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修真小说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8章:师娘下次早点好不好?

第8章:师娘下次早点好不好?

        “呵呵,兴许他是气师父没有传他【紫霞神功】吧。”

        秦寿摇摇头,他始终不理解「虚伪教主」令狐冲,为何不告诉岳不群这里事。

        甚至连风清扬传他【独孤九剑】也没提过。

        “冲儿他…”宁中则略带失望地叹了口气。

        【叮,恭喜宿主崩坏宁中则对令狐冲的信任,奖励天命值270点】

        “呵呵,真的可以!”秦寿一笑。

        天命值的多寡,是取决于人物在原剧情的重要程度。

        可惜,宁中则只是《笑傲江湖》里的边缘女3。

        否则换上岳灵珊的话,效果应该更好。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来?”

        “也不知真假。”宁中则看向秦寿,眸中闪过一抹追忆:

        “当初,你养父走后。”

        “师兄曾经提过,对方似乎故意隐瞒了武功。”

        养父?

        这是一个多么陌生的字眼。

        秦寿努力回忆,这关于对方的记忆。

        结果,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就是一位平平无奇的小老头。

        摇了摇头,准备下山后,回去看看。

        眼珠子转而色眯眯地盯向,宁中则迎着月光的酮体。

        微微有些无耻说道:“师娘,明天我就死了。”

        “能不能…”

        “不能!”宁中则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秦寿。

        “最后一次就一次。”

        “你若不依我,我怕惹不得师娘的美艳。”

        “偷偷跑回来。”秦寿不依不饶凑到宁中则身前,用脸摩擦着对方玉肩。

        “好吧…就依你一次。”

        宁中则最终还是心软,答应了秦寿死皮赖脸的纠缠。

        直至两个时辰后,天空微亮,才偷偷的离开【思过崖】。

        好在,岳不群这夜睡得安详并没有发现不妥。

        第二日,精神奕奕的传唤众弟子。

        检查他们最近修炼的成果。

        “秦寿呢?”

        “不说,只是罚了他三天嘛,为何还没下山?”

        “哼,那家伙只知道偷懒。”

        岳灵珊下意识地摸了摸屁股,酸麻胀痛的感觉,立马就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秦寿。

        “你啊!当师姐的,总是为难小师弟。”

        岳不群心情大好,也没责怪宝贝女儿的意思。

        说了两句,便命高根明去传秦寿。

        结果,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高根明一脸焦急地跑回了大堂,“噗通”跪在岳不群面前:

        “师父,不好了,九师弟他…”

        “何事这么急?慢慢说!”岳不群最烦弟子没有规矩,不悦道。

        “九…九师弟他死了!”

        高根明缓了好久,才把话说明白。

        “死了?”岳不群也是一惊,怒道:“他活得好好的怎么就死了?”

        “徒儿也不知道,只是到了【思过崖】上。”

        “叫了几声,不见师弟回话。”

        “便走了进去,进去后就见九师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近身一探…就探不出呼吸,连脉象都没有。”

        高根明回忆着自己去时的点点滴滴,一字不差地讲给岳不群。

        “走,我们去看看!”岳不群没有废话,当即叫来宁中则带着众人前往【思过崖】。

        刚一进去,就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秦寿。

        岳不群蹲下身子伸出两指探查,确定秦寿没有呼吸后。

        又将手指扣在他的手腕处,轻压寸、关、尺三脉。

        片刻后,皱着眉头起身道:

        “确实死了。”

        “啊!”岳灵珊虽然讨厌秦寿,可没有想过他会死,当即哭道:“昨天,他还好好地和我吵架,今日怎么就死了?”

        岳不群没有说话,而是缓步观察四周。

        高根明嗅了嗅空气,疑惑道:

        “师尊,你们没闻到,空气中有些微微发腥的味道?”

        岳不群“嗯”了一声,继续观察:

        “看来昨日,小寿与歹人在这里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拉扯。”

        “最后,不敌被人害死。”

        听闻此言,众人都心生忌惮之意。

        “高根明你去下山去给秦寿定副棺材,葬到后山吧。”

        岳不群脸色阴沉,他实在没想明白,谁会要杀手无缚鸡之力的秦寿。

        高根明“嗯”了一声,叫来几个师弟搬走秦寿。

        就在这时。

        他们突然看到,秦寿身下写了一个“二”字。

        “师父你看…”

        “二?”岳不群脸色瞬间铁青。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在【福州府向阳巷】被他杀死的劳德诺,摸着两撇胡子沉声道:

        “今日起,你们所有人,都不得私自离开门派。”

        师兄弟们立马回“是”,生怕步了秦寿的后尘。

        岳不群摇了摇头转身离去,对于秦寿的死,他并没有什么太大感觉。

        反而是岳灵珊哭得最为伤心,抢着要和高根明下山为秦寿挑选棺材。

        “好了,你别去了,”

        “没听说你爹说的话,恐怕是有人想害我们华山派。”

        宁中则强撑着软弱无力的双腿,阻止岳灵珊乱走。

        “可是,娘…”岳灵珊还想挣扎一番,却被宁中则一个眼神止住,无奈,只好作罢,乖乖地跟着对方下山。

        高根明动作倒也快,只用了半日就从山下为秦寿买了一副棺材回来。

        当日,就在岳不群的主持下,埋进了后山。

        只是谁也没有发现。

        在盖棺之前,岳不群朝着秦寿的怀里,塞了块破败不堪的袈裟。

        众人望着被泥土修炼掩埋的秦寿,内心中无不唏嘘。

        “江湖就是这样,今日活明日死。”

        “要想活得久,唯有变强一道。”

        “回去后,你们一定要多多努力修炼剑法。”

        岳不群百感交集地叹了口气,带着众人离去。

        …

        第5日的夜晚,宁中则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秦寿的坟前。

        一锹一锹地挖来掩盖上面的泥土。

        三炷香后,才将秦寿拉了出来。

        注入一丝内力,唤醒对方。

        “咳…咳咳…”秦寿醒来直觉全身无力,像是死了一次,虚弱道:

        “【蛰藏功】倒也不是无所作用,真的可以假死脱生。”

        “现在你安全了。”宁中则松了口气。

        她是真担心,秦寿给自己玩死了。

        要知道,人不呼吸片刻就会死掉,秦寿这可是整整假死了5日,想想都让人害怕。

        秦寿用力的大口喘气,玩笑道:“师娘下次早点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