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我和迷糊女徒弟的修行日常在线阅读 - 第447章 诸天星辰都听我号令

第447章 诸天星辰都听我号令

        孙亦成回到云舟上,仇花卉向他问道:“如何?”

        秦然猖狂的笑声还犹在耳边,她的脸色沉凝,不是很好看。

        “这种人,油盐不进。”孙亦成摇头,“强攻吧!”

        仇花卉闻言,指了指下方光影转换的阵法,说道:“强攻需要破阵,你可知道那是什么阵?”

        “我未曾涉猎阵道,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法。”孙亦成叹道,“只是方才与他交谈,知道这阵法也是出自于他的手。对比他的丹道水平,以及他的城府,这阵法不会简单。需要多加小心。”

        秦然的丹道仇花卉是见识过的,毒丹和告死丹,搞得芝参谷现在也还未得安宁。

        “这样的人……”于是她很不解,“以前为何声名不显呢?”

        “他的身世很干净,北楚人,王元一的徒弟。五岁入道剑门,中品水灵根,悟性一般,几年才得筑基。王元一渡劫失败后,他一直在道剑门丹峰修行,从没有下山过。”

        孙亦成也很不解,“不知道他的炼丹水平为什么会那么高,王元一的炼丹水平都普通;至于阵法,更是每有人教他了。”

        太干净的身世而多了更多的神秘。

        “难不成是他生而知之?他自己悟的不成?”仇花卉问道,“或者说……他被哪个大能夺舍了;是哪个大能转世重修……”

        孙亦成也不知道,虽然他跟秦然打了很多交道,但他们这种人,只会给敌人看到敌人想看到的东西。

        搞不懂秦然的来历,那就不管了,反正那也不重要。

        仇花卉抬手,唤来一个元婴长老,吩咐道:“林长老你于阵道颇有研究,且先去看看那阵法到底是什么水平?”

        林长老应下,飞身出云舟,来到神鬼八卦阵边上。

        神鬼八卦阵是一个大型阵法,将整个道剑门都囊括其中,好不夸张的讲,就是道剑门的另一个护山大阵。

        而因为神鬼八卦阵的布阵时间短,很多细节问题都没有处理,显得很粗糙。比如它凝结出的防御屏障就没有隐去,很明显的光影成一个倒扣的碗在道剑门外。

        林长老沿着光影大致飞了一圈,判断了方位、大小,又回到正面。

        他停在空中,手拿印诀,嘴里念念有词,手上凝出一道法术光芒。

        法术成型,他轻喝一声“急”,将手上的光芒打到了阵法光影屏障上。

        霎时间,阵法屏障隐去,藏在屏障身后的阵基、阵纹等构成阵法的基本要点显露了出来。

        阵法看着简单,外面看就是一道屏障而已,但阵纹却极其复杂。

        道道阵纹交织如麻,有规律又没有规律,与屏障一样,成一个巨大的倒扣的碗。

        如此多、乱、繁的阵纹,林长老只看一眼,就觉得眼睛发花。

        但他到底有些真本事在身上,多方努力,尝试找寻其中的阵法规律。他找了好一会,到法术效果消失,也没能把阵纹完全看懂……他感觉有些阵纹跟仙遗之地的阵纹不一样。

        至于破阵,更是无从说起了。

        停在空中思索了好一会,他又取出一个梭形法宝,将之祭起。

        那个梭子化作一道光,撞在重新恢复了的光影屏障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声响,未能击破防御,又弹了回来。

        收了梭子,林长老飞回云舟上,与仇花卉禀告道:“回谷主,这个阵法是一个防御之阵,以八卦为阵基,套着乾坤阵、幻阵。

        “布阵者颇有水平,方才我以玄意破阵梭攻之,一击之下,没有明显破阵效果。”

        阵法到底是什么阵法,又到底是什么水准,又到底要怎么破阵,这些,仇花卉其实都不在乎。

        她出声问道:“我只问你,破阵需要多久?”

        林长老想到那玄奥繁复的阵纹,犹豫之下,还是说道:“月余可破。”

        月余可不可破,他其实拿不准。

        不说他连阵纹都还没完全搞懂,就是搞懂了,破阵也不是轻易的事。

        毕竟不是谁都能像秦然一样,阵纹到阵法,可以正着推,还可以反着推。

        “一个月?”仇花卉笑了,这个破阵都要一个月,那后面的护山大阵还不要一年,她给出时间,“七天,我只给你七天时间!”

        “七天?”

        开玩笑是吧?!你来!

        林长老欲言又止。

        “怎么,有难度?”仇花卉看着林长老。

        能干就干,不干滚蛋。

        于是林长老想了想,委婉道:“谷主还是让大家都出手,我们以蛮力破阵。此处修士几千余,一人一飞剑,阵法可破。”

        “精力、法力都用来破阵了!还要你做什么?”仇花卉问道,“后面的战你来打?”

        林长老没法,向仇花卉拱拱手,叹道:“我尽力,谷主。”

        说罢,他反身飞下了云舟。

        时间紧,任务急,除了林长老,又有十余个精通阵法的修士出来,与林长老一同破阵。

        十几个阵法师折腾两天,终于把八卦阵基从繁复的阵纹中理了出来,再用一天时间,他们顺着八卦阵法规则,找到阵法生门。

        找到了生门就好办了,林长老松了一口气,与仇花卉禀告:

        “谷主布阵者虽然有些水平,但有限。他还是要遵从阵法的基本规则,这一个八卦阵,被我们找到生门。找到了生门,就找到了破阵之法。”

        仇花卉只在意如何破阵。

        “怎么破?”她问道。

        林长老回道:“他这个八卦阵,有八个生门,我们不用管其他的,只需要顺着生门走,将生门打破了。阵法自然就破了。”

        “那你在等什么?”仇花卉催促道。

        “谷主……”林长老道,“生门处有人镇守,我需要人斩杀守阵人。”

        “可!”仇花卉道。

        林长老便去找来八个修士扎实的金丹修士,带到光影屏障前,与他们做任务描述:

        “等会儿会有阵法师引你们到特定的位置,待阵法师出手将阵法定住,找出阵法生门。

        “你们所在的位置会出现一个门,你们走进门去,找到门内的守阵人。将之斩杀。

        “听明白了吗?”

        走进门去,杀了守阵人,这很好理解。八个颇有战力的金丹修士都点了点头。

        林长老和其他阵法师将这八人按照八卦阵的站位站好,道剑门的八个方位,而后他们施展阵道手段,将阵法定住。

        “生门,开!”

        林长老一声大喝,找到生门位置,便有八个门从光影变幻的屏障上出现了。

        “进!”林长老又急急喊道。

        八个金丹修士,每个人面前都准确的出现了一个门,他们不急多想,径直走进了门中。

        他们刚一进去,林长老等阵法师便撤力,阵法回拢,八门消失。

        八阵门开的瞬间,盘坐在噬极魔柳树下的秦然得到感应,他睁开眼,看向道剑门外,喃喃道:“开始了。”

        诗音,诗音……你不会有事的。

        他又闭上了眼睛。

        卢弦,芝参谷的核心弟子。

        作为一个在芝参谷练剑的弟子,不说他在芝参谷弟子之中的鄙视链地位,只说他享受到的资源,那是真的好……真tm的好!

        芝参谷少有练剑的天才弟子,所以每一个他们都当成宝贝重点培养。

        卢弦的气旋种子,是传奇剑修拈花剑神的本命剑气;

        卢弦的本命剑,是拈花剑神的本命剑,一把中品法宝级的本命剑;

        卢弦修行的功法,是一门直达合道期的《百花斩道剑法》。

        这门功法,采集百种奇花的精华凝练剑气,届时以百花之剑气斩杀化神之分身以合道。这是一门构思极其巧妙的功法,修炼这门功法,几乎可以说是保送合道了。

        虽然卢弦现在还只是金丹后期。

        至于其他的法宝、丹药,芝参谷更是不可能与卢弦吝啬。

        虽然还没见过路君行和步天鸣,但卢弦觉得,他将剑斩路君行,脚踏步天鸣。

        说得谦虚一点,同辈的其他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所以当他走进神鬼八卦阵的天字生门、看到近两年声名鹊起的李诗音时,他上下打量,笑起来,问道:“李师妹,请问你的剑是不是跟你的脸一样漂亮?”

        因为时间问题,秦然布置的神鬼八卦阵需要以镇守阵法空间的修士为主,而不是以阵法为主。

        李诗音所在的天字阵法空间就是为她专属构造的阵法空间。说是天,其实是星空,星辰空间。

        这个空间的主体基调是黑暗的,天上地下,都是星辰闪烁。头顶上是星星,脚底下也是星星。

        走进这个空间,仿佛走在半空中,走在星空,或是在镜面,或是在湖面。

        这是是一个足够新奇而又极度浪漫的地方。

        李诗音盘坐在阵法空间的正中间,暮然剑就漂浮在她面前。

        整座阵法空间的星辰之力在暮然剑剑身上,它因此有呼吸的上下浮动。

        李诗音听到卢弦的声音,睁开眼来,杏眼眸子微凝,里面全是冷如星辰、寒若剑锋的剑意,使人视之而胆寒。

        “芝参谷,百花剑神卢弦?”她的声音清冷如月光。

        她明明不带任何情感的问话,卢弦却听出了一丝轻视之意。

        卢弦自矜一笑,松松垮垮抱拳一礼,道:“正是在下,难得师妹记得我。”

        他修炼《百花斩道剑法》,又号百花剑神,自然很懂采花。各个意义上的采花,作为芝参谷核心弟子,他不会缺少女人。

        而精通剑法又能如此漂亮的女剑修,他还没有采过。

        所以他笑着、他行礼,视线都没有离开李诗音的身体。

        “我记得你,是因为横断山脉中有名有姓的剑修,没有如你一样是以法宝层出不穷而闻名的。”

        卢弦的眼睛不礼貌,李诗音的话便不客气,“剑修会以剑气强弱自傲,会以剑意强弱自傲,会与人谈论出剑快慢的诀窍,会与人谈论身法的快慢诀窍,但没有剑修会与人炫耀自己有多少法宝。”

        “呵!”

        谁料,卢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没有人如此,只有他如此,不正证明了他的特殊和他的强大吗?

        “剑气剑意,在我筑基的那一刻我就领悟了。

        “我的气旋种子,是与我同宗同源的拈花剑神的本命剑气。我无须耗损精力、时间,就自然领悟了合道剑修的剑气剑意。

        “只有那等资源贫瘠之辈,才需要自己领悟剑气剑意。”

        他得意笑道,“我走在前人的路上,继承前人的剑气剑意,修炼前人的剑法,自然要比你们人走得更轻松、走得更远。你们愚蠢,你们短视,你们嫉妒,你们想而不得。”

        李诗音摇头,叹息:“你太愚蠢了。有人说,什么都有方法拯救,只有愚蠢无药可救。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别人的东西终究是别人的,只有自己的东西才是自己的。

        “你不是卢弦,你是百花剑神而已。”

        她站起来,伸手按在一如星河的暮然剑剑柄上,

        “我师傅说,免费的东西往往是最贵的。

        “你完全走前人的路,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你走得越轻松、走得越快,所付出的代价就越大。你所付出的代价,是你的未来、你的性命。”

        “嗡!”

        她从星空中拔起暮然剑,流星如雨一样从她脚下划过。

        “作为剑修,我耻于与你战斗。你是一个没有剑修之魂的剑修。”她看着自己绚丽的本命剑说道,“但幸好你是敌人。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杀了你。免得脏了我的剑。”

        被李诗音如此从灵魂层面羞辱,卢弦敛去了脸上的笑。

        他右手伸手一握,一把剑柄如花茎,剑隔如花萼,剑身如合拢的花朵的剑出现在他手中。

        “此乃拈花剑神的惊鸿剑!剑气吞吐,一如花朵绽放,翩若惊鸿!”他沉声介绍道。

        他左手一握,一把如老树盘根的剑从他手臂盘出来,出现在他手中。

        “此乃枯木剑魔的枯神剑!一经施展……”

        “行了!”李诗音直接打断他,“我不感兴趣。”

        什么枯木剑魔,什么拈花剑神,当他们站在她面前时,他们的剑道有她的剑道高明吗?

        一个逝去了几百上千年的剑修,也许他在他身处的时间里,他的剑道很高明、精妙,但再高明再精妙,过了这么多年,他的剑法,也不值得像卢弦这般推崇了。

        某某大神的剑,某某大仙的剑法,某某大魔的剑道,这是卢弦引以为傲的芝参谷的底蕴。

        但没有一点他自己的东西。

        没有卢弦的剑法,卢弦的剑气,卢弦的剑意。

        卢弦不知道,当他一个劲的炫耀自己的剑有多厉害的时候,他炫耀他一身的法宝的时候,正是他极度自卑的时候。

        从某个层面来讲,他只是想证明,自己的剑道,不弱于李诗音这等顶级的剑道天才。

        “唉!”他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

        他抬头,看向李诗音所在的地方,却看不到李诗音了。只看到那边的星空,像是水面被点了一下,有流星像波纹一样四面散开。

        “叮!”

        有人一剑刺在了他身侧,他看过去,看到了李诗音惊鸿而逝的倩影。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侧腰,自己的仙葩千丝衣被刺出了一个印子。

        “好锋利的剑气。”他叹道。

        “叮!”

        又一剑掠过脖子。

        他脖子上戴的金麟龙环玉佩被激活,一层薄薄的护盾贴着他的脖子出现。

        “好快的剑!”他再赞道。

        “叮叮叮……”

        李诗音的身法全力展开,仿佛有无数个李诗音在卢弦周围出剑。

        霎时间,卢弦身上的各个防御法宝仿佛一瞬间被启动,各色各样的护盾在他身周出现,致使他不受半点伤害。

        “好快的身法。”卢弦又道。

        只是看到李诗音出剑上百也破不开他的防御,他笑了起来。

        他看向星空中漂浮不定的凹凸倩影,出声问道:“师妹,你现在感觉如何?”

        李诗音从星空中显露出身形,她站在高处,俯视卢弦,说道:“我师傅说,再坚固的防御都会被打破,不能一味的防御。如果你不出剑,你将没有机会出剑了。”

        “哈哈哈……”卢弦笑着摇摇头,只道李诗音在嘴硬,他说道,“师妹可真调皮!”

        他又举起剑来,道,“但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见见拈花剑神的剑法。”

        “呼……”李诗音深吸一口气

        阵法空间因她而存在,星空中的星辰随着她的呼吸而跟着呼吸。

        她一展暮然剑,向前一斩,上千道星辰剑气如同牛毛一样都向飞速卢弦斩去。

        她施展身法,一边左手凝聚梦幻星辰,一边向卢弦飞了过去。

        “这是牡丹花!”卢弦笑着,右手的惊鸿剑亮了起来。

        他施展剑法,如牡丹一样绚烂的光在惊鸿剑的剑尖浮现,明亮的剑尖划过漆黑的星空,像画笔一般,繁复的剑光分明在黑暗中画出了一朵巨大的牡丹花。

        他轻声念道:“压枝金蕊香如扑,逐朵檀心巧胜裁。”

        随着他的声音,一朵又一朵的牡丹花在他身周怒放开来。

        这牡丹花明明是剑气组成的,但却有浓郁的香气从中飘出。

        李诗音的星辰剑气飞来,一道道剑气刺在牡丹花上,与牡丹花同归于尽,消亡在星辰中。

        确实是百花剑神的剑气。

        而那浓郁的香气飘出来,叫李诗音闻到了。这香气她一闻,在她战斗正激烈的时候,竟想起了自己师傅,想起与师傅缠绵的时候。

        她明白是怎么回事,皱眉,停下,看向卢弦,眼里分明有厌恶,出声道:“你可真是令人恶心!”

        卢弦嘴角一勾,邪笑道:“师妹,这牡丹花,可好看?”

        “呼!”李诗音吐出一口气,与卢弦道,“是你自己不想要体面的!”

        说着,她将暮然剑往身前一插,轻声道,“诸天星辰,都听我号令!”

        她左手凝聚的梦幻星辰随着她的声音飞起,飞到半空中,号令一般闪烁,周围星空便有一颗又一颗的梦幻星辰浮现,飞起来,密密麻麻的,真的像夜空中的繁星。

        “这一招又是什么?”卢弦对自己一身防御法宝很自信,笑问道。

        李诗音手指一弹,弹过一颗梦幻星辰射向卢弦,她淡淡道:“这叫,梦幻星辰!”

        “轰!”

        小小一颗梦幻星辰在卢弦身前猛然炸开,无数细小的剑气从中攒射出来,在李诗音有意控制下,都射向了卢弦。

        爆炸的巨大冲击力将卢弦炸飞起来,细小的剑气在他身上“叮叮当当”的作响,依旧没有破开他的防御。

        但卢弦的脸色却变了,因为,满天都是梦幻星辰。

        一颗梦幻星辰尚且如此了,那……

        李诗音没有给他思考时间,抬手一挥,漫天星辰都向他而飞去。

        “师妹饶命!”卢弦这么喊了一声。

        李诗音没理他。

        卢弦见状,疯狂运转体内法力,大喊道:“冲天香阵破星辰,我花开后百花杀!”

        霎时间,一朵又一朵的金菊在这星空中绽放开!

        金菊怒放,同时一股寂灭之气散开。

        菊花开放是在秋天,此时,其他的花正在枯萎凋谢。正如此时。

        满地的金菊,梦幻星辰落下,炸开,金菊被炸烂,金色的菊花花瓣满天飞扬,都是剑气,又阻拦梦幻星辰炸开的星辰剑气。

        但,卢弦这一招,只挡住了前面的梦幻星辰,当梦幻星辰将满地的金菊都炸烂,紧接着,就是卢弦直面梦幻星辰了。

        晃眼,他被梦幻星辰淹没了。

        “轰轰轰……”的爆炸声不止,第三境的星辰剑气在这个星辰空间中疯了一样的攒射。

        李诗音和卢弦到底谁更强?

        这个问题已经没有答案了。

        但在这个星辰空间中,李诗音比卢弦强太多了。

        星辰空间给她的加持太大了,比各种法宝对卢弦的加持要大得多。

        她只需要凝聚一颗梦幻星辰,这个星辰空间就自然会帮她凝聚成百上千。

        就像眼前的场景。

        卢弦,享受了一场梦幻星辰,盛宴!

        当爆炸平息,一道道星辰剑气像流星一样在星辰空间乱蹿,李诗音向爆炸中心看去,看到浑身是血,被剑气穿成筛子了的卢弦,问道:“你防得住吗?”

        “你……”卢弦一张嘴,嘴里的血就像瀑布一样流,“这也不是你的实力。”

        他想说的,或许是,你也没有剑修之魂。

        “我本来想让你体面的死。”李诗音道,“但你居然用那等下流的招式。你自找的。”

        ……属于是氪金的碰到开挂的了。

        卢弦张嘴还想说什么,但他没能再说了,他无力支撑,终于倒了下去。

        李诗音拔出剑,走到阵法空间正中心,盘坐下去,暮然剑又在她面前悬浮着,随着她修行调息而上下浮动。

        阵法空间是道剑门防守第一线,但对镇守阵法空间的修士来说,又何尝不是一场机缘呢?

        wap.

        /68/68858/21123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