魂之玉、处于全胜时期的奈落,当时忌惮杀生丸的力量,都使用了阴险手段将他身边那个叫做铃的人类小姑娘抓为了人质。

        这个仇,杀生丸到现在都没报成功。

        纱织越想越着急,简直心急如焚,巴不得将那个奈落拖回来再揍一顿。

        离开了城池的结界,没法隐藏自身气息的奈落很快就会被犬妖找上。

        遥远的天边传来落雷的轰鸣,阴暗的云海翻涌着压向地面,浓郁的妖气在空气中几乎要化为实质,纱织感到自己后颈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糟糕。”神乐压低声音,“是杀生丸。”

        不需要她多言,耀眼的刀光撕裂空气,带着排山倒海般的威压轰鸣而去。

        纱织拔出刀,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喂!!!”

        神乐的声音被呼啸而来的长风遥遥甩在身后,纱织不止看见了神色冷酷的白发犬妖,还看见了犬夜叉和戈薇的身影。察觉到四魂之玉再次现身于世的气息,曾经被命运的红线绑在一起的人又再次汇聚而来。

        命运的中心搅动着黑暗的瘴气,在那瘴气被爆碎牙摧毁殆尽的前一刻,纱织从天而落,忽然出现在战场上,险之又险地挡到「奈落」面前一刀将对方的攻击打了回去。

        打回去这个形容可能不太准确,汹涌澎湃的妖力撞上她手中的刀,忽然诡异地失去力量,仿佛之前的声势浩大都只是一场错觉,狂乱的风从身侧刮过,妖力散去的空气平静下来,一如被风吹皱的湖泊再次恢复如初。

        杀生丸侧着身单手握刀,见她固执地拦在「奈落」身前,金色的眼眸似乎危险地眯了眯:“不要碍事。”

        “抱歉,这个我可能办不到。”

        “喂,纱织!”犬夜叉的声音从战场侧面传来,戈薇背着箭囊,匆匆从他背上跳下来。

        犬夜叉:“别激怒他,杀生丸这家伙可不好惹。”

        戈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到了四魂之玉的气息。”

        神乐落地收起羽毛,表情十分两难地站在原地。

        纱织忽然就头疼起来。

        “你就没什么好说的吗?”

        她转过头,失去一条手臂的妖怪捂着肩膀处的伤势,表情阴晴不定地望着她。

        “……为什么?”「奈落」神色晦暗。

        都被仇家找上门了,你就想着问这个?

        纱织本想收回视线,不再去触碰那复杂的目光。

        但那道目光的存在感太强了。

        紧张的气氛明明一触即发,轰隆隆的雷鸣仿佛随时都会再次落下来,她却不知怎的想起了红枫簌簌而落的林间,想起了当时那个披着人皮自称阴刀的妖怪,也是用这样古怪的眼神看着她。

        好像她是他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个无法理解的的难题。

        “……”纱织叹了口气,选了个最简单的答案。

        “因为你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