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科幻小说 - 少年战歌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四章,大明大军现

第六百七十四章,大明大军现

        少年战歌正文第六百七十四章,大明大军现天竺军只剩下三天粮草,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退到腾冲府,否则后面的粮草还接济不上,天竺军就要断粮了。

        天竺军遭遇的情况,段至纯并不知道,他正在与几个神秘人秘密接触,他似乎正在策划什么大的行动。而蒲甘人也不知道天竺人暂时撤退的事情,大军集结在洱海东岸,准备发动自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渡海作战。大理人已经发现了蒲甘人的意图,城内全面戒严,风声鹤唳,气氛十分紧张。

        蒲甘统帅屯巴骑着一匹矮马立马在洱海岸边,极目远眺,只见碧波无垠的尽头,隐隐有一座城池的轮廓时隐时现,好像天宫圣境,那里就是大理的都城,大理城了。屯巴不由得十分冲动,他早就听说大理城美得就如同天神的宫阙,而且十分富饶连房屋都是黄金白银建造的,只感觉大理城此刻就好像一位最美的处女一般,正坐在洱海之畔朝自己投来动人的眼波,只要自己能够渡过这座洱海,就能将她搂进怀中了!

        一名将军奔到屯巴面前,禀报道:“大将军,各军都已经准备好了!”

        屯巴收回目光,看了看眼前,只见十几万大军聚集在岸边,而岸边的水面上则停靠着数以百计的船只木筏。屯巴举起右手,准备下令。

        然而就在这时,一名斥候却出现在了视野中,正从东北方向飞驰而来,马蹄声急促,由远及近。屯巴眉头一皱,暗道:‘难道除了什么事吗?’当即将进攻的命令暂时按下。

        片刻之后,那斥候飞驰到了屯巴面前,猛地勒住了马,翻身下来,急声禀报道:“大将军,有大明军出现在东北方向!”

        屯巴听到斥候的报告,并没有感到震惊,因为老早就知道大明军进入大理的事情,不久前又得知大理向燕云求救的事情,因此燕云军出现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会让他感到有什么意外和震惊。其实,屯巴早就防着燕云军了,在屯巴率领蒲甘大军进抵洱海东岸之前,他就已经将斥候都派了出去,以防止大明大军突然出现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屯巴问斥候道:“大明军来了多少人?”

        斥候道:“大概有五六万人的样子。”

        屯巴嘲弄一笑,道:“五六万人便想与我二十万大军对抗?那些汉人也太狂妄了吧!”随即傲然道:“既然大明军来送死,我便成全了他们!”扭头对身边众将下令道:“立刻集结大军迎战!”众将齐声应诺,奔了下去,顷刻之间,只见集结在岸边的近二十万蒲甘大军立刻转向,朝东北方向开去,少数部队留在岸边,以防止大理军突袭。

        二十万蒲甘大军浩浩荡荡朝东北方向开进,队形虽然很不整齐,不过二十万大军开进的气势却还是十分惊人的,如海潮汹涌,如黄沙滚滚。两个时辰之后,只见远处的山丘上出现了大队兵马。蒲甘将士立刻知道,那就是大明军了。

        屯巴当即下令大军停下,就地列阵。而与此同时,大明军也在对面的山坡上列下了军阵,双方隔着一个不大的盆地遥相对峙。蒲甘将士吼叫连连,这是蒲甘人的惯用战术,开战之前,大声嚎叫,他们认为如此可以恐吓对方令对方感到恐惧消减对方的战斗力。

        屯巴举起右手,蒲甘将士的吼叫声渐渐消退下去。战场上变得安静起来,一片肃杀,一阵风扫过战场,扬起无数败草灰尘,苍鹰在高天上盘旋,发出啸声;此时,阳光正当头顶,双方军阵中寒光粼粼,旌旗猎猎!

        屯巴眼见己方兵力数倍于对方,便存了一举歼灭对方的心思,扭头对身边的两个大将道:“你们两个,分别率领五万兵马包抄敌军左右两翼!”两将应诺一声,当即下去,一番吆喝,便各自率领五万兵马朝大明军两翼包抄过去。

        行方眼见敌军朝自己包抄而来,面露冷笑,举起了大刀。大明战鼓声轰隆隆大响起来,分处两翼的六七千战旗猛发出一声呐喊,分别朝试图包抄过来的敌军部队奔涌而去。

        敌军正在行动之时,根本就不成阵型,眼见敌军战骑气势汹汹奔涌而来,都不由得一愣。领军将军慌忙下令麾下兵马停止前进,就地列阵。在领军将军的叫喊声中,蒲甘军将士竟然一片混乱,慌慌张张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原来蒲甘人不像中原军队,列阵训练,列阵做战都是家常便饭,蒲甘人还只是刚刚接触阵法,即便在没有威胁的情况下列阵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此刻面对大明战骑的突袭!远处的屯巴眼见己方军队正在一片混乱之中,而敌军战骑又在急速逼近,不由得十分紧张,嘴里不停地叫喊着!

        转眼之间,如狼似虎的大明战骑猛地撞入蒲甘军中,隆隆巨响声中,燕云战骑奔涌向前,铁蹄践踏,刀枪砍杀,掀起一片血浪;蒲甘军将士只感到好像一阵狂暴的飓风迎面撞来,被杀得东倒西歪,只感到无可抵御,血肉横飞之中,蒲甘将士纷纷倒在血泊之中,刀枪砍杀人体,铁蹄践踏骨骼的大响和着杀声惨叫声,惊心动魄!

        蒲甘人从未面对过如此飓风一样的骑兵军团,骤然看见如此威力,只吓得魂飞魄散,纷纷调头逃命。近十万蒲甘大军竟然在六七千大明战骑的冲杀之下兵败如山倒,狼奔豕突不可收拾!

        蒲甘将士眼见这样的景象,惊骇得目瞪口呆。屯巴反应过来,慌忙吼道:“战象!快把战象派上去!”传令兵听到屯巴的叫喊声,慌忙对战象部队传令,战象部队接到命令,当即分成两部分,分别朝左右两翼的大明战骑迎击上去。此时战场上一片混乱,蒲甘败军狼奔豕突,惶惶恐恐只顾逃命,眼见己方战象部队出现,登时如同看见了救星一般,面上流露出狂喜之色,忙朝战象部队跑去,跑到战象部队之前,当即向两边分开,战象部队就从人潮中穿过。

        大明战骑眼见敌军战象部队冲来,杀得性起的他们也不管那许多,迎着敌军战象部队,呐喊着冲了上去。

        转眼之间,战骑与战象相撞,燕云战骑挥舞刀枪只能砍杀到战象地下半截,而战象嘶鸣吼叫挥舞獠牙,往往将大明战骑连人带马挑飞出去。一场混战下来,大明战骑损伤不小,行方见战骑不能战胜战象,当机立断下令战骑暂退。大明战骑迅速脱离战斗,退了下去。

        屯巴眼见己方战象击败了对方的战骑,十分兴奋,当即冲传令兵吼叫道:“要战象部队继续进攻,打垮敌人!”传令兵当即传令。

        蒲甘战象部队继续朝大明军阵从来,如同群峰汹涌,大地距离的颤抖,嗷嗷的号角声直冲云霄!战象部队的冲锋气势无比惊人,给人一种天塌地陷般的可怕感觉!那一头头巨大的战象,根本就不像是人间的动物,奉命是来自远古的魔兽!

        行方眉头一皱,他不久前接到了黄信的报告,知道轰天雷和火油罐都不能阻止天竺的战象,此时面对蒲甘的战象,他实在不知道当前的应对手段是否有效。然而此时敌军战象部队正在冲来,已经容不得他细想了!行方扭头吼道:“准备!”

        军阵两侧阵线立刻退下,百余门大炮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这便是大明军对付战象的办法了,大炮!大象虽然不怕烈火,不怕轰天雷,可是大炮的威力却远非轰天雷和火油罐可比!

        司行方举起的右手向下一压。炮队指挥官当即下令开炮。刹那间,轰隆隆的巨响响成一片,几乎同时,一百多个黑影在漫天烟尘之中划过了天际!蒲甘人还没反应过来,巨大的闷响便响成一片,冲在最前面的战象悲鸣着纷纷栽倒在地,随即剧烈的爆炸在战象群中出现,无数团烈焰冲天而起,现场血肉横飞!

        屯巴从未想过会看到这样可怕的景象,瞪大了双艳,眼中全是惶恐之色。

        行方瞪大眼睛看着那一片烟尘漫天的地方,手掌紧握住刀柄,显得有些紧张的模样,他有些担心大炮轰击也无法击退战象,要是那样的话,人力组成的防御阵线就更加不可能抵挡得了战象地冲击了!

        烟尘在风中渐渐飘散,只见原本气势汹汹冲来的战象部队已然乱成了一团,大象受惊了!大炮的巨响和如同天威一般的可怕威力终于让它们受惊了!驭手一个劲地呼喝叫喊,使劲的拍击大象的脑袋,可是大象却好象发了疯似的四处乱冲,已经完全失控了!轰隆一声巨响,两头惊慌失措的战象竟然头对头猛地撞在一起,巨大的身躯轰隆隆倒下,其上的驭手和战士滚落下来,其中一人被战象巨大的身躯压住了,惨叫不已,却根本无法脱身!

        屯巴见此情景,大惊失色。而行方见此情景,则是大喜过望。

        行方喝令炮队继续轰击。轰轰巨响声中,尘土和着火焰漫天飞舞,又有许多转向倒在了炮火之中。战象更加慌了,调头朝己方军阵冲去。

        屯巴看见这样的景象,大惊失色,所有的蒲甘将士也都面露惶恐之色,不等屯巴的命令,纷纷调头奔逃,大军就如同退潮的潮水一般倒奔下去。

        行方举起大刀,猛地向前一挥,大明战鼓声轰隆隆大响起来,大军如同崩堤的洪水一般朝敌军奔涌而去。

        战象撞入蒲甘军中间,此时战象正在极度惊恐之中,根本就不管面前的是不是自己人,只管自己逃命要紧!巨大的獠牙一甩,便将挡路的蒲甘军将士挑飞了几个,柱子一般的巨腿一踏,便将一个军士踏成了肉泥。蒲甘军更加惊恐了,连滚带爬,亡命奔逃,见到战象从后面奔来,就像是见了鬼似的,吓得面无人色,手足并用四散逃命。此时,作为统帅的屯巴,虽然有心稳住局面,可是对面眼前这样的局面,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明军跟随发狂奔跑的战象冲入蒲甘军中,大肆杀戮,直杀得蒲甘人尸积血飞。

        蒲甘人一路奔逃,奔到了营地前。这时,大象终于平静了下来。屯巴看见大明军依旧在后面穷追不舍,赶紧命令战象部队反击。此时战象已经平静,驭手已经可以控制了,于是在听到屯巴的命令之后,当即转向,嗷嗷怪叫着朝大明军冲来。大明军没想到敌军战象会突然转向冲来,吃了一惊,顷刻之间被那近千头巨大的战象撞入军阵!大明军奋力攻杀,然而却哪里抵挡住,只见兵丛中血肉横飞,大明军伤亡惨重。即便如此,人人都在拼命战斗,杀红眼的大明士兵攀上象背,狂杀象背上的敌军。然而大局而言,大明军眼看就要被敌军战象冲得七零八落了!

        屯巴眼见战象将大明军冲得一塌糊涂,大为兴奋,当即举起冰刃大叫一声,率领大军汹涌而上。

        大明军本就抵挡不住战象的冲击,这时敌军大部队又反击上来,局面登时更加不妙了。行方见局面不利,当机立断,下令骑兵断后,大部队迅速后撤。大明步军迅速脱离战斗,骑兵则留在战场上舍命死战!

        战象无疑是可怕的,獠牙一挑,燕云战骑便连人带马飞了出去,巨腿一撞,战马便悲鸣着摔倒,战象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然而大明战骑却毫不畏惧,死战不退!

        只见一名大明战骑挥舞长刀猛地砍在一头战象地鼻子上,战象吃疼,叫喊着立了起来,与此同时,其背上的一个蒲甘战士朝那燕云战骑投下了一根长矛,长矛刺入燕云战骑的胸膛,燕云战骑连人带马倒了下去。旁边另一名燕云战骑呐喊着冲了上来,手中长矛猛地斜向上一刺,刺入了战象的左眼,登时血肉横飞,那战象惨叫一声一扭巨大的身躯翻到在地,把背上的驭手和战士都给摔了下来。

        另一边,一名大明战骑手持长矛猛地刺入战象地腹部,战象愤怒地嚎叫一声,发狂的一甩獠牙,那大明战骑连人带马飞进蒲甘军兵丛中。众蒲甘军将士眼见那个大明军士还没死,当即嚎叫着涌了上去。忍着浑身的剧痛迅速爬起来,手中长矛已失,当即拔出横刀,冲入敌军中间。只见他怒吼狂杀,一柄横刀大开大合,蒲甘军将士血肉横飞,转眼之间,蒲甘军将士便被他砍杀了五六人!蒲甘人见他凶猛异常,不由得心中恐惧,随即鼓起勇气,挺起长矛四面八方朝他刺去!那大明军士眼见不可幸免,索性朝当面的一个蒲甘军官冲去,大吼一声,举起横刀!那蒲甘军官吓得面无人色,跌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四面八方的长矛刺到,刺入了大明军士的身体。大明军士身遭重创,已然命在顷刻,口中喷出汩汩的鲜血,眼神却依旧彪悍凌厉。蒲甘军官见他眼神还如此凌厉,恐惧之下大为恼火,连忙爬起来,举起弯刀,准备一刀砍飞对方的头颅。就在这时,那大明军士的脸上突然爆出猛虎般凶猛的神情,那蒲甘军官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对方如猛虎怒吼,眼前寒光一闪。随即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然而他周围的蒲甘将士却惊骇地看见,军官的大好头颅被对方一刀斩飞了起来。蒲甘将士愣了愣,反应过来,恐惧之下,疯狂的情绪爆棚,各自挥舞刀枪拼命砍杀已经死去的那个大明军士。

        蒲甘人一时之间无法突破大明战骑的阻截,而大明大部队已经与炮队汇合,重新进军了。

        屯巴眼见大明战骑凶悍异常无法突破,而大明军的大部队又已经汇合了炮队再一次上来。知道已经没有机会了,当即下令脱离战斗。蒲甘军以战象断后,缓缓后撤,大明战骑见此情景,便不再追击,退了下去,六七千战骑此刻恐怕只剩下了不到一半人马了!

        蒲甘人退入军营。大明军并没有立刻发起进攻,而是在蒲甘军军营东北方十余里外,依山傍水,扎下了一座营垒。由于要防止对手战象部队突袭,因此,营垒外围不仅布置了一圈栅栏,栅栏下还挖掘了又深又阔的沟堑,沟堑中还插满了几尺来长的拒马尖桩;同时,营垒内部,垒起了几座高台,百余门大炮尽数布置在高台之上。

        屯巴站在营中山岗之上,眺望大明军的营垒,他原本还想乘夜色突袭大明军营垒,然而看见对手筑起了那样一座坚固的营垒,不由得打消了突袭的念头。

        屯巴回到大帐中,走到上首,坐了下来。紧皱眉头,一脸的懊恼之色。他原本以为凭借己方二十万大军,两千余头战象,定可一举歼灭大明军。没曾想,实际的战况竟然与自己的想象完全不同!回想起今日战争中,大明军表现出来的强大战力和舍生忘死的精神,不由得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感觉,己方似乎招惹了一个无比可怕的对手!

        屯巴摇了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思绪暂时抛到脑后。抬起头来,看向众将,见众将都是一副死气活样的模样。知道今天的战况对大家的信心影响很大,想要说几句鼓舞士气的话,然而却不知该如何说才好,在见识了大明军的可怕威力之后,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提振士气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今天这一战,算是打了一个平手,己方并没有败!不由得想到先前段至纯和天竺人都说汉人战力羸弱,不值一提,屯巴的心中不由得升起想要骂娘的冲动来!

        大帐外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随即马嘶声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嘎然而止。紧接着,帐帘掀开,一名斥候心急火燎地奔了进来,躬身一拜,急声道:“大将军,我们在东南方向发现了敌军,正在朝这边开来!”众人一惊,一名部将狐疑不安地道:“怎么东南方向也出现了敌军?”

        屯巴赶紧问斥候:“敌军有多少人?是大明军吗?”

        斥候道:“敌军大概有十万之众,是大明军!”

        众人登时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今天己方二十万大军面对对手近六万兵马,也只能勉强打成一个平手,如今竟然又有十万大明军来到,这仗还怎么打?!

        屯巴想到向天竺人求救,当即对一个部将道:“立刻派人去向天竺人求救!请他们速速派军过来救援!只要他们愿意派军,威楚府、秀山郡我都可以让给他们!”屯巴不笨,知道眼前局势已经急转直下,闹不好的话,别说秀山郡、威楚府了,只怕连己方的这支大军都要全军覆没了,如今当务之急便是求得天竺人前来救援逃出大难,秀山郡、威楚府什么的都可以舍弃!

        部将应诺一声,便准备下去传令。就在这时,又一名斥候心急火燎地奔了进来,顾不上行礼,急声禀报道:“不好了大将军!天竺人突然撤退了!”众人大惊失色,屯巴没好气地道:“天竺人怎么会突然跑了?”斥候道:“似乎是大明战骑出其不意地突袭了腾冲府,焚毁了天竺人放在腾冲府地所有粮草辎重。天竺人粮草不济,只能立刻退兵。”屯巴和麾下众将面面相觑,心中惶恐不已。

        只听那斥候继续道:“另外还有一个情况,我们的西边出现了十二万大明军,领军的是史连城本人!”

        众人惊骇莫名,惹人目瞪口呆,大帐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众人都弄不清楚,局势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近三十万大明军怎么就对己方形成合围的态势了?!同时也弄不明白,大明几十万大军是怎么绕到己方后面去的?!难道他们真的是妖魔鬼怪,会使用妖法不成?!蒲甘众将对于大明军更加感到恐惧了!屯巴心慌意乱,不知该如何是好,若是在之前他一定有信心突围出去,然而在见识了大明军的强大战力之后,面对如此局势,他几乎感到绝望了!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