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修真小说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13章:快乐去火

第13章:快乐去火

        “败公子,阿珠姐姐如何了?”

        阿碧壮着胆子询问,倒是没有先前那般害怕秦寿。

        “好了!”

        秦寿用手抚摸阿珠额头,冰冰凉凉已然退烧。

        心中暗喜,想不到【蛰藏功】还有这种奇异能力。

        能助女子快乐去火。

        要是换成【紫霞神功】,恐怕是另外一番光景。

        “哎,早知道让师娘偷出来给我。”

        秦寿虚弱的坐在一旁,【蛰藏功】终究是黄阶下品功法。

        真气质量太弱,持久力不行,治好阿珠后,他已经丹田空空四肢无力。

        阿碧一喜,又见秦寿蒙着双眼,越过屏障过来照顾阿珠。

        殊不知,被对方一丝不苟的看了个干干净净,。

        “阿碧,阿珠怎么样了?”王语嫣关心道。

        “表小姐,阿珠姐姐退烧了。”阿碧开心道。

        “那就好!”王语嫣隔着屏障谢道:“多谢败公子大恩,来日我等定会报答。”

        “只要姑娘别忘了,答应在下的承诺就好。”

        秦寿虚弱无力,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兴致。

        心里想着,早晚有点要搞一本天阶功法,制霸江湖!

        大雨哗啦啦地下了一夜,直到第二日晌午才停。

        阳光照在阿碧的美人脸上,眼皮随之一眨一眨。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一旁熟睡的阿碧,虚弱道:

        “阿碧,我…怎么了?”

        “太好了,阿珠姐姐,你醒了。”阿碧开心地坐起来凑到阿珠身前,摸了摸她的头,继续说道:

        “昨天,你风寒入体,多亏败公子用真气,帮你驱除了它们。”

        “是么?”阿珠慢慢回忆起昨夜,被秦寿运功治病的某些场景。

        尤其是想起最后时刻,黄河决堤般的喷涌而出的场景。

        顿时脸如火山,滚烫如岩浆。

        “咦,阿珠姐姐,你又病了?”阿碧见她又红了脸,不免好奇问道。

        “没…没事,败公子呢?”

        “他没事吧?”阿珠心如小鹿乱撞,想着与秦寿道谢,又有些羞涩。

        【叮,恭喜宿主引起阿珠好感,崩坏一丝感情线,获得天命值300点】

        嗯?

        正在盘膝修炼【蛰藏功】的秦寿,被突如其来幸福打得有点懵逼。

        好在有300点天命值作为补偿,让他无比地开心。

        “呼——”

        重重吐了口浊气,起身提醒:

        “三位姑娘,【黄河帮】也不是善茬。”

        “要是没事,咱们还是快些离开。”

        “也对!”王语嫣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眸,附和道:

        “我们还是快些进入扬州,雇佣镖局让他们送我们回姑苏。”

        阿珠望向秦寿,越发觉得对方英俊,小声问道:

        “败公子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他不是要进入【还施水阁】与【琅嬛玉洞】看书么?”

        “不!”秦寿拒绝了阿珠的邀请:“在下要先回扬州老家拜见养父。”

        “稍后,去王家找寻三位姑娘。”

        “那我们就扫榻以待,恭待败公子。”王语嫣微微俯身稽首施礼。

        “嘿嘿,走吧!”秦寿连忙扶起王语嫣,趁机摸着了下对方无骨小手向外引路。

        “多谢…败公子…”王语嫣红着脸收回手掌。

        长了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与慕容复以外的男性接触。

        秦寿笑笑也没有多做过分之举,带着三女离开破庙。

        哪知刚一出门。

        蓦地一道寒光刺来,秦寿大惊,连忙向前伸手一接,顺势泄力将那寒光收下。

        低头一看,竟是一枚冷箭,立时愤怒大骂:

        “何方宵小,暗箭伤人,你爹没教你做人要有礼貌?”

        “哈哈…哈哈哈…”秦寿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一阵狂笑。

        一个青脸瘦子,面颊极长,额角上长着三个大肉瘤。

        丑陋无比的老头,带着一群黄河帮众走了出来。

        哗啦啦——便将四人围住。

        “败公子小心点,他是黄河帮副帮主「三头蛟」侯通海。”

        王语嫣一眼就认出对方。

        侯通海?

        他不是应该被关在【全真教】嘛?

        秦寿暗自猜想,九州大陆虽是以武侠为主,但同样也是融合的世界。

        自然不可能事事相同,有些出入也属正常,于是小声说道:

        “王姑娘,稍后,我来拖住他们。”

        “你们三人,顺着这条路一直跑到头,等到了官路他们就不敢再追了。”

        “败公子,那你…”阿珠担心秦寿,怕他不敌对方。

        “放心,这人虽然有些道行。”

        “但我若想逃他也拦不住。”秦寿自信说道。

        【蛰藏功】如今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生生不息,循环不断。

        虽然战力弱些,持久弱些。

        但也足够对付侯通海这等货色。

        “小子,你杀了我黄河帮的人,居然还敢在这破庙里过夜?”

        “老夫是该夸你胆大妄为呢,还是愚蠢至极?”

        侯通海拿着一柄三股叉,走到近前,轻蔑地打量着秦寿。

        “都说你满脑子包,是蠢的,小爷我还不信。”

        “昨日那么大雨,我不躲在庙里,难不成还要冒雨离开?”

        秦寿此刻倒也坦然,侯通海不是沙通天。

        真打起来,谁生谁死还真不一定。

        唯一让他好奇的是,对方怎么如此肯定,是自己杀了黄河帮的八人。

        “哼,那你死得不冤!”侯通海一把抓过一名手下,解释道:

        “要不是他,昨夜冒着大雨回帮禀报。”

        “我怕是都不知道,我那四个师侄惨死在这里。”

        “原来如此!”秦寿恍然大悟,感情昨天雨中还有一人。

        估计此人修炼过某种轻功,才能避开自己耳力,冷笑一声,淡淡说道

        “既然如此…你们就死吧!”

        锵——

        秦寿抽出长剑,对着侯通海刺去。

        寒芒闪烁,剑势怖人!

        “杀了他!”

        侯通海瞪大双眸,诧异万分。

        他不知道谁给秦寿的勇气,敢抢先动手,大吼一声,提起三股叉劈向秦寿。

        “哼,蠢货!”秦寿脚步一闪,贴着身子躲过侯通海的一击。

        剑尖一闪,“噗嗤”一声刺入告密之人的胸口。

        那人倒是都没想到,秦寿是冲着自己而来。

        想要躲避之时,已然慢了半拍。

        “啊,该死!”侯通海见手下当面而亡,愤怒值爆升。

        【三股叉】在空中画出一道半圆,再次劈向秦寿。

        “哼!”秦寿抽出长剑,已然无法躲避,只能拼着内力硬接一招。

        “锵”的一声过后,只觉虎口生痛,借势连退数步。

        撇了撇嘴,不爽道:

        “还真是一寸长一寸强。”

        “不愧是钓鱼为生的三头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