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揭穿剽窃!

        云京歌一如既往高贵:“妹妹所问这话是何意?这自然是姐姐亲自所想。

        那日母亲受伤,父亲也被你气得吐血。

        我去崇福寺为家人烧平安香,看到那秦云河上寒风凛冽。”

        “今年大雪,秦云河也冰封一月,船只停靠许久。

        直到近日坚冰融化,那些船只才总算扬帆起航,不免惹人灵感。”

        现场众人无不惊叹:

        “秦云河冰封已久,如今破冰,岂不是寒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出沧海?”

        “那日我也去秦云河,也看到如此景象,为何我就没想到这样的诗句?”

        “第一才女果然是第一才女,此等才情非常人所能及!”

        一众人夸赞、惊叹。

        旁边小亭子里的云潇潇忍不住站起身,看向云惊凰道:

        “你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大姐答出这样的诗句赢了你,你就想栽赃大姐剽窃吗?还是意有所指?”

        “我警告你,我是亲眼看到大姐作下这句诗,大姐高贵干净,容不得你污蔑!”

        有清傲君子愤愤不平道:“我那日也在秦云河,亲眼看见云大小姐泛舟湖上,我们许多人都可见证!”

        “对!本公子也在!”李追风鄙夷地盯着云惊凰:

        “输了就想栽赃?这简直是小人所为!废物娘们不愧是废物娘们!”

        礼部侍郎侯兴志很少说话,此刻目光也落在云惊凰身上,嫌恶地连连摇头:

        “你赢云大小姐时,云大小姐为你欣慰,如今你却出言诋毁?

        庶女终归是庶女,心思狭隘,上不得台面!”

        “听说还气晕云丞相?”

        有人冷笑:“简直是大逆不道!肆意妄为!粗鲁粗俗!”

        云惊凰忽然就被这么劈头盖脸一顿骂。

        若是以前她早已跳脚,此刻却毫不在意,只是幽幽凝着云京歌:

        “大姐,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这诗词是你所想?你确定没有撒谎骗人?”

        云京歌有如此多证人,只抬眸直视云惊凰。

        “二妹,别闹了。

        你妒我忌我,我皆理解。

        人非圣贤,又孰能无情无绪,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高尚。

        只是今日人多,你还是需控制情绪,别让人看了笑话。”

        呵。

        好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好一番大姐姿态的教导!

        既然给过她机会她不要,那就怪不得她了。

        云惊凰心底冷笑,表面连连叹息:

        “大姐,别怪我,我问过你的,是你自己死不承认,那我只好自己开口来说了。”

        众人皱紧眉头,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真的有什么内情?

        云惊凰不卖关子,开口对所有人道:

        “这诗句并不是云京歌所想,她是剽窃的!”

        “前一日,我离开丞相府时,被骂得一文不值,心情不佳在一品香酒楼饮酒。

        有人进入酒楼,不小心撞翻掌柜摆置的一帆风顺的船只。”

        “那掌柜捡起来修复,我便想到了长风破浪,直挂云帆。”

        “而好巧不巧,华英夫人恰巧路过,便提点了我一番。

        在华英夫人的提点下,我才写出一句完整的诗,是: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她的声音比云京歌更为大气磅礴,让诗句也显得更为恢弘。

        现场众人怔了怔。

        这诗词有两个字不一样,可味道却全然变了……

        不过也只是片刻,全场又瞬间发出一阵哄然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这废物娘们,竟然说这句诗是她写出来的?”

        “她竟然说她能写出这么绝妙的诗?”

        “她能写出一句恐怕都是脑袋里落了圣光,如今还在做白日梦?”

        “还说得华英夫人提点?你可知华英夫人是什么人?”

        连杨丞也看不下去,盯着云惊凰提醒:

        “华英夫人的确开办学堂,但她对人品要求极高,一般人绝不会教学!

        云惊凰,你忘了么,华英夫人对你更是厌如苍蝇!”

        的确是。

        曾经云惊凰七岁时,傅瑜君看不下去云惊凰的性子,特地请来华英夫人想拯救拯救她。

        可云惊凰当天竟然捅了马蜂窝,蛰得华英夫人满脸疙瘩。

        这件事轰动帝京,引发无数盛怒。

        从此后,华英夫人还当众扬话:

        “相府二小姐、无知小儿、性情恶劣、永不相好!”

        可现在,云惊凰竟然说华英夫人提点她,她这简直就是信口雌黄!

        云京歌蹙着眉头,神色间有一分严厉:

        “二妹,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绝不可胡言乱语!

        撒谎是不对的,快向所有人道歉!”

        “对,撒谎是不对的,大姐你为什么还要撒谎?”

        云惊凰盯着她问:“就因为这第一才女的名头,为了这些虚名,你非要撒谎吗?”

        云京歌感觉她真是刺头。

        哪怕是她所写,又如何?

        华英夫人来了也没有证据。

        灵感相撞,众人也会更喜欢她。

        云惊凰这庶女品行,当真是不知所谓。

        云京歌姿态高高:“妹妹,姐姐岂会为了虚名行那鸡鸣狗盗之事?

        倒是你,为了这虚名你非要胡搅蛮缠、无理取闹吗?”

        “京歌,你和她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云潇潇看不下去了,站起身走到亭子边,对着云惊凰骂:

        “你口口声声说是你写的,那你敢把华英夫人请来对峙吗!你有什么证据吗!”

        云惊凰看了云京歌一眼,也在云京歌脸上看到了毫不畏惧的姿态。

        她红唇缓缓一勾:“真是很不好意思,我当然敢叫华英夫人前来对峙。

        并且!我还有证据!”

        说完,她朝着人群中看了一眼:

        “劳烦你们谁去将华英夫人请来?”

        杨丞一直在看事态的变化,说实在的,他也不相信云京歌会写出这样的诗词。

        他连忙吩咐随从:“赵刚,立即去学堂一趟!”

        有人立即跑走,前去请人。

        云京歌心下隐隐有些慌乱,却还是端庄在那儿。

        证据?云惊凰又岂能有什么证据?

        华英夫人真会帮云惊凰吗?

        即便帮,不过是撞灵感的事而已。

        而且她还特地改了其中两个字,意义完全不一致。

        云京歌看了赵如蕙一眼。

        赵如蕙接收到她的眼神,已经了然发生了什么。

        她打算在华英夫人来时,先去打点好关系。

        可怎么也没想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