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变成顶流的小娇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挨骂的是我

第一百一十八章挨骂的是我

        今天难得的一个周末,席畅畅关掉闹钟,看了看旁边,意料之中——没有人,擦了擦口水正准备再补一觉,刚闭上眼睛。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喂,谁啊,不知道我还睡觉呢吗……哦哦,是翊凝啊,怎么了?约不约?好的啊,马上马上。”挂掉电话,席畅畅不舍的看了看自己的床就冲进了卫生间。

        赵翊凝的车停在场地正中央,是一辆十分酷炫的吉普车,但收拾得很干净,车玻璃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席畅畅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径自钻进去往皮椅上一坐,下一秒便“啊”了一声,一下子弹了起来。转头一看,刚把车钥匙插进去的赵翊凝正一脸难以形容的表情瞧她。

        赵翊凝幸灾乐祸:“冷吧?”

        “冷。”

        “不晓得等我开一会儿空调了再坐上去啊?”

        席畅畅很委屈,来接送她的家里的车,开门进去便是冬暖夏凉,她从来没有过这种生活体验。

        赵翊凝看了看席畅畅的身后,然后皱起了眉头:“星宇哥呢?”

        席畅畅这一下有点方:“你也没说叫他出来的啊?”

        ……

        你以为我约你出来干嘛?

        赵翊凝点了一支烟,手伸进驾驶座内,感受了一下里面的温度:“我们待会去哪?”

        没听见席畅畅吭声,赵翊凝就说:“去酒吧玩吧。”

        席畅畅有些难为情,小声解释:“我是第一次去酒吧。”

        赵翊凝微讶:“二十几岁,连酒吧都没去过?”

        席畅畅却没回应,也学赵翊凝那样去试车内的温度:“可以上车了吗?”

        赵翊凝看她一眼,一把拉开了车门:“上吧。”

        车里还有些冷,尤其是座椅,刚坐上去仿佛身在冰窖里,赵翊凝把吹风口的方向调了一下,正对着自己。

        赵翊凝不自觉地瞟了一眼席畅畅,眯了眯眼,收回目光,灭烟,放手刹,发动车子。

        赵翊凝吸烟的样子没有一般女孩子轻浮的模样,反而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席畅畅每每看她吸烟总是有一种遥而不可及的感觉。

        赵翊凝带席畅畅去的那个地方道路破败,被超载的大卡车碾出一个一个的坑。沿途皆是不过四层的小楼,远处的庄稼地绵延起伏,绿浪一层翻过一层。

        “这是哪儿?“

        “城南。”

        “有这样一个地方吗?“

        对于这位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的言行,赵翊凝已经见怪不怪:“你生活的范围,怕是没离开过你们席家的大宅子吧。”

        本是讽刺,却听席畅畅答:“差不多吧。”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钟家慕。

        席畅畅耷拉着脑袋接起电话。

        “喂……”

        钟家慕一听见她的声音,立马冷声问道:“席畅畅,你在哪儿?

        席畅畅的潇洒气魄立马消去了大半,有些志忑地回答:“在路上。”

        “跟谁在一起?”

        “朋友。”

        “哪里认识的朋友?酒吧?”

        “不是……”

        “席畅畅,你这样让我非常失望。”

        席畅畅木讷地道了声:“对不起”。

        “你到底跟谁在一块儿?”

        席畅畅打电话一直喜欢开免提,赵翊凝能将对面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听见钟家慕的这句质问,赵翊凝冲席畅畅笑了笑,心想:自己总算引起了他的关注。

        转头看了赵翊凝一眼,她拉着,脸都红了,怕是下一刻就会哭出来脸。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一直在钟家慕面前是乖乖女的赵翊凝抬手便把手机夺过来:“她现在和我在一起。”

        “你是谁?”

        “星宇哥,你猜呢?”

        下一秒,钟家慕和往常一样,又直接挂断了电话。

        席畅畅其实鲜少来酒吧这种地方,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来一个完全陌生的酒吧。

        赵翊凝熟练的走到吧台前,点了一瓶酒,给席畅畅倒了一杯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她酒量不算好,几杯高浓度的酒下肚,脸上就立马显红,衬在她精致的脸上,却显得美得惊心。

        喝了一会,赵翊凝滑下高椅,摇摇晃晃地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这时卫生间附近几个已经注意她很久的男人高声说着话迎面朝她走来。

        为首的一个刀疤脸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说了几句,大意是要让她一起喝酒聊天,赵翊凝摇了摇头,回答了几句,伸手要推开那个男人。

        却见旁边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酒劲似乎上来了,喷着灼灼的酒气,一把抓住她的手硬是要把她往他们卡座那里拖。

        被他一碰,她烦躁的甩开他的手,厌恶地一把推开那个挡着她的男人,嘴里还低低骂了句脏话。

        还没走几步,便被人从身后死死拉住手臂,那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嘴里高声爆着几句粗口,另一只手已经伸向她的翘臀。

        酒吧里这种情况司空见惯,旁边的人都往这里张望却没有人上前来帮她,赵翊凝这时酒有些醒了,心里隐隐有些害怕,凭着全身的力气站在原地挣扎,朝那个男人喊话。

        旁边几个男人这时挑着眉走上前来,一左一右地搂她要往卡座那边拖,嘴里说只是陪他们喝喝酒交个朋友没有别的意思。她全然不顾,只是死命挣扎着,一失手顺势甩了左边男人一个巴掌。

        这一下,围着她的几个男人都怔住了。

        现在才瞥见这一切的席畅畅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立马走过去拉住了赵翊凝。

        “这是要找事情?”刀疤脸的男人,拿着一瓶啤酒“嘘”的一声敲碎在桌子上。

        席畅畅眼疾手快的一把拉过赵翊凝藏在了身后,看着走上来的刀疤脸以及他身后的小混混,梗着脖子厉声道:“你想干什么?”

        “嘿嘿,她问老子想干什么?你们告诉她老子想干什么!”刀疤脸冷笑一下,转身对着身后的几个男人说道。

        站在刀疤脸身后像只猴子的男人开口道:“贱人,你们竟然连老大的面子也不给。”

        “你说谁贱人呢?你嘴巴怎么那么臭?早上出门没刷牙啊?”赵翊凝竟然躲在席畅畅身后伸出个脑袋对骂道。

        “哎哟,这小娘们竟然还敢跟咱们横!”猴子脸恶狠狠的说道。

        周围的客人都吓的赶紧扔了钱走人了,就连酒吧的老板都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正端着酒瓶子走上来的服务员,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手中的酒瓶子全部“砰砰砰”摔了一地。不知道刀疤子脸身后的小喽啰是太过惊弓之鸟了还是怎么的,一听到酒瓶子碎裂的声音,全部朝席畅畅她们冲了过去。

        “你们快后退!”席畅畅没想到子脸这群人,竟然敢公然在这里对她们动手,而且还是这么多人收拾他们两个女的。

        “住手!住手!你们给我住手!”

        刀疤子脸也没想到自己带来的人,竟然这么蠢,真的就动手了。

        场面太混乱,刀疤子脸扯开嗓子吼,都没让众人停下来。更加可恶的是,不知道是谁,竟然在这个时候切了一首歌。

        赵翊凝一把推开身边的席畅畅,身体倏地一侧迅速抓住了朝自己砸过来的拳头,快速反击,毕竟前几年的跆拳道黑带也不是盖的。

        赵翊凝和席畅畅,只有赵翊凝是练家子,大家一看,就都围着赵翊凝动手了。

        “啊——你竟然敢扯我的头发。”“我的耳朵!耳朵!”

        “贱人,你竟然咬我!”

        “该死的!你快放开我!”

        这下子场面更加控制不住了,所有人都跟打了兴奋剂似得,打得不可开交。

        很快的,赵翊凝就把几个男的制度,刚拍了拍手,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男人正拿着半个酒瓶子朝席畅畅的后背扎去,吓得倏地失声尖叫。

        “席畅畅!!!”

        “啊—!”

        一把抓住面前打来的拳头,席畅畅还没来得及侧身,就一下子愣在了当地。一阵尖锐的钻心疼痛,瞬间蔓延全身每一根神经。

        “啊!”

        拿着酒瓶子的男人,没想到自己真的会伤到对方。吓得手一松快速后退一步,惊愕的看着倒下去的席畅畅。

        正在打斗的几人瞬间愣在了原地,刀疤子脸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挥手大喝一声:“走!快走!”

        “站住!你们站住!”

        赵翊凝迅速跑到席畅畅的身边,一把扶起来倒在地上的席畅畅,眼睛红红的。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此时躲在柜台后的服务员,听到赵翊凝的嘶吼。赶紧慌忙从挎包里掏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拨打着120。

        很快救护车就赶到了,失血过多的席畅畅早就陷入了昏迷。赵翊凝哆哆嗦嗦的捂着嘴唇,看着席畅畅被抬上了救护车。

        “我们是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坐不下,麻烦陪人自己赶紧过去。”救护人员迅速将赵翊凝推开,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看着救护车开走,赵翊凝身体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都怪我……都怪我。席畅畅,你一定不能有事,要不然我怎么向星宇哥交代啊。”

        赵翊凝抬头望了望天:“席畅畅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要赶紧去医院!”

        “利器从后胸刺入,伤口很深。目前来看,并没有伤到心肺。现在急需输血,快去血库!病人是少见的rh阴性血型。”

        准备手术的医生,一边戴着手套,一边对身旁的小护士说道。

        “嗯。”小护士闻言,赶紧转身跑开了。

        手术室的灯光已经全部打开,所有仪器也已经准备就绪。

        很快的小护士就跑了回来,呼吸有些局促,紧张的说道:“林医生,rh阴性血型血库已经用完了,现在怎么办?”

        “赶紧联系其他几家医院,病人急需输血!”

        “是。”

        守在手术外的赵翊凝,一见到小护士跑出来,赶紧上前急切的问道:“护士护士,我朋友怎么样了?”

        “病人情况现在很不好,急需输血。但是我们血库现在没有rh阴性血,只能从别的医院调。”说着,小护士就赶紧跑开了。

        赵翊凝身体一软,“啪”的坐在了椅子上,脸颊埋在了手心里。

        rh血型很稀有,如果找不到相同的血型,就意味着席畅畅可能会因为手术缺血而死亡。这一点,赵翊凝她当然也想到了。

        但是,此时她只能寄希望与其他医院上。

        就在这时,一串串急促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来。赵翊凝朝席畅畅身上的挎包望去,铃声就是从席畅畅那个挎包里传来的。

        赵翊凝紧张的抓出手机,一眼就看到了上面标注的小叔子二字,哆哆嗦嗦接了起来:“喂?”

        “她呢?”钟家慕,眼眸倏地一眯,没想到接电话的竟然不是席畅畅。

        赵翊凝深吸一口气说道:“席畅畅受伤了,我们现在正在医院……。”

        沙发上的钟家慕身体倏地坐直,扯了扯领带阴沉的问道:“哪里?”

        “市中心医院的急救中心。”

        闻言,钟家慕漆黑的眼眸瞬间寒冰一闪。急救中心?

        “医生,现在各大医院都没有库存rh阴性血。不过,刚才从另一个医院打来电话,说有人rh阴性血的患者家属愿意为病人捐血。“

        “需要多久时间?”林医生眯着眼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席畅畅,回头看着小护士问道。

        “最快十分钟。”

        医生深吸一口气,对着身边几个一起做手术的辅助医生说道:“尽最大的努力帮助病人拖延十分钟,现在就等输血的人能够快点来。“

        “嗯。”

        半个小时后,钟家慕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才从半山腰的别墅到达市中心医院。

        走廊里坐着三个人,钟家慕一进来就看到了赵翊凝,眼眸倏地一眯,快步走上前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赵翊凝一见来的是钟家慕有些心虚:“医生还在手术。不过,听说已经有人给席畅畅捐血了,应该没什么……”

        赵翊凝咬着嘴唇,并没有说完,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空气瞬间又冷冽了几分。

        钟家慕淡漠的眼眸在赵翊凝的身上扫了一圈,冷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鸣鸣呜……都怪我。要不是我,席畅畅也不会和那群人打起来。他们对我动手动脚的,席畅畅一时气不过就……那帮人中有社会上的混混,他们竟然真的敢出手。”

        赵翊凝每说完一句,空气中的气氛就会又冷一分。直到赵翊凝终于受不了钟家慕这种强大的气场,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忽然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