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求王吃醋!

        云惊凰找到雁儿后,好在雁儿还在收拾厨房,并未来得及放孔明灯。

        她收走,雁儿也不难过,只支持地说:

        “王妃做得对,我们绝不能让王伤心!”

        王妃还给她买了粉粉的桃花石手串,那已经是她这辈子收到的最美最贵重的礼物!

        赵如蕙送的手镯对她而言不是礼物,是收买人心做坏事的东西,狗都嫌!

        云惊凰才放心的离开,一路上,她皱着眉头。

        她觉得帝懿不会喜欢那些扭扭捏捏的物事,只买了孔明灯送帝懿。

        一起放孔明灯,对她而言也是情侣间最美好的礼物。

        可如今孔明灯没了,今晚这元宵佳节……

        幻想中看着孔明灯飞远的美好景象,也无法实现……

        “云小姐。”

        一道清贵的声音忽然传来。

        云惊凰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的城墙上,立着容稷那抹清风霁月般的身影。

        “容世子。”

        对了,她给容稷买了一份礼物,以示感谢。

        亏欠着别人,她总觉得不安心。

        云惊凰踏上城楼。

        两人面朝赢宫的方向,在黑夜里,不会被探子们察觉。

        云惊凰还没开口,就听容稷问:

        “在失落?”

        她疑惑的皱眉间,这才发现这个方位可以看到龙寝宫那边。

        容稷应该是看到了。

        容稷还拿出两个孔明灯递给她:

        “这里有,可放。”

        云惊凰眉头皱得更紧,“不行,阿懿说会致山火。”

        孔明灯的确存在许多安全隐患,如今东秦国内忧外患,还民不聊生,的确不太适合。

        容稷却吩咐:“章之,派人跟随孔明灯方向,看看落在何处。

        确定落处熄火,再归。”

        “是!”章之应下。

        容稷目光才落向云惊凰:“现在可放心了?”

        云惊凰双眼亮晶晶的,“对喔!”

        镇南军有这么多人,仔细些。调走一两人问题不大。

        帝懿不想回忆起旧事,可孔明灯是上千年来、百姓们向上天祈愿的重要途径。

        东秦国也只有在元宵佳节、七夕节、中秋节这三个节日,才允许燃放孔明灯。

        云惊凰说:“走,我去那边放!”

        她要代替帝懿放孔明灯许愿!

        两人来到赢宫后的神华门,这里在龙寝宫后方。

        云惊凰还连风向都看好了。

        孔明灯从这边放飞,不会被帝懿发现,不会惹他追忆惨事。

        她打开精致的孔明灯,是牛皮纸浅黄色。

        有人端来墨盘。

        容稷问她:“字可有进展。”

        “这两日都在练,应该将就能看了吧?”

        云惊凰拿起毛笔,在上面轻轻落下一行字:

        “愿阿懿早日康复、平安喜乐、万事胜意、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她的字体间满是爱意,字体写得圆圆的,有些可爱。

        容稷看了眼,嘴边勾起一抹无奈又宠溺的弧度。

        满脑子只有情爱,真是豆蔻年少。

        他也落笔,在另一个孔明灯上写下:

        “海晏河清,国泰民安,永无战争。”

        云惊凰看着那字体,心灵被震撼了下。

        片刻后,崇拜地道:“师父,我好像知道你名字的由来了。

        容稷容稷,心里只容得下江山社稷!”

        不像她,满脑子是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事。

        容稷浅笑,并未说话。

        两个孔明灯放飞,在夜色下越飞越高,在那漆黑的天幕下散发着唯美朦胧的光泽。

        云惊凰望向孔明灯飞远的方向,闭上眼睛,双手握着开始许愿。

        希望上天能看到她的孔明灯,看到她的愿望,让阿懿早点站起来!

        容稷的目光落向身旁的她,灯火映照,他向来平淡清冷的眸子,似乎容下了她一抹小小的身影……

        直到孔明灯彻底看不见了,云惊凰才收回视线。

        “对了。”

        她从身后摸出一个长长的圆筒状锦盒递给容稷:

        “你教了我许多,还为我说服华英夫人,安排李追风之事。这是谢礼。”

        容稷接过锦盒,打开。

        里面装着一卷画。

        画卷上绘着一位老夫子在松柏树下看竹简,远处三千弟子跪拜。

        这是《赠孔师松柏图》。

        在一千多年前,一位孔老先生教书育人德高望重,深得弟子们喜欢。

        弟子们便全数集合起来,用心绘制下这幅图赠与恩师。

        若是仔细看,能发现那松柏树是由一个又一个蚂蚁大小的名字组成。

        《赠孔师松柏图》,代表的是学子的认可,和为师者的德高望重。

        云惊凰觉得对她而言,容稷也担得起这画作。

        容稷却收起画卷:“我所做之事不过举手之劳,这名画太过贵重,拿去退了。”

        “不贵不贵。”

        云惊凰解释说:“在今年之前,的确很贵重,据说这幅画能卖到一万多两银子。

        可现在战事频繁,柴米油盐衣食住行等物资上涨,文化类物事反倒连连跌价。”

        国家都动荡不安,谁还有闲情雅致去欣赏这些名画名作?

        “这幅画是一个破产的世家拿出来卖的,才卖五百两银子都无人问津。”

        毕竟五百两银子,在现在这个局势下,够许多人生活几生。

        就算有欣赏者识货者,也需要机缘来遇到。

        云惊凰曾经从镇南军中拿了那么多钱,也不心疼,认真道:

        “你安心收下即可,日后可以更加严厉地教我。

        我还想着往后跟你学布兵布阵、下围棋!”

        帝懿也喜欢下棋,可她一窍不通。

        若是能学会,夜幕时分,可以陪帝懿围炉煮茶,对坐对弈。

        光是想着那一幕,云惊凰眼中就满是期冀。

        远处。

        苍伐推着帝懿找来,隔得远远的,就看到云惊凰和容稷站在城楼之上。

        两人有说有笑,云惊凰还送容稷礼物。

        苍伐眉心瞬间皱起:

        “王!这怎么可以!容世子怎可与王妃站得那般近!还收王妃礼物!”

        不明身份之间的男女赠送礼物,是私相授受!

        容稷人品不行!

        帝懿却只是抬眸看了眼,神情一如既往尊贵无波澜。

        “是《赠师图》,送礼者也是她,勿妄议是非。”

        “是……”

        苍伐不得不低下头,却还是说:

        “可男女授受不亲,王妃和容世子……”

        再怎么也不该那般亲密,那是王的王妃!

        帝懿:“无碍,年底本就会和离。”

        这是她的自由、权利。

        他还薄唇翕起:“若她真与容稷在一起,眼光倒是不错。”

        苍伐都快哭了。

        王妃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王还夸赞王妃眼光不错?

        王能不能长长心……能不能吃点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