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搭建鸡场

        云惊凰又跟着容稷、容万霆等人,一同前往荆燕山,亲自考察养殖的地点。

        想要大规模养殖,场地得宽,主要还得隔音。

        前山这片区域完全不在考虑之中。

        云惊凰曾经是个娇娇女,从未走过这种山路。

        此刻走在深山里,一脚踩上去,脚下总是控制不住往下滑。

        有时候还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兄弟!慢些!”

        程魁金连忙走在前面帮忙平路、踏路,砍掉荆棘灌木丛。

        容稷也回头看她一眼,取下腰间的配剑递向她:

        “拉着。”

        云惊凰看到那柄剑,是一柄长长的、通体全银的剑。

        剑鞘剑柄恍若一体,银白色,如同他人一般干干净净,似天上皎月。

        “谢谢容世子。”

        云惊凰倒也不客气,伸手抓住了剑尾。

        她想尽快找到养殖地,只有尽快建设起来,才能让她的阿懿过上好日子!

        一行人就那么照顾着她,她也努力习惯坎坷的山路,在山里穿行。

        走到下午时分,前方远处忽然出现一挂巨大的瀑布!

        飞流直下,水声巨大,下方还有溪流、水源。

        “天呐!”

        云惊凰跑到瀑布前,看得满眼欢喜:

        “这是绝佳地段!把养殖场建立在这片区域,瀑布声足以吞噬一切动静!”

        而且这里还背对于京城,隔赢宫也几十里路,足以安全!

        他们真的找到了合适的场地,成功了!

        程魁金开心地准备拍云惊凰的肩,可顾虑到容稷,最终又将手落在一名分统领身上:

        “真是天助我镇南军!”

        容稷也看向云惊凰,与她相视一笑:

        “恭喜。”

        “同喜!”

        云惊凰是李野的模样,一袭将士服笑得很是恣意,宛若意气风发少年郎。

        若是阿懿在这儿,她能分分钟跳到帝懿怀里!

        眼下,她克制着说:

        “咱们今日既然来了,就先用栅栏圈出鸡的养殖区域!”

        跑山鸡十分便捷,只需要砍竹子圈出高栅栏就行。

        镇南军们说干就干,纪律分明地开始去砍竹子。

        云惊凰也挽起衣袖,马尾高束。

        她拿了把砍刀,帮着一起砍长竹。

        “嚓”的一刀下去,竹子断了半截。

        程魁金连忙上前阻止:“兄弟,你不用亲力亲为,这些事让其他将士们做就好!”

        “是啊,有我们这么多男人在,哪儿轮得上你一个小女子做粗活!”

        其余将士也纷纷发言:

        “李将士好好休息就行,有什么不对的随时指教我们。”

        云惊凰却用衣袖擦了把额头的汗,爽朗地笑: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娇娇女。

        既然是共同的事业,自当共进退。”

        她从没想过要奴隶镇南军,或者奴隶任何人,只当是结伴同行。

        云惊凰举了下手臂,对所有人道:“穷时共努力,富时共辉煌!咱们风雨同舟,一起成长!”

        说这话时,天上的太阳似乎更明媚了些,阳光从树叶间穿透而下,洒落在她身上。

        她身姿明明不算高大,可整个人像是发着光。

        程魁金眼眶又酸酸的。

        穷时共努力,富时共辉煌……

        呜,他的兄弟好有格局!好有担当!兄弟真的把他们当做自己人!

        “还愣着干什么?”

        容万霆瞪了他和众人一眼:“李将士说的对,咱们一同撸起袖子干,一起拼他个辉煌!

        李将士都有此觉悟,你们还要偷懒吗?”

        他亲自提起砍刀,开始亲力亲为地干事。

        程魁金等人见了,连忙纷纷下场。

        将士们心里感动的快要哭了。

        何曾看到这么多领袖一同动手?

        像他们这种小卒,谁人会放在心上?

        可自从有了云惊凰,好像一切都在改变……

        他们一起砍着竹子,一棵又一棵,挥汗如雨。

        这一刻,镇南军的军心似乎更为团结。

        容稷目光落在那抹女子身影上,眸间又多了抹微光。

        他给了章之一个眼神,留下章之随身保护云惊凰。

        而他自己则走得更远,带上另外几名将士。

        在对实地进行考察后,容稷负手而立,拧眉沉思。

        有将士说:“世子,这里距离赢宫直线距离40多里,如果安排轻功好一些的将士,半个时辰便可到达。”

        容稷看了眼坎坷的山路,吩咐:

        “先安排一批人平路,尽量平坦些。”

        将士皱了皱眉,“这……没什么必要吧……”

        他们都是将士,走山路对他们而言简直轻而易举。

        容稷却看他一眼,只道:“辛苦了。”

        这口吻……是心意已决,不可违抗。

        将士只能点头:“是!”

        于是,那将士带着人开始往前面平路。

        灌木丛,砍掉。

        湿滑处,踩进去些山中砂石。

        陡峭处,又往坡里塞石头块,形成台阶……

        而瀑布对面的山林里。

        云惊凰和将士们砍下一根根竹子,又剔掉竹枝,把竹子全部断成一米五的高度。

        有将士参军前家中做过栅栏,他把一根根绿竹并排在地上,用削破的竹子做竹条,开始一上一下的编排。

        一会儿时间,便编出一米多长的纯竹栅栏。

        云惊凰看得格外惊奇:“原来竹栅栏是这么做成的!”

        又简单又好看,还实用。

        她也上前帮忙一起编栅栏。

        所有将士们全在同心协力,一个养殖场就这么开始动工。

        期间,云惊凰还去确定了养猪场的位置。

        但她从未养过猪,对猪圈的建设完全不了解,今晚回去还得临时抱佛脚,翻阅书籍!

        傍晚时分,林子里一片漆黑。

        将士们忙碌了一天,还不舍得回去,但山里视野完全看不见,他们不得不举着小小的火把一同往回走。

        云惊凰穿梭在这山路里,忽然发现道路比白天更为好走。

        仔细看,明显有人工的痕迹。

        她看着走在她前面的容稷,心下了然,感激道:

        “多谢容世子!容世子好贴心!”

        她都忽略了修山路这一条。

        “镇南军中有容世子在,真的好福气!”

        容稷薄唇边多了抹温度,没说话。

        一行人回到赢宫时,已接近凌晨。

        云惊凰对他们说:“早些回去休息,明日继续行动!”

        “好。”众人纷纷应下。

        云惊凰转身朝着龙寝宫方向走。

        刚走两步、

        “等等。”

        容稷忽然叫住她。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