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李追风、屎

        “我去!”

        杨丞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我刚才还为云京歌的才华惊叹,懊恼自己是个小人。特么的白自责了!”

        他带头盯着云京歌:

        “云京歌,剽窃她人诗词,你还有何可说!”

        “为了所谓的虚名,不惜剽窃自己亲妹妹的诗句,你良心何在?”

        云京歌站在那里,整个人完全回不过神。

        不……她完全不知道是云惊凰写的诗句……

        那纸张不该是云惊凰写的!她从来不该捡到任何纸张!

        可云潇潇……云潇潇已经将她所有的后路断绝!

        事情忽然就这么失控……

        众人见她脸色,已恍然明白,斥责声骤起:

        “这就是我们京中的第一才女?竟然剽窃!简直羞耻!”

        “之前还装得那么高雅圣洁,说什么撒谎是不对的,说不行鸡鸣狗盗之事?”

        “现在想来,呕~~”

        原本众人看她的目光满是崇拜、喜爱,如今已变成鄙夷。

        就连亭子里,冯公本来和云震嵘谈得和颜悦色。

        此刻冯公倏地站起身,一把甩开云震嵘的手。

        “云丞相真是教的好女儿!如此偷鸡摸狗、虚伪做作的令嫒,我家拙女高攀不起!”

        他嫌恶地盯着云京歌一眼,甩袖而去。

        那位大人,可是三公之一……

        人群中,还有人在说:

        “李追风,你输了!这就是你跪舔的第一才女。”

        “哈哈哈!李追风竟然崇拜如此宵小之徒!”

        杨丞贱兮兮地捅刀子,还吩咐:

        “来人,李公子喜欢蝇营狗苟的味儿,得成全他!”

        兵部右侍郎家的护卫们立即上前,押着还没回过神来的李追风就往那屎盆子前拖。

        卫忠等人一直围着杨丞,此刻完全来不及反应。

        李追风就那么被拖过去,一头摁进那恶臭的金汁黄浊中。

        一堆稀烂液体糊了他满脸,恶臭灌入他的鼻子、嘴巴、耳朵。

        向来嚣张豪横的李追风,变得狼狈不堪。

        他这才反应过来,挣扎着抬起头,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云京歌:

        “云京歌!你这个剽窃狗!你害老子!老子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嗓音里是满腔的怨愤、怨恨。

        云京歌整个人惊在那里。

        向来被捧得高高在上的她,何曾受过如此屈辱?

        眼前、连跟了她许久的四个丫鬟也在盯着她,满脸难以置信。

        云潇潇眼中崇拜的破裂……

        李追风的咒骂……

        一向崇拜她的所有人,此刻目光全是那么犀利。

        他们投来的那一束束视线,就像是刀子般,让她简直无地自容。

        “不……不该是这样……不是这样……我并未剽窃……是云惊凰……

        对!是云惊凰设计害我!”

        直到这一刻,云京歌才反应过来。

        从一开始,一切都是云惊凰的计策!

        她疼了云惊凰那么多年,宠了云惊凰那么多年,也忍了云惊凰那么多年。

        可云惊凰竟然如此对她!

        的确、

        从一开始就是云惊凰的计谋。

        云惊凰当时看到纸张被吹下去,看到了山脚下的云潇潇。

        她知道云潇潇捡到,一定会交给云京歌。

        而云京歌看似高高在上、一尘不染,但这是在她拥有一切的同时。

        若她即将失去,她会不择手段、比任何人还手段肮脏、下作。

        所以她当天让容稷去帮忙做的事,是找华英夫人提前串通好说辞。

        并且备好写的诗词,用火烘干让字迹能早上一日,挂在那学堂。

        学堂里挂满相同款式的卷轴,只是字体不同。

        学子们年纪尚幼,不一定真会记得是昨日换上去的、还是前日。

        况且她们喜欢华英,华英若说是前日,学子们也一定会附和。

        早了一日,就是最大的先机。

        激将云潇潇,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走到这一步、谁会相信云京歌?

        云惊凰一脸无辜地直视云京歌:

        “姐姐,你疯了吗?

        我怎么陷害你?我让你捡到我的纸条不归还?我让你篡改我的诗句?我让你跑到登仙楼剽窃、还再三承认是你自己的原著嘛?”

        谁会相信她一个草包会想出这样的计策?

        况且云京歌自己不剽窃占用,又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云惊凰又道:“姐姐,我知道你妒我忌我,恼羞成怒,我都能理解。

        人非圣贤,又怎么可能无情无绪?

        只是今天这么多人,你犯了错还是该好好道歉,别让人看了笑话。”

        这些话……

        这些话全是云京歌之前对云惊凰说的!

        可现在,云惊凰却全还给了她!

        云京歌感觉这几日胸腔里压抑着情绪、终于控制不住地翻涌。

        “云惊凰!你别再装!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

        她第一次大声撕裂地吼她,还看向现场众人道:

        “侯侍郎,母亲,红霜,你们帮我……是云惊凰她手段下作……”

        “够了!”

        华英夫人厉声呵斥,“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道德丧尽。

        如此表里不一的女子,侯大人,你当下令,这文昌街不许她再踏入!登仙楼她也绝不能再上!”

        侯兴志是礼部的人,最重视人品、礼节。

        此刻看着云京歌那个模样,就冷冷一哼:

        “此事我自然会禀告圣上,加入黑榜!”

        文昌街登仙楼这种地方,的确是有黑榜的。

        品行重度恶劣者,会被刻在入街的界碑上,永久流传!

        云京歌身体一颤:“你……你们……为何如此咄咄逼……”

        话还没说完,她身体猛晃,朝着下方直直倒去。

        “小姐!”

        红霜等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接住她。

        不管她是真的气晕,还是假气晕,一众丫鬟连忙护着她,将她匆匆抬出去。

        赵如蕙也顾不得什么,还召集一众护卫硬生生劈开路。

        “回府!找大夫!”

        丞相府的人忙作一团。

        而杨丞冷嗤一声,盯着李追风嘲笑:

        “你正主要走了,这五万两银票可归我。

        她还剽窃,罪加一等。”

        杨丞不嫌事大的吩咐:“给本少爷再摁他一次!”

        杨家护卫压着李追风又要往那屎盆子里摁。

        “放开!给老子放开!是云京歌骗了老子!”

        李追风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尤其是那五万两,那是他爹辛辛苦苦存了大半生的积蓄!

        他以为他铁定不会输才敢拿出来,如今输掉,他爹会打残他!

        李追风想到这,忽然发疯似地挣开束缚,快速朝着丞相府那人群跑去:

        “你们不准走!是云京歌害了我!你们要给我个交代!还我五万两!”

        他边喊边冲过去。

        之前挣扎时,他满头满身都是金黄色的排泄物。

        此刻一去拉扯……

        “啊!啊!啊!”

        赵如蕙、春兰、夏蝉等人,全身都沾了屎。

        李追风还去拽担架上的云京歌:

        “你给我醒过来!剽窃狗!你为什么要剽窃!为什么要害我!我的银子!”

        云京歌昏迷着,那白色的衣服上也被抓出一堆的黄色排泄物。

        空气里全是难闻刺鼻的气息,令人作呕。

        还是卫忠实在看不下去,上前一个麻布袋套在李追风身上。

        “公子,是你自己识人不清,怪不得他人,得罪了!”

        话落,一剑鞘敲在李追风脑门后,打晕带走。

        即便如此,可丞相府那群人也满身污秽,臭气熏天。

        之前来时还风风光光的队伍,如今狼狈至极。

        向来高高在上、高雅出尘的云京歌,也躺在担架上,一身的屎……

        她就那么狼狈地被抬走。

        谁也没想到,那个瑶台仙子,第一才女,会做出如此卑劣之事。

        这件事注定传遍整个帝京、甚至是整个东秦!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