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变成顶流的小娇妻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因为有你

第八十五章因为有你

        没错,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席畅畅的未婚夫,男神。

        小麦色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再配上他的标准笑容,这个男人很有魅力,绝对能迷倒一片少女,席畅畅觉得自己能有他这样的未婚夫,这是前世做了多少好事才能换来的。

        此时的男神已经恢复正常,他温柔地摸摸揉了揉席畅畅柔顺的头发:“你还是这么不经吓,要是把我给踢坏了怎么办?”男神勾起唇角,“因为是你是席畅畅,我可就不追究,不过我发现你的力气变大了不少,最近过的不错,怎么样,钟家慕没有欺负你吧?”

        席畅畅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说:“没有,挺好的。”

        “那就好。”

        席畅畅的下一句话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丝惊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男神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听说星宇他有讲座,父亲让我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也在。”

        “哦。”席畅畅本来以为男神是过来看自己的,可现在他的一番话让她失望了不少,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男神像是看穿了席畅畅的想法,他拉过席畅畅的手,长舒了一口气,说:“有没有想我?”

        “嗯?”听见他这么问自己,席畅畅的心情终于变的好起来,一脸蠢萌的表情:“有啊。”

        “哈哈哈……”男神扬起一抹笑意“我没有打过喷嚏。你要怎么证明?”说着忽然圈住了席畅畅。

        席畅畅的面颊上立马涌上两片红晕,那红润从她颊边一直蔓延到她的眼角,她轻轻地推了推他。

        男神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还带着一丝丝的调侃:“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脸皮薄。不逗你了。”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破坏气氛的电话铃声响起,男神拿出来看了一眼就直接挂断,表情变的不自然起来,然后一脸抱歉的对席畅畅说:“你看看他们又来催了,公司很忙,我要先回去。”

        “可是……”

        男神没有等席畅畅说完这句话就打断了她:“要是星宇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别忍着。”

        席畅畅的脑袋像霜打的茄子叶一样耷拉着:“嗯,知道了”

        “我走了。”男神临走前对席畅畅仍然是笑着的,从一开始碰到席畅畅,一直到离开,男神一直是笑着的,可是当他转过身朝外面走去时,他脸上挂着的笑容顿时无影无踪,因为笑的时间太长,他的表情十分的僵硬,眉宇间换成了一种漠然的感觉。仿佛刚才的那个人根本不存在。

        男神回到车的后座上,坐在后面一个妖艳无比,化着浓妆的女人直眉瞪眼的质问男神:“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助理罢了。”男神的语气说的和真的一样,他揽过那个女人,把她抱在怀里。

        但是那个女人明显不满意这个答案,她挣脱了他的怀抱,语气里带着一丝吃醋的味道:“你和你的这个助理不一般。”

        男神唇边滑过一丝邪魅的冷笑:“怎么,吃醋了?”

        那女人不并不加以掩饰,而是直接的告诉男神:“对。”

        男神点燃一根烟放在嘴边:“你这是在赤裸裸的挑衅我。”

        “钟……唔……”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男神用一个霸道的吻堵住了她的嘴,他一直手拿着烟,一只手扣住这个女人的后脑勺,把自己刚吸进去的一口烟吐到了这个女子的嘴里。

        女人立马咳嗽了起来,但是却没有挣脱男神,感觉到女子渐渐瘫软在自己怀里,男神的表情越发阴沉。

        男神这样想:以后绝对不会有人再对自己这样说话的,绝对不会。

        听着外面的掌声,席畅畅知道开始了,就跑到下面找了个位置。

        台上的钟家慕穿着一身剪裁有致的西装,沉郁的黑色,领口上别着古银色复古羽毛别针。头顶上的水晶灯折射出的耀眼光泽,笼罩在钟家慕冷漠的脸上,衬得他像是那些杂志上英气逼人的模特一样。

        台下的学生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他讲课。

        良久,课进行到尾声的提问阶段,主持人说在现场挑几个问题,让钟家慕现场回答。台下便一阵沸腾,学生们争先恐后地举手,示意主持人选中自己。

        主持人挑中一个穿蓝色衣服的男同学,说:“就你吧。”

        这位男同学提的无非是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钟家慕很快就替他解释了。

        “谢谢,我明白了!”听完后男同学有些激动地坐下来。

        钟家慕的目光毫无波澜,看着那个男同学,眉头一凛:“鉴于这位男同学提的问题实在太过于简单,我不得不怀疑他是否走了狗屎运,才考上的研究生。所以,我建议他回去翻一翻《案例分析》这本书,而不是问出这么愚昧的问题,浪费大家时间。”

        这话一出,台下瞬间之内发出一阵爆笑。而那位男同学,显然没料到会被钟家慕这么毒舌地批评,红了一张脸,耷拉着脑袋。

        席畅畅甚无语,对旁边的人吐槽:“这么不留情面地打击,他以为谁的智商都跟他一样高吗?”

        “不过也对,一针见血,才是钟家慕的风格。”席畅畅又似笑非笑地说。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说:“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要问什么?快举手。”最终,主持人挑中了一个女生。

        那个女生站起来,对着钟家慕羞涩地问:“你有女朋友吗?”

        台下突然响起一阵附和声与口哨声。

        貌似台下的女生们都很钦佩这个烈士,终于问出了一个她们想问的问题。

        钟家慕默不作声,只是眼角含有笑意。

        一旁的主持人连忙圆场:“虽然这位同学问了个好问题,我也非常想知道,但这是个私人问题,我们今天只聊学术上的问题哦。”

        台下一片哀号。

        那位女烈士依然不放弃:“如果没有,台下这么多女生都是你的迷妹,你可以考虑试……”

        话还没说完,她的话筒已被主持人抢走了。

        台下又是一是哀号。

        啧啧啧,这年头的女学生们都这么雷厉风行,主攻技能max,委实让席畅畅佩服。

        好半晌,台上的钟家慕才轻启薄唇:“我没有女朋友,只不过……”他顿了一下,非常难得地含蓄一笑,

        “快有了。”

        台下再次一片哀号。

        ……

        残阳昏黄从窗外拂进来,席畅畅看着钟家慕被染上夕阳微黄的侧脸,琥珀色的眼睛犹如月夜下静谧的湖泊,眉宇间依然渗透着冷漠和镇定。他高高在上地站在台上,

        就像一头孤傲的雪豹。

        这个人,散发着一股即危险又忍不住让人着迷的气息,就像一个黑洞,会不由自主地把靠近他的人吸进去。

        赵翊凝就是在这场讲座上认识钟家慕的。

        化着精致的妆容,踩着高跟鞋的赵翊凝负责的不过是开场的前十几分钟,之后便无所事事地坐在下面,她拿着手机看八卦娱乐新闻,顺便和一起的朋友聊聊天,半个小时过去,她看手机看得头脑昏沉,一抬头便看到了台上的男生。

        原本只是匆匆一瞥,觉得这个男生皮囊比较好看,想继续百无聊赖地看手机,谁料男生突然就开口讲起了一个小故事,把原本就心不在焉的她一下子就拉入到了状态中,那大概是赵翊凝在所有参加过的讲座中最认真的几分钟,她拿着手机给闺蜜发消息:“我看见一个帅哥,好有才华。”

        “你还能喜欢上别人的才华?”闺蜜发来一个嘲讽的表情。

        “给你看照片。长的挺帅的。”赵翊凝举起手机把焦距调近,拍下一张钟家慕的照片。

        “你觉得追上他要多久?”

        “就你的颜值,随便装一个傻白甜,两三周就够了吧。”

        赵翊凝的闺蜜不是特意的去拍赵翊凝的马屁,她已经见证过太多的男生拜倒在赵翊凝石榴群底下的样子。

        那句话咋说来着?坠入爱河的人儿都是可怕的。

        她回给闺蜜一个“得意”的表情就关掉了手机,赵翊凝挑了挑眉。看到男生正放到最后一张ppt,上面有“钟家慕”三个字。

        一开始赵翊凝以为自己对钟家慕的爱就像是喜欢上一支口红,一只玫瑰,一件大衣,一双鞋子那样简单。

        她以为她轻易就可以触碰到他,就像以前所有的男生一样。赵翊凝对自己一直是自信的,她知道自己作为一个模特不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是上乘的。

        讲座进行到现在也该结束了。赵翊凝慌忙的随便记下了几个问题,打算待会儿了去探探这个男生的口风。

        他会对自己一见钟情也说不定呢,赵翊凝这样想着。

        眼看着讲座结束了,赵翊凝从包里拿出小镜子补了补口红,再把额前的刘海整理了一下。缓缓从一众目光中起身,从小到大,她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投来艳羡的目光。

        这时钟家慕走进了后台休息室,看着在一旁的席畅畅,钟家慕把自己的文案包放在了桌子上,对席畅畅说:“你刚才干嘛站起来?”

        席畅畅在最后讲座快要结束的时候太过于激动,跟着大家鼓掌,自己的两只手拍的通红,最后还站了起来,连自己的都没有察觉。

        但是她才不会相信钟家慕可以从那么多人当中找到她:“要不要这么睁眼说瞎话,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你确定能看见?”

        钟家慕冷哼一声:“我就是看得见。”

        钟家慕没有骗人,从小妈妈就把他的视力保护的很好,而且席畅畅今天穿的又很独特,钟家慕不经意一瞥就看见席畅畅傻乎乎的一个人站了起来。

        席畅畅深深的体会到了和钟家慕这种既腹黑又强词夺理的律师争辩问题绝对是大大的不妥,所以她索性不理钟家慕,把他一个人晾在了一边,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刷屏,边刷嘴里还哼着小调,都是一些当下流行的国语情歌。

        钟家慕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席畅畅一个人在那里瞎乐呵,也坐到沙发上,席畅畅周围的沙发立马陷了下去:“你似乎很高兴。”钟家慕这样问席畅畅。

        “刚才男神来了,我当然高兴啊。”席畅畅得意的朝钟家慕的方向扬了扬眉毛,“不过他说他是来看你的,你没有见到他吗?”

        “没有。我说你怎么今天突然这么高兴,原来是因为他。”

        席畅畅忽视了那句话里最重要的后半部分回应了前两个字:“那也许是他不想打扰你吧,不过我劝你也赶快找一个找女朋友啊。要不然等你再过两年老了没人要了怎么办?”席畅畅自顾自的说着,全然没有发现旁边某人越来越臭的一张脸。

        “呵呵……”

        听见笑声,席畅畅抬头撇了一眼钟家慕:“笑什么?”却正好对上那双就像结了冰的眼睛,席畅畅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席畅畅觉得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动不动就给人发脾气。

        男神和钟家慕是有几分相像的,但是其中一个笑起来总是让人如沐春风,一个却总是面若冰霜,像是谁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席畅畅默默的在心里哀嚎,男神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弟弟。

        “像你们这种女人最麻烦,在我身边也是祸害,不如不找。”

        说完钟家慕站起来依旧就要开门往出去走。席畅畅瞪了瞪钟家慕,没有理会他,谁知道他又想干什么。

        钟家慕刚要转动门把手,门却从外面自己开了。

        门外走进来一个打扮十分新潮的女孩子。她的声音听起来甜甜的:“你就是钟律师?”

        “嗯。”钟家慕扫了一眼,淡淡的回答。

        “那么钟律师你可以给我讲解一下刚才的这个问题吗?我有点没太搞懂。”

        “抱歉,现在要回家了。这些问题你可以去到我们的微信上查。”

        赵翊凝的脸色当场就变了变,但依旧不死心,还是试探的问了问:“是这样啊,那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以后有问题了我再向你请教。”赵翊凝不相信钟家慕对自己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钟家慕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知道今天的这场讲座除了部分学生还有一些其他的社会人士,所以这是他根据大众的水平策划的,只要智力没问题,是不会存在听不懂这种事情的,很明显的搭讪。

        这种情况他已经碰到了很多次,刚想要拒绝。

        就看见喜欢管闲事的席畅畅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她用责怪的语气对他说道:“人家妹妹这么好的态度来找你请教,你别拉着一张脸啊。”席畅畅戳了戳钟家慕的胳膊,然后又换上一脸的抱歉对着赵翊凝说:“对不起哈,他就这个样子,你别在意。联系方式是吧?那我给你。”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了纸和笔。

        趁着这段时间赵翊凝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席畅畅,觉得席畅畅说话做事的样子应该是他的助理。

        出门不想被认成助理之类的席畅畅偏偏就被认成了助理。

        但是赵翊凝依旧一副刚才傻白甜的样子,接过席畅畅递过来的纸:“好的呢,谢谢姐姐。”

        “不用,不用,谢……谢什么啊。”席畅畅对这声姐姐非常受用,心里的得意就差写在脸上了。

        钟家慕看了看表,不耐烦的对席畅畅说:“回家。”

        对于钟家慕的不买账,这些年在社会上的各种磨练还是让赵翊凝保持了她自己最迷人的微笑:“对了,钟律师,我叫赵翊凝,你要记住了啊。那我先回去了,拜拜。”

        说完赵翊凝就出了休息室,此时她的脸的脸几乎拉了快要一尺多长,因为赵翊凝不服气,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的这么无视自己。

        开什么玩笑?

        赵翊凝走出去,钟家慕回头看着席畅畅问:“你很了解我?”

        “额,这个……”看着他对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那个样子。席畅畅当时完全是下意识的说出那样的话,并非故意,因为席畅畅有一个特殊的癖好,那就是见不得女孩子被欺负,尤其是长的好看的女孩子。

        “以后不要乱说话。”

        “哦。”

        看着席畅畅愣在那里的样子,他皱了一下眉头,略带嫌弃的说:“情商还真低。”席畅畅觉得钟家慕似乎是在说自己,但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拿起自己的东西,往门外的方向走去,感觉没人跟着自己,回头却发现席畅畅还愣在那里,冲着她喊了一声:“愣着干嘛,回家。”

        席畅畅扯住钟家慕的袖子,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我刚才想了半天,才记起冰箱里都没有存货了。去超市好不好?”

        原来这厮半天都在想吃的。

        “食材不是都有吗?”

        席畅畅鄙夷的推了推钟家慕:“你个男人懂什么啊?”

        回到家里没有管席畅畅钟家慕就去洗澡了,出来的他发现席畅畅自个儿还坐在沙发上吃。

        可想而知,场面惨不忍睹,席畅畅嘴的四周都是油呼呼的东西,席畅畅却没有一点想要擦掉的冲动。

        她此刻毫无形象的大快朵颐,茶几上摆满了各种垃圾食品。

        他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你是猪吗?”

        席畅畅把面前的各种零食向前推了推,然后看看,吃的好像津津有味,给钟家慕推荐:“尝尝这个。”

        他:“不要,我不吃膨化食品。”

        她非常的执着:“很好吃的,不骗你。”

        钟家慕耐心的教导:“里面有致癌物质。”

        “切,无聊,那世界上得死多少人。”

        他倒是笑了:“睡觉,猪。”说完就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月光透进过厚重的落地帘在地上洒下一层厚厚的雪影,照映着钟家慕的脸,就像是脸上糊了一层霜,显出几分的沧桑,倒也不失浪漫。

        同样的月光洒在叉子身上就没有那么好看了,把它灰蓝色的身体显得更有几分诡异。

        已经很晚了,周围都静静的,当然除了席畅畅今天格外大的呼噜声。钟家慕从冰箱中取出今天席畅畅在超市里曾经给他推荐过的一款在他认为是高脂肪的薯片,轻轻走到沙发旁,坐到刚才席畅畅坐过的地方,撕开食品袋,一双修长的手指头从里面取出一片薯条来,脸上浮现出了他都不会察觉到的温柔。

        这时候有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打断了钟家慕的思绪:“钟律师,睡了没有啊?”

        这个联系人并没有输入任何备注,看来是新加的,最近并没有加人吧,钟家慕心生疑惑,回了条消息:“你是?”

        手机那旁的赵翊凝敷着面膜,躺在床上,快速的打下这几个字发过去:“说了记住我的名字啊,赵翊凝。”

        “白天的那个小姑娘。”

        “对的,钟律师你明天有没有时间啊?”

        钟家慕一向不会答应这些邀请,所以习惯性的回:“不清楚。”

        “那有时间了一定告诉我好不好。”赵翊凝发完这条消息,忐忑的等待着钟家慕么回复。

        过了半天没有答复,她以为他睡了,于是又发了一条。

        “嗯?”

        钟家慕放下手中的零食,打开电脑,屏幕上有一堆文案,给赵翊凝回完:“晚了,睡吧。”这条消息后就关掉手机,不再理会。

        看着钟家慕给自己回的消息,赵翊凝脑袋里一首凉凉播放了许久,他不明白自己哪里差了,这个钟家慕居然都没有一点点感觉,挫败感油然而生:“好吧,晚安,有时间一定告诉我。”

        赵翊凝原本努力告诉自己白天钟星对自己的态度都是错觉。

        从小到大一直是校花的她备受欢迎,赵翊凝郁闷地想,就算钟家慕有女友,也不会对她冷漠至此吧。现在她是真的失望了,越想越来气,这个男人,我一定要追到手,赵翊凝给自己暗暗下决心。

        看着眼前近三十米,昏暗无人的小巷,席畅畅欲哭无泪。

        这几天席畅畅总是加班,所以不得不忍着寒风,每天赶那最后一班车。最恐怖的当然还属站牌到这个小区前一条长长的暗巷,三十来米狭窄阴暗的空间,只有两盖昏黄老旧的灯在风中摇晃。

        席畅畅拉了拉身上的风衣,鼻子抽抽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小巷,汗毛直立。

        为什么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会有这么富有旧上海气息的弄道小巷?而且不偏不倚的在步行回钟家慕别墅的必经路上。

        席畅畅犹豫再三,终于踏出了革命的第一脚。

        眼睛不乱瞟,不斜视,一心埋头向前冲。席畅畅抱定主义,低头向前越走越快,几乎是一路小跑。

        路程过半,席畅畅心刚安定了一些,忽然余光看到小巷的那边有模糊的红光一闪,稍纵即逝。

        席畅畅浑身毛发齐齐直立唱国歌,感觉牙齿都在打颤。浑身僵硬,脚下却移不开步子。

        静静站了很久,那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是眼花?席畅畅吸了口气。

        试着往前迈步,走廊上可怜兮兮的扯线路灯一阵摇晃,这也让她看清了那边角落里一个模糊的黑影。

        社会版头条,山村老尸,齐齐涌上心头。她脸色发白,身体抖成了风中的落叶。

        一个人慢慢从黑暗处走出来,举着双手:“别怕,是我,钟家慕。”声音由小变大,一步步走了出来。

        昏黄灯光下,他的脸一般隐在暗处,还是看得到男人精致的轮廓,果然是钟家慕。

        果然是好心有好报,她几乎激动的热泪盈眶。

        晚上的风大,打在人脸上生疼,席畅畅搓了搓手:“这么晚,你怎么在这里?”她可不敢奢望这个大冰块是来找自己,毕竟钟家慕一贯冷冰冰,何况他也不知道自己上夜班。

        果然,钟家慕扭过脸:“我下来买宵夜。”奇怪的是钟家慕的语气有些不自然。

        席畅畅哦了一声,感觉自己狗屎运奇佳。可是看了一眼两手空空的钟家慕:“你买的东西呢?”

        钟家慕愣了下,转了身子往前走:“扔了。”

        扔了?席畅畅石化在那边,看着钟家慕的背影。脑袋中考虑自己给这个人上一堂锄禾日当午的课。

        等等,背影?!一阵寒风吹过,她这才发现,钟家慕已经走了好远。忙大喊一声:“等等我!”

        钟家慕没有吭声,脚下却慢了下来。席畅畅过去跟他并排走着穿过这条小巷,还惊魂未定:“幸好今天遇到你,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晚上经过这里,总是感觉有人跟着我。”回头张望隔了距离更显得阴暗的巷口,很是后怕的语气:“每次到了巷口就感觉有人在我身后跟着,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

        钟家慕很是鄙视:“难道还有人想打劫你?”

        “如果是人就还好,最多破财消灾。”她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就怕是一些脏东西。”这么一讲,她就觉得害怕,她下意识的离钟家慕更近点。

        钟家慕的脚步忽然停顿了下来,脸色有些铁青,随即加快了脚步。

        席畅畅小跑着才跟得上,累的气喘吁吁:“钟家慕,走……走慢点。”

        钟家慕置若罔闻,越走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