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变成顶流的小娇妻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新妈妈?

第八十一章新妈妈?

        他继续问她迟到的理由。

        她沉思良久,缓缓吐出几个字:“做噩梦了。”

        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了。

        听见席畅畅这么说,引得现场的练习生们发笑,她们都跟着起哄:“梦见什么了,还能让你起不来?”

        席畅畅迟疑着看向钟家慕:“贺老师,真的要说吗?”

        “但说无妨。”

        她一本正经:“梦见地板问我它软不软。”

        练习生们都一脸失望:“就这?”

        钟家慕的眼皮突然加快了扇动的频率,表情极不自然的说:“归队吧。”

        他看着面前的练习生们,宣布着接下来的流程:“今天的battle后留下来的,就是最后的a组。”

        她不是不想逃离a组,和钟家慕的每一次眼神碰撞都能让她想起那一幕幕尴尬的场景。

        可是一想到她和公司的对赌协议就头疼。

        算了,来都来了,大不了她尽量避免和钟家慕的直接接触。

        钟家慕继续宣布规则:“和平时不同,比拼双方要合作完成一段舞蹈或者合唱,至于怎么合作,给你们十分钟时间。”

        第一组是方可和白莹莹的好姐妹白禾。

        进组第一天,白禾和白莹莹两个就因为某种特殊的气质互相吸引,成了好姐妹。

        方可临上场,她给方可打气,轻轻揉着她的头:“我相信你喔,宝贝加油!”

        “嗯嗯,俺可以的。”

        方可昨晚告诉她,她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自称俺。

        「一个娇小可爱,一个美艳动人,绝了啊。」

        「家人们我磕到了!」

        「啊啊啊这一脸宠溺的表情,姐姐我可以!」

        「cp名就叫多可爱好了!」

        她们两个都是走舞蹈方向,合作的自然是一段舞蹈。

        音乐刚开始不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白禾不管在力度还是准确度上都比不上方可。

        音乐接近尾声,就当大家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方可纵身一跃而起。

        大家都期待她下一个动作完美收官。

        没想到她突然失去了重心,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大家都被吓呆了。

        面对方可的突发状况,她第一个缓过神,冲了上去。

        她急切的询问方可的状况:“宝贝你怎么样了?还好吧,要不要去医务室?”

        方可委屈的抿着嘴:“姐姐,明明商量好的这下她会借力托住我的,”她揉着自己的腰,“疼……”

        她抬头,压制着自己的怒火质问白禾:“你为什么不托住方可?”

        白禾一脸无所谓地回答:“这个动作当时本来就有争议,最后我又没答应,她自己学艺不精摔倒了怪我咯?”

        “你!”

        她意识到现在不是和白禾讨价还价的时候,背起方可就往医务室走。

        走到门口,她一个眼刀递给白禾,白禾心虚的别过了眼神。

        又是一个姓白的,行,她记住了。

        原本看着比赛的网友瞬间一脸懵。

        「这算演出事故吧?」

        「再怎么说肯定和白禾脱不了干系啊。我看白禾就是故意的。」

        「凡事要讲究证据,楼上谨慎说话。」

        「席畅畅刚才的样子实在是太帅了有没有?高举我的多可爱大旗!」

        一个小时后,她返回排练室。

        她认真起来,问钟家慕:“前面方可一局,怎么算?”

        “不算,暂时平局。”

        她点点头:“那就好,”脱掉外套,她指着白禾:“我要和她batle!”

        不要说惹了她的方可小宝贝,就冲着白禾在batle的时候玩阴的,她就看不过去。

        前世她曾经在学校比赛,开始前被人陷害,嗓子哑了三天,导致她差点错过了最后的选拔。

        正因为她淋过雨,所以现在也想替淋雨的方可打一把伞。

        白禾一脸挑衅,她问席畅畅:“比什么?”

        她活动着自己的筋骨,连正脸都不愿意给白禾:“比什么你定。”

        现在让她定类型,不管输赢,自己都不占理。

        白禾一个白眼,她最看不惯这人一脸自信的样子。

        “那就比唱歌。”

        白禾想席畅畅不是说她是vocal吗?她想看看她这个vocal到底能有多强。

        她自从变成席畅畅,从来没有唱过一次歌。

        停下正在压腿的动作,她站起来,对着白禾说:“唱什么,也是你定。”

        白禾刚才定了类型,现在席畅畅又让她定歌曲,脸上瞬间有点挂不住,她急忙说:“这个你定吧。”

        席畅畅一个挑眉:“你确定?”

        这不是让她把白禾压在地上打吗?

        白禾气的跳脚:“你看不起谁呐?”

        “哦,”她决定了最后的曲子,“那就divadance。”

        听见这个歌名,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首歌是著名电影《第五元素》的主题曲,难度非常大,其中有一段还是电脑合成的。

        听过这首歌的网友已经坐不住了。

        「我听过,这歌特难!」

        「不是吧不是吧,她选这歌她自己也可以唱好?」

        「这就算请原唱来也不一定能完完全全唱出来啊。」

        旁边有练习生劝白禾:“要不你让她换一首歌吧。”

        白禾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认为她虽然是走舞担的,但是自己的声乐也差不到哪里去。

        她满不在乎的答应下来:“行”

        十分钟内,她们两个要安排好每个人要唱的部分。

        试听了一遍,白禾的脸色就变了。

        “这是人唱的歌?”白禾质问着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选的声乐吗?”席畅畅摊开手,“让我选歌曲的也是你,现在不认账了?”

        白禾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练习。

        白莹莹听说白禾要和席畅畅比,从c组屁颠屁颠的来给白禾加油助威。

        她给白禾轻声念叨着她对席畅畅有多不满:“禾禾,你一定可以的,上去杀她一个措手不及。”

        她这次只能靠白禾给她出气了。

        因为初来乍到没有认识的练习生,她只能和同样被人孤立的白禾报团取暖,其实她也早就看白禾不爽了。

        「你看我们莹莹女神多贴心,还专门给自己的姐妹打气。」

        「白白yyds!」

        「啧啧啧,我看白莹莹是想让白禾给她报仇吧。」

        听了白莹莹的吹捧,白禾有点忘乎所以。

        对啊,席畅畅虽然选了这个高难度的歌,但是不一定表示她会,只要她唱的比席畅畅好就可以了。

        十分钟后。

        带有节奏的音乐声响起。

        第一句是白禾的,开头算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

        唱完白禾朝着镜头一个w。

        下一句是一个转折点,顺利不过三秒,她立马破音。但是破音归破音,属于自己的part还是要唱完。

        由于音高,她越唱脸越扭曲,下面坐着的部分练习生都不忍直视。

        有的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表情管理这一课。

        挣扎着唱完自己的部分,她松了一口气。她得意的看着席畅畅,虽然她唱的不是很满意,但知道她的部分只会更难唱,不相信她表现的能比自己更好。

        席畅畅分到的比白禾的高了一个八度不止,还有一大段全部都是转音。

        中间空出一段音乐。

        她听着,思绪飘回了以前,那个属于自己的人生。

        她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艺人这条道路。

        她的学校对学生很严格,学制也很长,要六年才能毕业。

        好在她天赋异禀,一路过关斩将,在22岁那年,她就拿下了全校第一的好成绩。

        ——————

        她开嗓了,伴随着音乐,她将这首没有歌词的歌慢慢吐了出来。

        全场鸦雀无声。

        弹幕已经乱成一团。

        「woc这什么神仙嗓音,太牛了!」

        「我承认我一个音乐学院的专业生甘拜下风。」

        「这么高难度的歌在姐的演唱下给我一种我也可以的错觉!」

        「前面的让让地方,我也要跪下。」

        钟家慕看着这时在中央闪闪发光的她。

        他想,原来她在音乐方面的造诣这么高吗?

        跳舞,过肩摔,声乐,她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一曲完,钟家慕宣布:“席畅畅成功守位,白禾降级b。”

        席畅畅听完头也没回就走了出去:“我要去照顾我的宝贝了!”

        白禾和白莹莹两个人面面相觑却各怀鬼胎。

        白禾娇滴滴的向白莹莹哭诉:“她一个vocal和我比,这不是摆明了我吃亏吗?你说是不是?”

        89

        医务室。

        方可正在输液,因为药物的原因睡了过去。

        她坐在旁边陪伴。

        外面传来嚷嚷声,她不悦,起身就要看是谁这么吵闹,准备把源头解决掉。

        一个女人闯了进来把其他人关到了外面。

        女人的年龄不小,打扮十分朴素,但全身散发着一股戾气。

        刚看到她就冲过来,揪着她的头发:“你个死丫头,居然跑这儿来了。”

        被人这么揪着,她下意识的打开对方的手。

        看着闯进来的女人,她平复自己的心情:“大婶儿,你怕是找错人了吧?”

        “死丫头,”女人十分暴躁,骂骂咧咧的说:“连你亲妈都不认识了。”

        听完面前大婶的话,她吓得连退三步。

        连忙静下心来,在身体中的记忆中搜寻着。

        想起妈妈二字,一股悲伤的感觉从心里腾空升起。

        小时候席畅畅是和席嘉铭一起在家里长大的,母亲总是对她凶巴巴的,对席嘉铭却总是关爱有加。

        有一天,母亲告诉她,席嘉铭其实是她的表姐。

        再过几天,表姐的富豪老爸开着豪车来到破破烂烂的家里,接走了他的女儿。

        只留下了自己和眼前这个女人。

        女人继续揪打着她,对她现在的行为表示严重的不满意:“我让你不务正业。”

        她不理解:“妈,你这是干什么?”

        妈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教育她:“之前让你好好工作,你非要到这什么破节目来选秀。”她拉着她的裙子,“看看你穿的这些东西,家里的脸简直都被你丢尽了。”

        现在都什么社会了,她的妈妈思想为什么还是如此保守?

        看来现在也只能先稳住妈妈,以后再慢慢跟她解释。

        她不紧不慢的跟妈妈讲道理:“那席嘉铭也不是在娱乐圈工作吗?你怎么不说说她。”

        听她提起席嘉铭,妈妈更加生气,她的声音又大了不少:“住嘴,你还敢提嘉铭,你和她能比吗?”

        妈妈居然真的偏向于一个外人,她的气蹭的就冒了上来:“怎么就不能比了?你还是我亲妈吗?”

        她的气不打一处来,嘉铭嘉铭的,叫的还真亲,不知道的还以为席嘉铭才是她的亲生女儿。

        妈妈的表情有些飘忽不定,她严厉呵道:“你表姐长得那么好看,名气又高。”她戳着她的头,“你再看看你,什么都不会,干啥啥不行,只会在这儿给我找麻烦。”

        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妈妈粗鲁的拉着她就往外面带:“快跟我回家。”

        刚要打开门,钟家慕走了进来。

        “我来看看方可的情况,毕竟是在我眼前出的差错,我也有责任,”他看着陌生的女人,问席畅畅道:“这位是……”

        他在休息,偶然间听旁边的工作人员聊起,席畅畅的母亲来探访才鬼使神差的过来的。

        席畅畅推开她母亲的手:“她,应该算是我妈吧。”

        妈妈一脸傲慢,她抬头质问钟家慕:“你是谁?”

        她的妈妈对自己的爱豆居然这种态度!

        这让钟家慕以后怎么看她,肯定觉得自己的教养也糟透了。

        她急忙介绍:“妈,这算是一位前辈了,很厉害的。国内的顶流。”

        妈妈是一点儿没听进去:“什么顶流不顶流的,我管他什么前辈,”她对钟家慕说,“我告诉你,今天我要带她走。”

        她挣扎着:“妈,我不走。”

        前世父母离异,她生活在姑姑家,寄人篱下的滋味她尝过,也尝够了。

        要不是因为面前的女人是她这一世的妈妈,她早就一个左勾拳过去了。

        现在她也算有妈妈了,虽然脾气是差了点。

        在席畅畅的记忆中,虽然眼前的女人脾气是大也偏心了一点,但对她的照顾也十分周全。

        “我还是不是你妈了,你听不听话。”说着,她揪起席畅畅的耳朵。

        尖锐的骂声伴随着巴掌落下来。

        她下意识的躲闪,透过散落下来的头发,她看见钟家慕接住了这一巴掌:“阿姨,有话好好说。”

        没想到这么窘迫的时刻,偏偏让钟家慕碰见。

        她打开门:“那个贺老师,方可已经没有大碍了,大夫说待会就可以回公寓了。你先出去吧,我和我妈单独商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