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说 - 修真小说 - 综武,开局崩坏师娘宁中则在线阅读 - 第14章:我家着火了?

第14章:我家着火了?

        “哈哈,小白脸,你那三个妞已经跑了,你现在跪下叫我一声爷爷,说不定我今日心情大好只要你一条腿。”

        侯通海得意地看着秦寿,他对先前的这一击甚是满意,大有拿捏秦寿之状。

        “呸,满头大包不去协和切片,跑出来混黑道,也不怕哪天爆血管给自己炸死。”

        “想让小爷投降,你也配?”

        秦寿嘴上骂着侯通海,目光却是瞄向王语嫣三女,见她们已经跑出十几米,心道暗赞了一句听话。

        于是转而看向侯通海,站直身子深吸一口,嘴角一歪,得意道:

        “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你爷爷我的【败岳剑法】。”

        “绝对值得你们下辈子吹牛的。”

        “放屁!”侯通海觉得秦寿古怪的狠,冷哼一声,抬起三股叉顺势劈出。

        “晚了!”

        秦寿脚尖点地,踏步而出化为一道青影。

        目标仍旧不是侯通海,而是那些去追王语嫣三女的黄河帮弟子。

        一剑出,漫天剑影,快得不可思议。

        噗噗——

        数名黄河帮弟子,还不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秦寿斩伤。

        “该死!”侯通海愤怒不已连续迈出数步,用【三股叉】拦在秦寿身前。

        铿锵!

        长剑被【三股叉】挡住,秦寿身影一飘被震了出去。

        “再来!”秦寿瞥了眼三女,见她们逃得够远也不再分心对敌。

        骤然爆发全力。

        剑影凌厉,纵横交错,编织成一张巨大的必杀之网生生将侯通海笼罩其中。

        “败华山、败衡山、败泰山…”

        可怖的剑芒,不停地斩向侯通海。

        最后一剑更是超出了侯通海的认知,后发先至斩向他的右耳。

        噗嗤——

        剑光结束之际,一只残耳飞天而起,就见侯通海捂着右边脸颊,发出凄惨的鬼叫。

        “啊…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副帮主!你怎么样了”

        其他帮众见秦寿如此凶猛,剑法神鬼莫测,竟无一人敢上前反击,反而一个个围在侯通海身边安慰。

        “杀,给我杀了他!”

        侯通海指着秦寿,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其他帮众见此纷纷变得犹豫。

        好在还有一个聪明人,捡起侯通海的耳朵,劝道:

        “副帮主,这人剑法太怪,不如,我们先回去,接上耳朵,再请帮主出手断了他的四肢,永远囚禁在黄河之下好了。”

        “也…也罢。”

        “就算他好运!”侯通海虽是个浑人,却也知道打不过就跑的道理,自知不是秦寿对手。

        留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跑。

        “白痴!”片刻后,秦寿见对方的人马走了感觉,一屁股坐在地上,喘起了粗气。

        第一次使用【败岳剑法】没想到,消耗如此之大,三年的内力只支撑了七息。

        要是在这七息间,没有吓唬住侯通海,那他也只有逃跑地份儿。

        “【蛰藏功】好是好就是差了点,看来想要在武林之中混出个头来,绝对要先搞本地阶以上的内功心法。”

        “否则,就只能做一个五秒真男人。”

        秦寿不敢在原地久留,赶忙起身离开朝着扬州进发。

        …

        夕阳朝霞,染红着小片天空,黑夜在天边扩张。

        秦寿抱着一把不值钱长剑,像极了一名流浪的剑客,孤独中带着一丝落魄。

        眼见城墙就在前方,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骂声:

        “前面的小子躲远点,小心撞死你。”

        秦寿眉头微蹙,转而望去,就见一伙七人骑着快马朝着自己冲来。

        他这体格哪敢被那大马擦到,当即吓得朝左飞躲,差点来了狗吃屎。

        “哈哈,小兄弟,对不住了。”

        “等你到城里,记得来【望仙居】,老黑我请你吃饭。”七人之中叫得最欢黑脸大汉,回头笑道。

        随即一骑千里,消失在滚滚尘沙当中。

        “你妹的!”

        “有马了不起?”

        本就有些落魄的秦寿,经此一遭更显几分霉相。

        不过,他眼神敏锐,倒是发现这七人之中,被护在最中间的女子,长相倒是不错,高贵得体颇有大家风范。

        至于那个差点撞到自己的黑脸汉子。

        一身肥膘,马鞍之上挂着个紫金色的玄鞭,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

        拍拍身上的灰尘,秦寿倒也无心报仇。

        江湖之上,他不过是一名小小路人,若是整日都想着报复别人,估计不出三日就要横尸街头。

        “做人嘛,还是豁达一些。”

        秦寿自我安慰了一句,匆匆向着城门处走去。

        “腰牌有没有,没有一两银子。”守城的兵卒开口说道。

        “给。”秦寿昨夜收获不少,自「黄河死鬼」的身上捞了上千两银子。

        一两碎银于他来说,倒也不算什么。

        “城内宵禁七日,晚上不许出门,否则,一律押入大牢。”兵卒倒是不错提醒了一句,随后,继续收取税银。

        “宵禁?”秦寿有些意外,一路走来,他也没发现哪座城池宵禁。

        如扬州这种有名的花城,突然宵禁,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花客的银子?

        想归想,走归走,按照记忆,秦寿继续向着自己家走去。

        记忆当中,原主的养父是一名做豆腐的豆腐匠,每天天都没亮就去卖豆腐,天黑之前又开始磨豆腐。

        朝九晚五,反反复复极其无聊。

        刚到家门前,就见那原本熟悉的家门,一半破碎不堪,另外一半漆黑一片,只剩下一小块残肢。

        侧头看向院内,更是吓了秦寿一跳。

        左右两间,包括那熟悉的磨坊,都只剩下几根立房的柱子,其他皆已化为虚无。

        明显是被大火烧了一遍,空空如也,什么都没剩下。

        “我擦,着火了?”

        秦寿有些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悲催场面,破败不堪的大门,漏着几个大小不一的窟窿,周围的窗户也因年久失修只剩下木骨。

        勉强说的过去的,应该算是房顶上的瓦片还算完整,不用走近,风中都带着一股烧焦的味道。

        目光扫向其他地方,尤其是院中仅剩的一根顶梁柱,上面残留着许许多多的战斗痕迹。

        刀剑暗器什么样的痕迹都能找到,其中最为特殊的是一种钝器造成的擦痕。

        “棍?石柱?”

        猜了几次,秦寿都没敢肯定。

        具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这种痕迹。

        唯独能够看得出来的是对方功力深厚还带着某种蛮力。

        “呵呵,年轻人认识这家主人??”

        秦寿猛然回头就见不远处,一个佝偻着背,只有一米五身高的白发老婆婆,提着一个灯笼走了出来。

        心中同时一惊,能够悄无声息进入自己十步之内,想来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冷声问道:

        “嗯?你是谁?”