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虐败嫡姐!

        “我对出的下联、是——"

        “日月明空曌。”

        她的声音清清楚楚、字字清晰。

        现场原本不屑一顾的人身体顿时僵了僵。

        这……这……

        侯兴志问:“云惊凰,你方才说的是什么……劳烦你再说一遍……”

        云惊凰又说了遍。

        所有人僵滞着,愣了许久许久。

        古文故人做……

        日月明空曌……

        这对联对的……简直绝妙!

        “太绝了!”

        “字体结构全对上了!”

        “而且上联有缅怀之感,下联却瞬间让人豁然开朗!”

        他们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这样的对法!

        屏风之后,云京歌身形也微微一僵。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草包竟然会对对联,竟然还对上了!

        云京歌问:“二妹妹,你是如何对上的?是不是谁提点了你?”

        言下之意,不就是说云惊凰作弊吗?

        云惊凰真想吐她一口口水。

        表面却维持冷静地说:“没有啊,这个需要人提点吗?

        我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那毛笔字卷轴,忽然脑海里灵光一闪,就出来了这句话。”

        她还侧头看向众人问:

        “就是这样一个上联,你们真的想了五天?据说夜不能寐?晚上睡觉时都在想?”

        众人被说得一脸羞愧。

        可不是……

        自从云京歌出了这对联后,长陵城中无人能对。

        他们这些官员也绞尽脑汁地想,晚上闭上眼睛还是这对联。

        没想到他们所有人都对不上的对联,竟然由一个草包对出来了?

        这简直是……

        一位笔官较为柔和,笑着道:

        “对对联、作诗这种事,本来嘛就是一个灵感。

        二小姐出生丞相府,耳熏目染,脑子自然不会太笨。”

        他开始研磨,拿了卷轴,当众挥洒提笔。

        “日月明空曌”五个字写在了卷轴上。

        有护卫立即过去,挂在九楼的正面围栏上。

        长长的卷轴垂下,平在云京歌的上联旁边。

        云京歌自以为是的千古绝对,就这么被对出来!

        “恭喜云二小姐。”

        礼部的人还拿出一个特制的爆竹点燃,往下面一丢。

        爆竹线短,在半空就“嘭”地一声炸开,无数彩色的剪纸纷纷扬扬洒落。

        这是庆祝。

        凡是对上对联者,可获庆贺。

        往常的剪纸只为云京歌而绽放,可这一次,是为云惊凰而祝贺!

        那五颜六色的彩纸,热烈、喜庆。

        楼下,李追风等无数人看着,无一不是难以置信。

        放了爆竹!

        云惊凰竟然真的答对了?

        再看那卷轴,那对上的内容简直是!

        怎么可能……云惊凰这样一个草包,怎么可能对得上这样的对联!

        那对联真是云惊凰对的吗?

        不……兴许是云京歌自己!

        九楼上。

        云京歌站立于屏风后,白色重工的罗裙衬得她优雅华丽。

        她已恢复端庄,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影响情绪,浅笑着道:

        “二妹妹竟能对上,真是可喜可贺,姐姐今日让人为你做最爱的酱肘子。”

        众人不免又高看云京歌一眼。

        一般人被对上对联,难免会有些情绪,可云京歌却反倒为云惊凰高兴?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侯兴志又看向云惊凰道:

        “该你出题了。若你不能难住云大小姐,便快些回家吃酱肘子吧。”

        这只是个意外,能坐在这登仙楼的人,只有云京歌这样的绝世佳人。

        云惊凰皱眉问:“还要我出题嘛?还得难住姐姐?我得想想……”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想得有些苦恼。

        众人不免失笑。

        果然还是个草包,真以为次次都能灵光一闪?

        可云惊凰却忽然道:“我想到啦!”

        “我出一句诗,立意是励志、霸气!

        若姐姐在此立意上作的诗比我大气,就算姐姐赢。”

        众人更是想笑。

        云惊凰?还要作诗?一个草包能作诗吗?

        而且还要比诗词的励志、霸气感?

        云惊凰这种草包,整日混吃混喝,胡作非为,能想出什么大气又励志的诗句?

        云京歌提醒:“二妹妹,要不你换个简单的法子?姐姐会让着你。”

        “不用不用,就这么比。”

        “你们听仔细啦,我刚才想的诗词是……”

        云惊凰字字清晰地说:“春回大地终有时,重获荣光扶摇起!”

        她的嗓音比寻常女子大气,一句诗被她说得格外磅礴。

        现场所有人再度怔住。

        难以置信!

        怀疑自己的耳朵!

        侯兴志又难以置信地问:“云惊凰,你说什么?你作的诗句是什么?”

        云惊凰说:“春回大地终有时,重获荣光扶摇起。

        怎么了?这诗句有问题?”

        问题?

        问题就是这诗句实在是太磅礴!大气了!

        仿若让人看到春回大地,看到一只凤凰展翅飞翔,遨游九空!

        云惊凰一个草包,竟然能想出这么直白通俗、又大气霸气的诗句?

        侯兴志不免多看了云惊凰一眼。

        若她不是庶女,如此才情稍加培养,定然能有所作为。

        只可惜……庶女终归是庶女,谈婚论嫁只能嫁庶子,许多大场合庶女也不得抛头露面……

        而其他人都在交头接耳。

        如此震撼的诗句,怕是十分难以碾压。

        不对!

        他们这里有东秦国的第一才女啊!

        有人激动地看向云京歌:

        “云大小姐,该你对了,你一定能对上的吧!”

        云京歌是第一才女,定然能想出更绝的诗句!

        今年这个诗词大赏,瞬间变得更有趣了。

        屏风后的云京歌,身躯第一次僵住。

        那美丽脱俗的面容间,难得有了些难以置信的神色。

        春回大地终有时,重获荣光扶摇起……

        字字不提霸气,句句皆是霸气!

        云惊凰这样的草包女子,竟能想出如此绝句。

        她抚摸着一缕发丝,冷静道:

        “不急,让我想想。”

        有大人开始点香。

        待一支香燃尽,还答不出来,便是输!便要下这登仙高楼!

        云惊凰皱了皱眉,看向屏风里的人问:

        “姐姐,你还要想嘛?”

        “我随意想的诗句,竟然要你深思熟虑?”

        “不可能啊……你不是帝京第一才女嘛?不是被圣上封的瑶台佳人嘛?”

        这些话传进去,让云京歌神色更有些微白。

        不急。

        还有时间。

        遇事不能慌。

        她得仔细地想想。

        她不会输给云惊凰。

        有官员总算给云惊凰赐座,示意她保持安静。

        云惊凰坐到那檀木桌前。

        上面摆放着一堆精致的点心,连刚泡的茶也是雨前龙井。

        果然只有真正有能力者,才能得到这个世界的尊重。

        云惊凰坐在那里,开始慢慢悠悠地喝茶、吃点心。

        她不怕。

        这脑子如今活络过来,身体里还流着傅家的血。

        即便云京歌真能对上,她也还能想出一堆!

        这一次,压力总算给到云京歌这边了!

        屏风内的云京歌在深思着。

        那如远山含黛的长眉渐渐皱起,越皱越紧。

        守在她身边的丫鬟们屏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香在一点点燃烧……越来越往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