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偷运猪崽!

        如果将那些猪苗、鸡苗混进运输队伍中……

        容万霆眼皮跳了跳:“这太冒险了!况且我进宫面圣,万一那位怀疑怎么办?”

        “怎么会怀疑?”

        云惊凰看向他道:“你就说你想到了个绝妙的法子,反正赢宫现在空着也是空着。

        而且你和帝懿是死敌,你厌恶帝懿,就表现出存心想把灵位供奉在赢宫,让帝懿膈应。”

        如此说法,那位定然也会心动。

        想让帝懿不好过、趁机欺压帝懿的人也大有人在。

        而烈士们的灵位供奉在赢宫,最多只占外朝区域的两三个偏殿。

        她了解帝懿的性格,帝懿不会觉得膈应,她也不会。

        以后这件事传出去,还可以是朝廷欺压帝懿的证据!

        可有将士道:“你预定的是五百头猪,一千只鸡?

        即便是小猪崽,一辆马车也最多只装得下几头,它们还会沿途发出声音……”

        云惊凰红唇一勾,浅笑:

        “你们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众人有些懵,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云惊凰说:“定好时间,我提前去喂那些苗子们吃下安眠药,保管它们一夜睡到天明。”

        “而且谁说马车只装得下几头猪苗?提前改造好马车,可以分为上中下三层,一辆马车硬塞下20头猪苗,不成问题!”

        众人眸子一亮。

        一辆马车20头?那500头,也就25辆马车!

        鸡苗更小,一辆马车隔层后,足以装下50来只鸡。

        一千只,也就20辆马车。

        程魁金双眼崇拜:“我兄弟好聪明!”

        云惊凰又说:“烈士们的灵牌移祠,必将是恭敬的。

        你们说有几千块灵牌,那必定会准备几百辆马车,浩浩荡荡。”

        “你们提前去准备好帷幔,让送货的马车外观和朝廷一模一样。

        当朝廷的马车从祈英寺出发后,我们的马车也从小路插过去,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其中。”

        云惊凰边说边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绘制出两条线路。

        她又对容万霆道:“时逢新年,皇家的人多有忌讳,他们不会愿意沾染这种不吉利的事。

        墨楼的人还在四处杀人,皇族更不敢轻易离开皇宫。”

        “容将军,你就表现出极力想碾压帝懿的模样,让今上将这件事交给你全权负责!”

        容万霆眸色闪了又闪,还没说话,程魁金就激动地拍手:

        “佯装踩帝懿、由镇南军把控、再悄无声息加塞五十来辆马车!这计划简直惊为天人、叹为观止!”

        他死也想不出来这种计划,他的兄弟怎么能这么聪明!

        容万霆盯他一眼,满是威压。

        这的确是个周密的计划,但也是十分危险的计划!

        一旦哪一步出错,他们全都得死!

        这种瞒天过海的胆子,也不知道云惊凰怎么敢想……

        他没开口,程魁金和将士们也不敢随意乱动。

        压抑的气氛间,门忽然无声地被推开。

        “就按李将士说的做。”

        一道清贵的嗓音传来。

        所有人转头看去,就见是容稷走进来。

        统领们起身行礼。

        有小卒帮忙把门关上。

        容稷对所有人道:“实不相瞒,我方才在来时,也想到了这方案。”

        没想到和云惊凰不谋而合。

        他对容万霆道:“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欲成大事,必冒其险。

        若是成,便是镇南军的第一步基石。”

        一头猪足以长到300来斤,500头猪是多少肉?

        真到危机之时,赢宫不会受制于人!

        容稷在长桌前坐下,发话:

        “一同商议细节,务必万无一失。”

        “对!商议!开干!”

        程魁金第一个坐过去。

        所有将士也陆陆续续围过去,满脸激动。

        既然开始了,那就拼他个惊心动魄!

        容万霆眉梢直跳:“你们还有没有人把本将军放在眼里?”

        他都还没发话,他们就开搞!

        程魁金问他:“老容,那你到底搞不搞?”

        容万霆一怔,哼了哼,这才傲娇挪过来:

        “搞!”

        他们都不怕,他怕什么?

        他不过是肩负着大将军的重任,想更周密一些而已。

        有人拿来笔墨纸砚,有人找来长陵城的地形地貌图。

        一行人就这么坐在议事殿内,细细的商谈筹划。

        午后,容万霆总算入宫,展现演技的时候到了……

        “把所有灵位供奉在赢宫,都曾是将士,赢王敢有什么意见?”

        “赢宫空着也是空着,不在关键时候为朝廷分忧,难道空着给他养花吗?”

        “皇上,请把这件事交给末将处理,末将一定不会虐待赢宫!”

        不到一个时辰,他回来了……

        关上门,抹了把额头上的汗。

        人生在世几十载,还是第一次演戏……

        所有人立即围上去,问:“怎么样了?”

        容万霆:“算是成功了。”

        “算是?”云惊凰皱眉:“什么叫算是成功?”

        容万霆喝水压惊:“一切和我们预料的一模一样。不过……”

        他顿了顿,“皇上不放心镇南军,还安排了个劳什子的二皇子来监理此事,让他在赢宫门口负责查点马车数量。”

        一旦核对数量对不上,这岂不是完了!

        “害,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云惊凰却瞬间松了口气,道:

        “二皇子的确看起来嚣张跋扈,趾高气扬,可他有个致命的缺点——好色!

        到时安排几个长相水灵的丫鬟与他打情骂俏,清点马车数量时,他可不一定会在现场。”

        众人相视一看。

        第一次发现,云惊凰的谋略和应急能力,似乎远远高于他们任何人!

        程魁金重重一拍云惊凰的肩膀,又是一脸的崇拜:

        “兄弟,我信你!就按你说的办!只要有你在我就安心!”

        容万霆又盯他一眼。

        程魁金:……低调……他是老二……

        容万霆这才道:“天师看的时辰是明夜三更时分,时间紧急。

        程副将军,你调派人手加快速度,切勿嘻哈打闹,谨慎行事!”

        “是!”

        程魁金瞬间喜笑颜开,精神抖擞地带人前去筹备。

        所有人也跟上,莫名开始紧张、却也期待这次的大动作。

        容稷没急着走,看向云惊凰问:

        “昨日外出可有遇到何事?听闻你回来时较为慌忙?”

        当时他得知后,特地前去看望,可龙寝宫的大门紧闭……

        云惊凰没想到容稷还会关心这些小事,她连忙找了个借口:

        “放心,我没事,就是当时……当时有些腹胀而已。”

        腹胀,便是内急……

        容稷耳根微微泛红,不再多问,只叮嘱:

        “若遇到危险,定要告知。”

        “好。”

        云惊凰应下,她道:

        “我今日还得出去一趟,那位卖猪财主家中有马车,可以用他的改造。”

        不然镇南军临时出去买马车,极易被人察觉。

        “嗯,此事交于你,务必小心。”容稷叮嘱。

        云惊凰又如昨日一般,顺利离开赢宫,到达赵家坳。

        果不其然,赵财主家还有几百匹马,配备了马车。

        若有人买苗子,他都可以安排人运送到家。

        云惊凰说:“麻烦你帮忙隔成上下两层或三层,一辆马车尽量多塞一些。”

        “瞧我,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喔!”赵财主拍了拍脑门,又是懊恼地道:

        “我真是个没用的牧猪人!”

        看书的小女娃发出可爱的笑声:“爹爹不如大哥哥聪明!我也要好好读书,将来像大哥哥一样聪明!”

        赵财主更是开心:“公子今夜留下吃饭吧?你是我家妞妞的启蒙神仙!”

        “不了,若要感谢,麻烦明夜之前安排好一切即可。”

        云惊凰再三叮嘱了时间、注意事宜。

        由于小女娃的原因,赵四对这件事格外尽心尽力。

        马车之事就这么搞定。

        所有猪苗鸡苗,45辆马车足以装下。

        很快,到了移送灵牌这一夜——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