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气炸嫡姐

        两刻钟后。

        香已只剩下来一点点。

        侯兴志开口问:“云大小姐,还没想到吗?”

        这是最后一分的时间了。

        云惊凰吃了口桃酥,也难以置信地道:

        “大姐,你竟然想这么久?”

        “这不可能啊!我随意一说,灵光一闪的。”

        “你可是我姐姐,是京城第一才女啊!你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对嘛?”

        “时间马上就要结束啦,再想不出来,你就得下去啦!”

        她越是这么说,云京歌心中越是慌。

        可她到底受了十八年的良好教养,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这世间没有她对不上的诗句,她一定能行!

        偏偏……

        这种诗句,岂是她能超越的?

        哪怕她绞尽了脑汁,到最后也没有想出任何一句能胜过此诗句的词来。

        蜡烛总算燃尽。

        “当!”的一声,礼部的人敲响一个青铜钟,提醒:

        “时辰到……”

        云京歌脸色一白,雪白如葱的手指也缩了缩。

        输了……竟然输了……

        侯兴志叹息:“哎,还以为能听到更绝的诗句,可惜,实乃可惜!”

        “云大小姐,这一局你输了。”

        有礼部的侍从上前,恭敬地朝着云京歌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是要她离开登仙楼!

        云京歌手指捏紧了些,神色间有些不可相信。

        登仙楼,十几年来只坐过她一个女子,如今却要她离开……

        有两位贴身婢女上前扶她。

        她努力保持着镇定,才从屏风后走出来。

        这是重生后,云惊凰第一次看到云京歌。

        云京歌很高,一米七,是女子中的皎皎者。

        关是往哪儿一站,就有一种芝士玉兰、脱颖而出之感。

        而且那皮肤!

        那皮肤简直如同阳春白雪,冰肌玉骨,雪莹凌光。

        这是多少牛奶浴养出来的肌肤!

        是那九个哥哥从小就每日坚持为她运输牛奶、采取新鲜花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整整十八年养出来的!

        云惊凰也算是比较白的皮肤,可是跟云京歌比起来,瞬间就显得逊色。

        云京歌宛若高山雪顶的冰兰,她不过是蒸笼里的白包子。

        云惊凰不想恨的,可是她忍不住,胸腔里有血液在沸腾。

        云京歌自五岁起就知道真相了,却还和赵如蕙一同筹谋、筹划。

        她明明知道那不是属于她的身份,可她还是霸占着!享尽着一切荣华!

        那些牛奶浴、绝世珍品、全都应该是她的,她前世却眼巴巴地看了一辈子、羡慕了一辈子。

        因为那是辅国公府送来的东西,她再嚣张也不能争抢。

        现在想想,好冤!

        属于自己的东西,全便宜了那对狼子野心的母女!

        最可恶的是,最终云京歌还把那些那么宠她的人,全一一杀害……

        云京歌出来后,想维持从容大度,夸赞云惊凰一番。

        可她还没说话,云惊凰已收敛起一切恨意,上前挽住她的手臂道:

        “姐姐,你真的出来啦?你真的要下这登仙楼啦?”

        “不可能吧?不会吧?我真赢了嘛?”

        云惊凰边说还边难以置信地拉着云京歌的手臂摇晃:

        “姐姐,我只信你,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你真的没对上来,真的是我赢啦?”

        云惊凰冰凌圣洁般的面容,明显结了层霜冰。

        她似乎是咬了咬牙,才保持着端庄的挤出话:

        “这次二妹妹的确进步颇深,倒是难住了姐姐。”

        “呀!所以是真的!”

        云惊凰惊愕无比地重复:

        “姐姐都亲口承认了!没有人骗我!

        我这样一个草包,竟然真的难住了姐姐!姐姐可是京城第一才女诶!竟然被难住了!”

        “姐姐,你快捏捏我的脸,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姐姐这么冰雪聪明,怎么可能会输呢?怎么会下登仙楼呢?”

        说话间,她还去托起云京歌的手。

        云京歌身形似乎都晃了晃。

        向来身居高楼的她,何曾输过,又何曾被一个草包如此欺辱!

        赵如蕙赶来时,就见云京歌被云惊凰缠着,明显是忍耐极久。

        哪怕她自己一支手臂被白纱布吊着,受伤严重,她也连忙上前去搀扶云京歌:

        “惊凰,别闹了。

        你姐姐今日身体有些不舒服,今日先回去休息。”

        说话间,已挤开云惊凰,亲自去搀扶云京歌。

        云惊凰被挤到旁边,腰撞到桌子角,疼得不行。

        她心里更是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

        其实这种情况前世多得数不胜数,赵如蕙对云京歌的怜爱就差没直接刻在脑门上,她竟然没有发现!

        当真愚蠢如猪!

        眼看着赵如蕙扶着云京歌离开,云惊凰对侯兴志道:

        “大人,先将我的题挂出去,若是有人对上了,再差人来府中寻我。

        我姐姐好像不太舒服,我得去看看!”

        其实胜利者不必一直坐在登仙楼,云京歌时常坐在那儿,不过是享受那一分虚荣罢了。

        云惊凰不在意这些,下了楼去追云京歌。

        很快,笔官题字,将云惊凰说的那句诗用大卷轴写了下来,从上而下垂挂至一楼。

        现场所有人清清楚楚看到了那句诗:

        “春回大地终有时,重获荣光扶摇起!”

        刹那之间,全场沸腾。

        “天呐!我的天!”

        “竟然有如此霸气、激励的诗句!”

        “我仿佛觉得我可以再战一百年!还可以腾飞而起!”

        现场的才子们多数有过荣光岁月,只觉得那句诗深入他们心脏。

        就在这夸赞声中,云京歌被赵如蕙搀扶着下了楼。

        一袭云蝉纱罗裙,风一吹便衣袂飘飘,配合着那冰肌玉骨,优雅脖颈,与天上仙女完全无异。

        还有六个丫鬟跟着,更衬得她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人们每次看到云京歌时,都要被那一副美貌惊艳,为之震撼。

        只要有她出现之处,整个世间都在刹那间黯然失色!

        有人缓过神后,难以置信地问:

        “云大小姐,这句新的诗句,是你所创作的?”

        “这不废话嘛?”

        李追风一折扇敲在那人头上:“上去的人就一个草包,和去接人的云夫人,不是咱们的云大小姐还能有谁?”

        “云惊凰刚才肯定是上去找麻烦的!以为云大小姐自己也答不出来那绝对。

        没想到云大小姐不仅答出来了,还写出了新的诗句!”

        全场人也觉得,这是唯一的解释!

        他们满目惊羡、连连夸赞:

        “绝!太绝了!”

        “不愧是第一才女!不愧是东秦文界之瑰宝!”

        “云大小姐、瑶台佳人的才能,普天之下无人能及!”

        云京歌被夸赞地立在那儿,一张脸更显苍白。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