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九族流放!

        男人一时间竟然语塞,找不到话反驳……

        云惊凰又踹了他的嘴一脚:“说到底就算现在赢王残了,你也没勇气跑到王面前报仇。

        你就是胆小又龌龊,又菜又怂又垃圾!”

        “做镇南军都委屈了你,应该回家种田,村里正缺个喷粪机!”

        连昏迷的雁儿也听得清醒过来,“啪啪啪”地直拍掌。

        “王妃说的对!王妃骂得太有道理啦!”

        男人却像是被揭开遮羞布,羞愤无比:

        “你给我闭嘴!你一个声名狼藉的臭娘们,有什么资格教训我镇南军!

        嫁给残王,你这辈子都该守活寡!欠插的泼妇!”

        嘴还这么脏?

        “雁儿!拿绳子来!”

        云惊凰懒得再和他废话,丢下手中的剑,拉来一个大箱子。

        雁儿也恨极了这辱骂赢王和王妃的人,很快去找来罗绳。

        男人看着云惊凰步步逼近,心里忽然升腾起更大的恐惧:

        “你要做什么!别忘了我是镇南军,我们每天都会执勤!

        要是少一人,将军很快会找上门来!”

        “是么,这倒是提醒我了。”

        云惊凰蹲下,将男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男人以为她是害怕了,可她竟然开始脱他身上的铠甲!

        硬甲到软甲、护膝,鞋子,军衣……

        全身衣服被脱下来,只剩下一套白色里衣。

        那里还破了一个洞,血肉模糊……

        “看了这肮脏的玩意,我都怕眼睛生疮。”

        云惊凰随手捞了个麻布袋,将男人从头到脚罩住,又用麻绳严严实实地捆住。

        “唔……”

        男人被装在麻布袋里,还捆成粽子,动都动不了。

        云惊凰又拖着他,将他重重塞进箱子里,蜷缩成一团。

        “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有些慌,眼睛看不见,未知的恐惧越发将他笼罩。

        云惊凰手中多了把匕首,在麻布袋上割开一个孔,只露出男人那张嘴。

        “别急,还没开始呢。”

        她幽幽一笑,起身走到外面的屋檐。

        那里有一个蜜蜂窝,冬天蜜蜂们都在冬眠,活动量很小。

        云惊凰一个袋子套下来,迅速走进来,反手就重重塞进箱子里。

        然后——

        “咚”的一声!

        合上箱子的盖子。

        被惊到的蜜蜂们“嗡嗡嗡”的飞出来。

        而男人全身上下被捆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嘴!

        蜜蜂们飞过去,盯着他的嘴唇就咬啊咬~

        很快、“砰砰砰……”

        箱子不停振动,痛哭声凄厉无比。

        雁儿看得心惊胆战,瞠目结舌。

        这……这太生猛了吧……

        “小姐,这会不会不太好……他到底是镇南军……”

        “既然嘴那么爱哔哔,当然得让他和蜜蜂好好切磋切磋!”

        云惊凰眼中毫无同情:“况且他现在的样子,就算放回去,镇南军就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吗?”

        雁儿皱眉,也是,恐怕让他一直被关在这里,倒是最好的办法……

        在云惊凰看来,暂时对付不了镇南军,但对付一个区区小卒,绰绰有余!

        她开始拉大箱子,雁儿也赶紧帮忙。

        箱子被推进仓库里,关上门。

        一个镇南军的兵就这么被解决,无人知晓。

        远处城墙外。

        苍伐推着帝懿散步,巨大的玄虎紧随其后。

        两人将全程尽收眼底。

        帝懿眯眸:“这真是我那侄儿找来羞辱孤的王妃?”

        苍伐:……

        “王妃的确和传闻中不太一样……但她似乎没有什么坏心思,这段时间也是她一直在维护王。”

        帝懿:“她方才所做,是龙鲤?”

        苍伐眼皮一跳,连忙抱拳低头:

        “是属下失职,但王妃只是想为王调理身体,所以属下未曾制止……”

        帝懿深邃的双目里倒映着那抹红色身影,看不出喜怒。

        “放心,她虽变化迥异,倒是忠心耿耿,还是孤的救命恩人……”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落在玄虎头上,慢条斯理地抚摸:

        “地窟太挤,那玩意该出来两条,去箱子里透透气了。”

        苍伐皱了皱眉。

        地窟是王往日里折磨细作的地方,里面养了一批赤练蛇。

        细如罗绳,却通体绯红,是剧毒之物。

        咬人之后不会让人死亡,却会让人全身溃烂流脓,再如刀割寸寸裂开,犹如无时无刻被火焰烧灼,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王的意思……是要往那蜜蜂箱子里再加两条赤练蛇?

        那嗓音又补充:“另、九族流放!”

        话落,龙椅转动,那抹身影消失在恢弘的宫殿之中。

        苍伐怔了怔,片刻后才回过神。

        王这是在王妃的基础上再添一把火?

        也对……王是至高无上的,得罪王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

        一只鸟飞出赢宫。

        谁也不知,十天后南方一个小家族,会忽然被查出变卖军报,九族上下全被流放到荒山矿场……

        此刻。

        厨房里,所有痕迹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雁儿看着灶台上的菜肴,双眼还是盈满了泪水:

        “这么美味的佳肴,就被他全毁了呜呜~”

        本来他们食物就少,完全是暴殄天物!

        “没事没事,不会浪费的。”云惊凰替她擦干眼泪:

        “我们还有别的鱼,你重新给王做一份就行。这些我自会解决。”

        安抚后,她端着那一拖盘菜迈步离开,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小光泽。

        军机殿侧边的荒僻小殿,绮丽和赵力还在扫雪。

        云惊凰下达过任务,十天内把整个赢宫的积雪清理干净,她们丝毫不敢耽误。

        但眼下无人,绮丽正靠在围墙一角休息,手里拿着个雪做的娃娃低声骂:

        “草包!废物!虐待狂!”

        “真以为你是王妃吗!狗仗人势!”

        “等我嫁入王公贵族家翻身那一日,我要你不得好死!跪地给我舔鞋!”

        每说一句,绮丽就拿着尖锐的棍子往雪人里戳,满眼阴狠。

        不远处的赵力也明显在腹诽着什么。

        云惊凰从远处走来,清楚看到了那一幕。

        本来过来的路上她还在想自己会不会太恶毒,可眼下看来,是她太过善良!

        吐了唾沫撒了尿又如何,龙鲤可是稀世珍贵,给他们吃都是她网开一面心存善良!

        不干净的东西给心思不干净的人吃,绝配!

        云惊凰整理好思绪,装作没看见,放大脚步声。

        绮丽和赵力看到她来,连忙收敛起一切思绪,恭敬跪在地上行礼:

        “参见王妃,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

        云惊凰看了眼扫得七七八八的积雪,情绪平和:

        “这些天你们也太辛苦了,这是赏给你们的。”

        两人看到那精致的菜肴,皆是难以置信。

        鱼肉?鱼汤?

        这么好的膳食竟然是给他们吃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